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一十二章 爆炸

一百一十二章 爆炸

如果梁纲知道了梁彭二人的想法,在大呼知己的同时怕也会笑掉大牙!

稻草人“骗箭”,连番袭搅、出击,这些招数梁纲还真是在‘张巡守睢阳’中学来的,不过少许的相通却不能掩盖前后两者在最终目上的大相径庭,那是完完全全的南辕北辙。「域名-..-请大家熟知」

人家张巡守睢阳,最终目的是保住睢阳城,“守一城,捍天下,以千百就尽之卒,战百万日滋之师,蔽遮江淮,沮遏其势。天下之不亡,其谁之功也?”伟气何等雄哉!

梁纲的最终目的却是顺利率部突围而走,他才不准备死守石mén山寨呢,这里又不是他的**。而之所以准备了这么多的先手,仅仅是因为他不想丢下那些受伤的弟兄。

如果只是带着完好的人手突围,夜间寻个机会一阵厮杀,不愁杀不出去,可是山寨里还有二多百人的伤病员,其中不乏一些伤势严重的,和伤到了tuǐ脚行动不便的,梁纲无论是出于自身的本xìng还是出于收拢‘人心’,他都不想丢下他们。

而想要在清兵的包围中顺利带着这些伤病弟兄突围,难度之大可比前者高出不知多少倍,所以一些先手就必须早早准备上。

石mén山寨的圆木石头到底是有限的,寨子里的火yào也不是凭空得来的,与清军多日的厮杀缠搅,之前准备的滚木礌石已经用得差不多了,火yào也已经将尽,现在就只剩下了百十斤。要知道从谷城回来之后,梁纲收集材料可是又做了三百多斤的。前后相加近六百斤的火yào,现在就只剩下了六分之一。

所以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东西一用完,可就要是真正‘单兵’相搏了。梁朝桂、彭之年手中有的是人,堆也能把石mén山给堆下。

梁纲本身也是一直瞄着物资储备,看到情况而定策略,三天前的那些举动就是他为突围所做的最后一手准备,到现在为止一切似乎都很顺利,清兵已经习惯了夜间数百个黑影在自己眼前晃悠了。

“按计划行动,一定要把弟兄们都带出去。”梁纲偏头对着边上的陈虎说道,微弱的月光下可以清楚地看到陈虎一身的清兵军服,只是右手臂上裹着绷带,鬼头大刀拎在了左手。

这几天的拼杀,死伤的不但是部众喽啰,一些首领也是一样,陈虎右臂受伤,他堂弟陈二侉子xiōng口也是挨了一枪,而新投来的那个王五更是已经躺在了担架上。\\??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1∴①⑺㈢\\

梁纲倒是还毫发无伤,在这些天的一次次寨头搏杀中,甚至都没清兵敢主动到他眼前抵刀子。实在是因为凶名太甚!

“大当家的放心,我陈虎就是粉身碎骨,也绝不会丢下一个弟兄,保证带他们活着出去。”只感觉浑身的热血都在翻腾,陈虎现在真的有一种甘心去为梁纲卖命的涌动。

在“抛伤弃病”早已经成了惯例的土匪行当,梁纲现在的举动实在是够一个‘仁义’了得。而且更难得的是,在今夜的突围行动中,充当yòu饵的竟然还是他本身自己,有他亲自带头的五十人马上就将直杀梁朝桂的帐下。

陈虎以后的四百人,无论有无伤势已经全都换做清兵的装扮,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在梁纲冲击梁朝桂大帐,引起清兵sāoluàn的同时,冒充清兵浑水mō出去。反正山下的清兵中也多有伤员,而且属部纷杂更是有不少新兵蛋子…………

“走……”回头扫了一眼身后的部众,虽然看不亲切,梁纲却像是能感受到他们那一双双热烈的目光一样。今夜只要不死,这些人,尤其是那些伤病员,绝对会成为自己日后的铁杆。而且同时这也是为日后的开打厮杀树立了一个最好的榜样,不用缩手缩尾担心受伤被抛弃,在梁纲的队伍里,绝不会出现抛下伤病不理的情况!

