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88章 再干一票

第八十八章 再干一票

火yào,尤其是黑火yào,梁纲并不陌生。

yyy.??YY手机小说(注意了,不是炸yào)

小时候,他家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小鞭炮厂,用的就是黑火yào。而每到过年的时候,梁纲和他的小伙伴玩炮都是不带huā钱买的,或是从厂子里拿,或是装些火yào回去自己裹炮放。所以,对于黑火yào以及它的威力,梁纲很清楚。

一斤重的火yào,正常威力下就算是炸不断一条tuǐ,也绝对够人受的。而两斤重的火yào,运气好一点的能逃过一条命就是幸运的了。

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呢?梁纲万分不解,这玩意就算是做鞭炮都不响吧?还他娘的是军用的呢!

怪不得鸦片战争时会败得这么惨,就着武备水平?谁打过来都够呛。

黑火yào的配方、比例,在后世男孩子几乎是没几人不知道的,硝、硫磺、碳,也很容易找得到。不过非专业出身的梁纲,并不知道火yào放久了也是会发生变质的。

清时中国的火yào配方比例,比起后世已经是相差无几了,很接近完美配方。但是,再完美的火yào,放置的时间一久也会发生分层变化的,本来hún在一起的三种材料会渐渐分开,如此东东爆炸威力自然不会大。而且此时的中国的火yào还只是火yào粉而不是颗粒火yào,较之后者它更容易受cháo。

除此之外,材料价格的不同也是一个无可回避的原因。在地方绿营驻军中,除去上面分发下的火yào外,多数火yào都是各镇自制的。但硝、硫磺、碳价钱却是各有上下高低,硝、硫磺前两者的价钱要远比后者碳来的高。

如此武备松弛之下,火yào的制作就难免会出现偷工减料的情况,反正硝、硫磺少一点多一点也看不出来,都是黑sè的不是。

几方原因想加在一起,最终的结果就是会出现如梁纲所看到的那一幕,一斤重的火yào爆炸起来竟然炸不伤人的稀奇事!

“杀,杀——”两侧的喊杀声也已经响起,以西天大乘教的三十多名好手做先锋,梁纲手下的二百人也在局面绝对占优的情况下忘却了心中的恐惧,拎刀持枪叫嚣着冲杀了下去。

完全无法阻挡,连一点像样的抵抗都没有,就像张世龙所想的那样,这些追兵在连连的爆炸之后完全变成了一群惊弓之鸟,听到正面和两侧的震天的喊杀声后,又以为自己中了埋伏,士气完全丧失,片刻中就已经由追兵变成了不触即溃的大逃亡。

严勋德、曾光二人见势不妙立马就掉头往回蹿,俩个巡检和那些巡校、衙役也没谁傻到留在这抵抗,而乡勇就更是差劲。跑在最前面的就是杨天生兄弟三。

他们三个都是走江湖的老手,见风转舵自然擅长,而且与一般人相比,三兄弟逃亡的心情更急切。因为在之前的几次小jiāo锋中,死伤在他们兄弟三人手中的土匪已经不下十人之多了,再算上白虎山的刘大疤瘌一伙,三兄弟与土匪是结下了大仇了。现在局势一朝全变,他们自然要鼓着劲往回逃。

追,追,追——使劲的追!

张世龙等像是要将之前的憋屈全部发泄出来一样,又像是要将之前的‘被追’全都追回来似的,赶着严勋德等人的尾巴不放,一直往山里追到了黄昏日落之才转会。

此战前后不过一个来时辰,却是近几年来江北四县官匪jiāo锋中,土匪最大的一场胜仗。而就光化一县之地而言,更是具有决定xìng的xìng质。

周祥手中掌控的力量,经此一战几乎说得上是烟消云散。四百来追兵,光被抓的就有一半,算上砍死的也有四十来个,就地俘虏的又有一批,总共收获接近三百人。

而逃走的那些人,一百来人进了山中还能不能再安全的全部返回来却是谁也说不准的。并且在这个过程也需要时间。

现而今,光化城中的力量消减了一大半,县城周边的巡检司和乡勇也在这一仗中被征调一空,如今全都灰飞烟灭。光化县其余乡镇的乡勇、巡检虽然还在,可周祥要把他们全都调进县城却是想都别想。巡检司还好说,乡勇却是由乡间的士绅出钱供养的,直接指挥权在于他们而不是cào于官府之手。现在梁纲一把刀就悬在头顶,这些乡绅又怎么可能在关键时候把乡勇拱手相让给周祥呢?所以说,周祥现在爪牙已断,再没力量来反扑梁纲了,梁纲此时甚至都能直捣光化县城之下。

“你们说,咱们直接杀到光化县城低下如何?”看押俘虏、打扫战场、掩埋尸首,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梁纲却是又想往着明天的事了。

对着眼前的众人说道:“你们看啊,这四百来追兵全部来自于光化县城和其周边地区,可以说是周祥这个知县手中直接掌控的力量。现在他们已经不复存在了,就是说光化县城空虚了。”

一张大大的黄褐sè的地图铺摊在地上,梁纲、李全、姚之福、高德均以及胡仲元、黄三儿等人都围坐在周边。

火光照耀下,地图上的图标字样清晰可见,正中的一个方方正正的城池正是光化县。这是梁纲在光化县衙里顺带着mō来的。

要在江北hún活,没地图怎么行,就算是有了西天大乘教招来的向导,地图也还是需要且必备的。这光化县的仅仅才是一个开始!

“县城?”一众人都被梁纲的这句话给惊住了,打县城?这也太胆大包天了吧?

虽然梁纲说的是事实,很有道理,可李全等的第一个反应依旧是如此。在江北,土匪绺子碰一碰镇子就已经是轰动的了,现在竟然可以打县城注意了……

“拿不下啊,城里的富户太多,只要他们的家丁一上,反过来都能出城打咱们了。”西天大乘教与梁纲合作密切,李全口中的这个‘咱们’也说得过去。

“拿不下就拿不下呗,又不是非拿下不可。”梁纲才不想真的拿下光化县呢,那乐子就搞得太大了,非立马招来大军围剿不可。现在他杆子才拉起来,还需要一些时间来巩固,今年冬天之前他只想安安稳稳的过去。

“这城北的张集镇,城东的老虎岗,西面的洪山和杨溇,都可以干票的吗?又不是非盯着县城不可!”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