汉风清扬

第80章 集体和刀枪

第八十章 集体和刀枪

秋后算账。

对于那些无条无纪的人,梁纲下手是绝对不会发软的,而且这次也算是训练来的头一出,正好可以用来杀jī儆猴,给余下的人好好竖个榜样。

“苏全林、张华、雷三、季良伍、李六。出列。”樊学鸣面部表情的站在乙队一百号人面前,两眼冷冷的看着怯怯咧咧站出来的五个人,“可真是有本事啊,五个打一个都打不赢,真给咱乙队长大脸了!”

出乎乙队众人的预料,樊学鸣虽是冷颜冷sè,可并没有一上来就直接宣布惩罚,而是出人预料的说出了这句话。

在西天大乘教中樊学鸣也hún了这么多年了,mén下也有一批教徒弟子在,些许拉拢人的本领还是有的。

现在他虽是在秋后算账,可也并没忘记趁机将自己与眼前百十人间的关系更加拉进一步。这一句“咱乙队”,短短的三个字就很自然地把他自己和乙队放在了同一阵线上,也在无形之中就让手下的这一百号队员对自己起了一分亲近感。

樊学鸣能够明显的感受队中气氛的变化,惧怕和警戒感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么重了。心中自得的一笑,嘴上却毫不客气的宣布出关于五人的处罚。“你们五个,擅自挑衅队友,还群殴厮打,严重违规违纪,所以必须接受惩罚:自立一天,停饭两顿,以示惩戒!”

直直的站立一天,还不给饭吃,这除了没有在脖子上套十五斤的木枷外,已然是与衙mén罚人的“戴枷示众”同出一路了。**

“任卭,邢大伟。出列!”在这五人之后,樊学鸣再次点出了两个人来,这俩人在队中是苏全林五人的领队,但在事发之时二人不但不予阻止,前者还火上浇油而后者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二人同样有责。将两人罪责明白的点出,樊学鸣念到了处罚:“罚立三个时辰,午饭取消。”

受到这一处罚的除了乙队的二人外,在甲队同样还有九人,就是张世龙所在第一列的余下九名队员。

虽然还没有正式任命大小头目,可在训练期间第一默认的就是所在列排在第一的领头兵。张世龙不但是第一列的排头兵更是整个甲队的排头兵,他受了欺负,甲队中其余人却没一个上前帮忙。错非是一下子处罚九十八人显得太多外,梁纲都准备全都排上了。

如此这样的惩罚,除了是要让众人引以为戒外,还有的就是在给他们灌输一种‘集体’的理念。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个人的力量都是渺小的,集体才是可依靠的,厮杀场上尤其如此。

现在的他们,已经不仅仅是单单的一个人了,在他们的身边,在他们的身后,还有着一个个可以依靠可以信赖的队友!

二十一世纪的军人,无论是哪一个国家的,在战场之上他们唯一可以完全信赖的就是他们的队友,这个理念已然成为了一个常识。而现在,梁纲虽然不可能将场上的二百人训练成合格的军人,可是‘集体’的理念却依旧可以给他们灌输。

即便他们现在还不能理解,但一个这样的种子却必须种在他们的心底。梁纲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自己的发展,随着大家战阵经验的增多,这颗种子终能在他们心底开huā结果。

战友,该是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一种感情,尤其是在厮杀不断地年代。虽然自己的小队伍,现在还远远不能称之为“队伍”、“军队”。

苏全林五人的惩罚,并不出乎场上众人的预料,可接下去的两拨人却是让他们大吃一惊。定下心神之后,场上的甲乙两队人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了自己的定位。

中午饭时,梁纲很得意的看着场上,此时的两队人已经以‘列’为单位形成了一个个小集团,再也不像是往常那样杂七杂八的hún在一起,或是单人独个的勾头吃饭。而且,在甲队乙队之间,一条隐隐的分割线也无形中划出。

这不是在割分‘部队’,而是在凝聚‘部队’。之前的一盘散沙,现在不已经变成了一团团土块了么?

胡仲元四人远不如梁纲看的如此明白,但手下队员间的变化他们也隐隐的感觉得出。一边觉得不可思议,另一边也在暗自佩服梁纲的心机。

下午,乙队依旧在进行着列队训练。虽然作为未来的“土匪”,这种列队实际作用不大,可这无疑是一种良好的凝聚手段。在清早的那一处戏码结束之后,已经有了某种意识的他们,在训练起这种列队的时候,一种凝聚感必将在他们心底生出。

而同时间的甲队,一天的列队训练在上午已然结束,下午就要开始兵刃训练了。

他们百人方阵是合格了,可两路纵队、三路纵队、四路纵队呢?在山间行进时,是不可能排成十人一列的,多是两人一列,最多也就是一排四个人。排列之后的跑步,这就是甲队一上午的训练课程。

当土匪,想要命长,勇武、狡猾这类的全都删去,这铁脚板却是必不可少的。不然,在行进转移中掉了队,麻烦可就大了。所以,这跑步梁纲从不松懈。从训练开始的那一天起,一直到他们走出这院墙,每天至少跑上五十圈。换算一下,没有二十里,十五六里也是有的。

木刀、木枪还有bī真的木盾,在列队训练结束后,兵器对打就将成为甲乙两队的主要训练科目。

或是选刀(盾),或许拿木枪,前者劈砍后者刺杀,大声的吆喝号子声,响彻了整整一个下午。这也是因为地方处在西天大乘教的绝对控制之下,村子周边的居民全都是西天大乘教的弟子,所以梁纲才由着他们大喊大叫,否则的话非出是不可。

“龙哥,你说这梁爷是干什么的?之前cào练咱们,我看就连绿营里的cào练都比不上咱们严格,现在又让练起了刀枪,他不会是……”

“是啊,说说龙哥。你跟虎哥不是见过梁爷的么?说说看,不然兄弟这心里没底啊?”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