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89章 杨溇

第八十九章 杨溇

杨溇,梁纲的下一目标就是杨溇。\\. 首发\\apyyy.??快读小说

在这光化县,西头洪山,东面老虎岗,之间的一个大圆内,都可以算做县城的直接势力范围。虽然其内也有几处安身之地可供梁纲选择,但这距离上离县城却是真的近了。作为安身立命之地,太不保险,太容易受到打击!

梁纲并不想把自己太往明面上摆,所以他的打算是在洪山以西的石mén山立足。而这个杨溇就在石mén山的辐shè范围之内!

作为此次襄助周祥的四地之一,又是在自己家的不远处,现在梁纲腾出了手来又怎能还容它逍遥自在?打击报复,是势在必行的。

除此之外,洪山、老虎岗两处巡检司以及张集镇也都在梁纲的计划范围之内,甚至就连最初的傅家寨,他也不打算放过。干嘛不趁着光化实力空虚的时候多干上几票?难道非要等到清兵都来了,再干票才显得有本事?

留下麻子一队人看押俘虏,缓进跟上,梁纲带着余下的三百多人趁着夜sè马不停蹄的赶去了杨溇。

此杨溇,为一村而非是镇,它之所以能一下出动五十乡勇来襄助周祥,那全是因为杨溇出了个杨旭升。

杨旭升现年五十有五,在五年前他还是洪山巡检司的巡检,前后担任此职达十余年之久,钱财委实挣了不少,使得本是一中等之家的他们家一跃而成为了方圆数十里内的有名大户,眼皮子底下的杨溇,土地更是全部被他家所“买下”,后因年老体衰退养回家。*\\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但是杨旭升知道,自己家的富贵与官府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并且自己在担任巡检的这十多年中,也真的结下了一些恩怨,没退养前他就利用职务便利搞了一批刀枪,让两个儿子在家中cào练起了一队乡勇,这退养之后武力这方面就不能也更不敢放下了。

几年来杨溇的乡勇活跃频繁,给光化前任知县以及现任的周祥很大帮助,所谓:有劳就有得,现今这杨溇俨然是有了几分巡检司的模样!

杨溇,村子不是太大,全村上下正当年的也就是百十条汉子。这些年因为没碰到什么天灾**,所以说还都能顾得住一口吃食。

能有口吃的就没人愿意当乡勇,但是他们这些人全都是杨旭升家的佃户,杨旭升在村子里拥有绝对的权威,他的一声令下,杨溇的人家就是心中不愿也不敢不从。

从村子中选出了三十人jīng壮,再配上外面招收的一批人,人数俨然接近了一百人,规模比之张集镇的乡勇也不逊sè,再加上武备器械也甚是jīng利,战斗力堪比绿营,甚至还在其上,所以杨溇乡勇的名气在光化是相当响亮的,至少比洪山的巡检司来是声名更盛一筹。

这样的一颗钉子,还就chā在石mén山的不远,梁纲搞清楚了一切后,当即就决定拔了它。

而趁眼下的大好机会,也正是一举dàng平杨旭升,为自己扬威耀名的天赐良机。

……

“老爷,老爷,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天sè才刚méngméng发亮,杨家的管事就落魂丧胆的跑到了杨旭升房mén前,哭丧似的大叫起来。

睡梦中的杨旭升惊醒之后,刚想发怒却又心中猛地一动,忙起身披上衣服走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这么会这样?我的儿,我的儿啊……”听了管事的报话后,杨旭升两tuǐ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两眼直落泪,痛彻心扉的叫道。

数百土匪已经杀到了村寨外,那岂不是说之前的二儿和五十乡勇都已经……五十个乡勇,损失就损失了,杨旭升虽然心疼可绝不会伤心难过,但他随行领队的小儿子……一想到先前的一别竟然是父子永别,杨旭升就禁不住悲从心来。

“爹——”杨旭升的大儿杨辛华急匆匆的从外面跑来,他也是刚刚听说了,村子外面停着几百土匪。

……

连夜赶到了杨溇,梁纲点了几队人四下里一撒,作为警备,便招呼余下的人手休息。好好地睡上一觉,到了明个才是干活的正点。

清晨,天刚刚有一丝发白,杨溇村中的几个百姓到村头水井打水,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有大刺刺的倒了一地的土匪。

打头的两个被守夜的捉了,剩下的几个却连滚带爬的跑进了村里,而片刻后整个杨溇就已经沸腾成了一片。

“张虎,带几个人到村子里给我吆喝吆喝,告诉他们,爷儿今天来是寻杨旭升的麻烦的,让他们不干系的赶紧滚蛋。否则刀枪无眼,死了就别怪爷们不给他们活路了!”

梁纲的目的很明确,一举倾覆杨旭升一家(族),而非是要把整个杨溇给推平。所以他才要张虎这么一番吆喝,而相信有了张虎的这一番吆喝,整个杨溇百姓都会安分上一点。

“呼——”吁了一口气,梁纲脸上闪过一抹厉sè,马上他就要进行人生中的第一次真正的土匪行径了,但愿不需要太多的杀戮。“告诉底下的人,一切行动听指挥,听命令,谁敢擅自行事,杀!”

土匪是如何行事的,梁纲没有亲身经历过,可单是想象也能清楚其中的一二。人xìng中的残暴一经引发,那都是要伴随着血光和杀戮的。

“除杨家大院外,杨溇其余百姓家一律不准擅进。不准滥杀百姓,也不准**fùnv,谁要敢不听老子让他死无葬身之地。”梁纲说话间神sè平静非常,就宛若是在说家常话一样。可就是他表现出的这种非常的‘平静’才更让张世龙等人从心底深处发出一中冰冷的凛然感。

“是,大当家的。”张世龙一声应下,转身就走。虽然他知道,梁纲下达这样的命令必定会引发队伍中的sāo动,可面对着梁纲那双‘平静’的眼睛,他却是半个‘不’字都不敢出口!

就像是头顶上高悬着一口削铁如泥的利刃一样,张世龙感觉着,自己只要迟缓上那一刹那,这口利刃就会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