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一十一章 张中丞故计

一百一十一章 张中丞故计?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报……”

帐外的一声报叫,惊动了已经歇息的彭之年。^^?网?^^免费小说网原本因连续攻战不果而心生郁气的彭之年,醒来后立刻皱起了眉头,闷声闷气的声音传出:“进来通禀!”

那小兵想也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可事关重大,由不得他不来禀报,“报大人,我队发现山寨东边隐有匪寇聚集。”说罢小兵就紧紧地勾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

“哦,又是捣luàn?”,彭之年听了后心中毫无惊意反倒眉头皱的更紧,带着不满神sè向那小兵斥道:“这点小事也来通报?”这些天梁纲是天天晚上下山捣luàn,或是猎杀守夜的探哨,或是搔袭营寨,闹腾得人睡都睡不好觉,不过现在他已经习惯了。

“大人,这次他们人多啊,隐隐约约的一大片怕是有二三百人。”小兵苦着脸,要真就这么一点小事自己也不来通报了,只是事情真的有变,人数比之前多的太多了,自得继续说道。

“什么,二三百人?”心中猛然一惊,彭之年三分朦胧的睡意立刻丢在了脑后,两眼圆睁而起,莫非短máo要搞大动作不成?一下下来这么多人?之前可都是几十个而已啊!“可曾通知了老大人?”

“军mén处已另有通禀。”

“嗯”,挥手退下了那小兵,彭之年不敢懈怠,当即起身穿衣,一众亲兵也悉数聚集到帐前,随后就引着一部人前往梁朝桂下账处。

等到时,就见梁朝桂已经督领麾下标兵准备完毕,遂即两军合二为一,人马不下千人众,弓手一二百人前往山脚下mō去。\\??í群1∴①⑺㈢\\

夜sè已经深,四周黑méngméng的一片,上山的路实在不好走,下山的路更是难行,所以夜间清兵几乎没有动作,而山上的人马下来也是很小的一小部分jīng锐。

但今天情况确实是不同了,刚到石mén山东边,趁着淡淡的月华之sè梁朝桂、彭之年就隐约的看到一道道人影正从山上往下mō来,这么远的看去,虽然看不亲切可模糊地影子还是能看得到的。

人影憧憧,二三百人是只多不少。

“放箭!”梁朝桂立马断定是梁纲遣兵yù以偷袭,当即下令手下的弓手向上面放箭。一时之间,一bōbō箭雨不住的落在那片人头之上。

骤然落下的箭雨让下山的匪寇似乎很是慌luàn,不少人影是抱头朝上逃窜,luàn杂纷纷,随之夜sè中就传来了阵阵凄惨的嘶吼哀叫声。

十轮的箭雨覆盖了山脚下的每一寸空间,两千支利箭shè出,换来的就是一片死一样的的寂静,等到箭雨停下的时候眼界中已然没了人影在晃动,只剩下了隐隐的哀叫声传出。

“大人,要不要上去……”一名把总小声的向彭之年问道,手指着不远处的那片土地。

“没必要,天亮了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彭之年还没有回话,梁朝桂就下了撤退命令。夜间一切都要小心行事,能少一事就不要去多出一事来,尤其是在对面匪寇不可小视的情况下。人马后撤,梁朝桂、彭之年相视一笑,各回军帐歇息。

然而不到一个时辰,梁朝桂、彭之年就再次被吵醒,山寨的南面似乎也发现敌军活动,今夜里山上的匪寇就像是跟梁朝桂、彭之年耗上了一样,东面不成咱就来南面,而且这一次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在一bōbō箭雨的洗礼下,虽然阵阵惨叫声不绝于耳,可支撑的时间却也是长了许多,更是有不少人逃回了山去。

周而复始,这一夜之间清军中上至梁彭下至随军的民夫,是没一人能安心的睡的着觉得,先是东面后是南面,再接着是北面,最后又回到了东面,除了清兵重兵驻扎的西面外,其余三面是全都都闹腾了好一阵子,清兵是一夜四起。

如此辛劳,年岁已高的梁朝桂已经没了开始时的jīng神,老头毕竟是六十多了,折腾了一夜已经是jīng疲力竭。而且此般辛苦若是真的能杀伤一两百匪寇,梁朝桂虽然疲惫yù死却也绝对会乐得高兴,可让他气闷的是,等到天sè渐亮,得到的消息却是——shè了一夜草人。

天sè大亮,东面、南面、北面全都燃起了大火,一大堆套着破烂清兵军服上面chā满了利箭的稻草人被熊熊烈火付之一炬,升起的黑烟滚滚如柱,直冲云霄。

忙活了一夜,竟然是白白làng费了上万支的利箭,还把手下的弓手使得全部两臂酸麻无力,梁朝桂心中虽气恼,可还算忍耐得住,那彭之年就是暴跳如雷了,当即就要炮兵再把大炮拉上半山腰,然后就是准备再次强攻。一而再再而三的吃亏,彭之年只感觉的羞辱的荒,这等奇耻大辱不报,他如何甘心!

然而这一夜间清军上下搅的都不得休息,现在天sè已亮也多是无jīng打采,而且受此戏nòng军中士气大衰,彭之年命令刚发出,看到营中的情形就不得不自己再收回来。

第二天夜里梁纲故技重施,然而效果不大,清军都已有了戒备。

再到天明,已经恢复了许多的清兵就再次开始攻山,强度次数虽然都要比开始时几日减弱血多,可几次接战双方还是死了不少人。

连续三天,每到夜间梁纲都令部众吊一吊草人,时不时还放下几十个勇猛之士,挥刀相向,杀的清军营外守夜的夜哨心惊胆战的。

不过这等小战,看在彭之年眼中却是梁纲黔驴技穷的表现,梁朝桂倒是想得多一些。只是彭之年听的一笑,反手一指大帐边上的梁朝桂三百多标兵,说道:“有他们在,老大人何须怕那梁纲偷袭?”五百标兵之前也参战了两次,折损了一百多人,现在只剩下了三百五六。

梁朝桂也是一笑,倒是真如彭之年所言,自己有三百多jīng锐标兵在手,何怕那短máo重施张中丞故计?

一连三天,不但清军为首者习以为常,就连夜间守夜的清兵也渐渐适应了山上的小动作。而且困于被猎杀,本来在外部守的夜哨,纷纷撤回了营中。外面就都让给你,任凭你们去折腾。

天sè再次陷入黑暗,半山腰处,梁纲打望着山脚下不远的清军大营,坚毅的脸上嘴角现出了一抹嘲讽。为了这一刻他从开打时就着手在布置,这么多天下来一切外在因素都已经具备了。

胜败生死,在此一战!眼中jīng光一聚,梁纲一掌拍在了身边的石头上。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