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90章 打土豪

第九十章 打土豪

“我这不是当婊子还要立牌坊。[本章由W..为您提供]apyyy.??快读小说”梁纲回头看向李全、姚之福、高德均以及黄三儿、李九等人。

所有人都是一脸的震惊样,要真如梁纲所说的那样做,他们还算是土匪么?

缓缓的一笑,梁纲接着继续说道:“我要造的是朝廷的反,是满清鞑子的反,所以对付乡勇、衙役、清兵、当官的或是杨旭升这样的狗tuǐ子,都能下得去手,可对老百姓却不能。”

“黄三儿、李九,你们为什么当土匪?因为刺jī么?”

梁纲这笑话真冷,刺jī在这年头算个狗屁,要是能安生的过日子,谁会出来做土匪?那都是迫不得已,没活路了,才被bī上梁山的。

黄三儿、李九尜尜的一笑,心中之前的震惊瞬间退去,只剩下暗自的哭笑不得。“刺jī?也是,当土匪确实是够刺jī的!一不留神,吃饭的家伙就没了。”

“你们跟我不一样,家里有口吃的,哪还会出来闹事。”梁纲mō了mō头顶,一头的短发,在众人中显得格外的显眼。自己一开始时又何曾想过要闹事,还不都是形势bī人?

“可是,是谁让你们家中一口吃的都没的?是这些生活一样艰难的百姓么?你们跟他们有仇吗?他们的现在,不就是你们的从前吗?”家中有粮还能活下去的就是百姓,家里一粒米都没有,实在活不下去的就只能上山当土匪,这是再明白不过的道理了。~~ . ~~梁纲懂,李全等人懂,黄三儿、李九俩人也懂。

“嗡嗡——”喧哗声传来。

张世龙把话已经传到,现在队伍中明显起了喧闹,其中绝大部分是来自于黄三儿、李九二人的部下。

“冤有头债有主,谁让你们过不下去的,你们就该找谁的麻烦,欺负老百姓又算是什么?”看着眼下的喧闹,梁纲满不在乎的一笑,自己那二百人还在手中,他们中的喧哗极小,而边上又有三十多个西天大乘教好手压阵,黄三、李九的人马就算是闹,也翻不了天,想弹压下去很容易。

“现在我把话挑明了说,要跟着我的,就要守我定下的规矩。今后有我一口干的就绝不会让你们喝稀的。不然的话,尽可走人!”

自己之所以拉杆子当土匪,可不是为了当土匪而当土匪。与黄三儿、李九相比,梁纲心中至少有着一个远大宏伟的目标,所以杀人掳掠型的土匪绺子他是绝不做的,也做不来。

二十一世纪形成的道德观至今还守在梁纲的心底,一些超越底线的事情,他干不出!

要做就做‘梁山’,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在这豫鄂相jiāo之地,两三年中打下大大的声名,为将来的起事扎下稳稳地根基。

李全等西天大乘教众人齐齐闭口不言,黄三儿、李九心中却是有着一定的挣扎。梁纲的这样的规矩,确实是颠覆了他们以往的生存理念,但是真的很够仁义,而且也下了保证……

是跟着这样的人,还是…………

“大当家的放心。”黄三儿心中千百个年头闪过,最后一狠,就拼上一把又如何?这少跟着这样的人hún,心里安稳。当下把手一拱,躬身而退,走到自己的那群手下跟前,就立即破口大骂起来。

黄三儿的选择当然影响到了李九,与黄三儿做出的决定一样,李九也终是选择了臣服。

“不愿意的就滚蛋,没人拦你,少他娘的在这嘲舌……”

“梁兄弟,就不怕他们都散了去?”姚之福着实为梁纲的果决强硬感到惊讶,但同时也很好奇,他真就不怕jī飞蛋打吗?

“呵呵,这点约束都受不了,那还是趁早离开了好。不然,早晚要挨上一刀!”对于姚之福的试探,梁纲毫不遮掩真正的心意,在他的手下,**掳掠之辈决不会留。

………

“咦?怎么回事?内讧了么?”大院高墙上,杨辛华看着远处人群闹哄哄的情景,不仅惊喜jiāo加的叫出声来。要真是那样的话,杨家可就有救了。

杨旭升也来了jīng神,在他们看去,黄三儿、李九二人的那些手下,真就有几分高内讧的架势。

但是很可惜,在一刻钟左右之后,一小队人离开了大部队,然后整个土匪团队就再次平静了下来。

二百多人将杨家大院团团围住,现今这里面怕是能有二三十人做抵抗都是好的了!

弯弓搭箭,“嗖”的一箭窜出,正中墙头一人的咽喉部。那人捂着喉咙,发出了几声沉沉的呜咽后,就一头从高墙上栽下。高墙上立马一片大luàn,刚刚还很是丰富的人头,现在全都缩了下去。

梁纲超强的臂力,敏锐的眼神,让他在mō弓短短十天之后,就已经具备了相当强劲的杀伤力。现在的土匪队伍中,虽有三百人,可在弓箭上还真找不出一个造诣在他之上的人出来。

“弓箭手上前,压制住墙头,别让他们lù头。”梁纲大声一呼,除他之外的十九名弓箭手立刻跑步上前,在距离墙头二十步远时站定,然后举弓搭箭瞄上了墙上。

“李九,带你的人,把大mén给我撞开。”

作为两名经验丰富的土匪头子,李九、黄三儿在进村之前就命手下砍到了两棵大树,作为撞木来备用,现在黄三所部去了后院处,这大mén方面就归李九来料理了。

“是。”一声应喝后,李九把手一招,砍刀向前一挥,一队二十来个人手就沉声着向着杨家大院的大mén冲去。

去了五十名乡勇,杨旭升手中人手本就已经不多,再经张世虎的一阵吆喝,杨家大院的人手就更是不足了。调去后院一些,两侧因为张世龙、张世虎的sāo扰也分去了几个人,现在杨旭升放在正面的人只剩下了十二三个,完全是捉襟见肘。十九名弓箭手虽然还都是半半窍,可用来封锁大mén上头却完全是绰绰有余。

“咚咚咚————”

圆木撞击大mén的声音不断地传出,吱吱喳喳的mén体晃动声也清晰入耳,梁纲脸上现出轻松地笑容,“杨家,大事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