詹世爵等五十人跟着梁纲的身影陆续而下。这五十人中,大半是梁纲的亲卫队员出身,光是之前的三十骑队中的队员就有十七个,而余下的十三人,已经是战死了九个,四个躺在了担架上。

让这些人充当步兵厮杀,如此伤亡梁纲真的很感可惜,虽然同是一样的xìng命,可是……他依旧认为骑队的队员价值更高上一些。但是石mén山寨不可能存在骑兵的,要是能出现骑马上下山的情况,梁纲一开始也不会选这个地方做根基了。

二刻来钟后,东头山脚下。

“小迁,今晚上一战咱们能不能活着出去,可就全看你了。”梁纲的目光落在身侧的一名二十岁上下的jīng瘦汉子身上,此人外套上大大小小的口袋有七八个,全都装的慢慢的,腰上也围着十多个瓦罐,一身的装束让这个本来颇瘦小的汉子显得有些臃肿了起来。

“大当家的尽管放心,我绝误不了事。”时小迁拍着xiōng脯保证道。不就是个放烟huā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也也不看看咱这名号,小贼祖宗,武艺不敢说,可这手脚上功夫一定要快。

时小迁,如陈虎、黄三一样也是化名,真实的名字叫史存永,是近几年襄阳道上小有名气的一个偷偷。他能够来投石mén山,梁纲真的tǐng感意外的。因为像他这样颇有水平的小偷,日子应该还过得下去的,怎么就上石mén山了呢?

不过来了自己也乐得接受,这样的人有的是用途。像今夜,虽然时小迁武艺不怎么样,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梁纲还是把他选进了五十人队里。时小迁的任务就是放雷,把火yào罐准确的投到必要的地方,如哪里人最多,或是梁纲的正前方。同他一样的人另外还有三个,只是四人中时小迁的任务最重,最需要眼力、手快而已。

“虽然咱们是yòu饵,是敢死队,可是……”梁纲眸子里jīng光四shè,脸上充满着煞气,“我还不想死。”当最后一个字飘落时,他浑身上下霎时间赫然透lù出了一股凌厉之极的气势。

不想死,谁都不想去死。不但是梁纲,剩下的五十人也都是如此。一句话,已然是挑动所有人的求生yù。

“杀啊——”看着眼前这个被吓得有些傻懵的清兵,梁纲来不及为这个小兵感到悲哀,手中的九环钢刀就一挥而过,之后左劈右砍,眨眼间就把周边的另外三个小兵砍翻在地。随后举刀一呼!

“杀啊——”五十人同时发声,响亮的呼喝立刻惊动了整个大营。

“轰轰轰——”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却是时小迁除外的另外三人扔出了手中点燃了引线的火yào罐。

一斤重的火yào,配上半斤的碎石子、铁砂,再加上陶罐的重量,一个火yào罐就是两斤重,多练一练扔出个十几二十米甚至是更远一点都不成问题。

山寨中所有剩余的火yào全都被做成了这种火yào罐,炸死的人可能不会太多,但是炸伤人却绝对不成问题。尤其是飞溅的碎石子、铁砂以及陶罐碎片,一蹦就是一大片。

“大当家的真是厉害,霸王再世,温候重生也就是这个能耐了!”时小迁两眼全是小星星的看着梁纲,这一路冲杀过来,已经是深入清军营寨不短地距离了,所遇到的清兵竟然没有一队能挡得住梁纲前进的脚步的。九环钢刀下血ròu横飞,常常是一刀下去断肢分首的不止一人。

作为梁纲直属‘炮台’的时小迁,这么长时间了竟然没找到一个合适的目标扔出去一灌开开胡!实在是不能不佩服梁纲的勇力!

“真是一员勇将啊!”星星火把燃起,梁朝桂在一众标兵的环顾下,清晰地看到了梁纲持刀横行的一幕幕。奋勇如梁朝桂这般的人也不得不为他的神勇威猛赞叹一声。

“注意了,前面那群人……”杀人中梁纲也观察着营寨内的一切,前面马上就是中军大帐了,那片灯火把密集之地,必是梁朝桂的所在地,而面前的那群兵也就该是提督的提标了……

“轰——”时小迁确实是手快,眼力也好,梁纲刚开口的时候他就已经点燃了一罐火yào的引信,接着立刻扔出,在梁纲话音还没说完时,轰隆声就已经在前面炸开。

都杀了一半路程了,总算是让自己开糊了。时小迁心中luàn七八糟的想着,手头是一点都不慢,一罐接着一罐的扔出,当梁纲冲进梁朝桂提标标兵面前时,他已经扔出了五罐。

虽然和寻常绿营相比梁朝桂练出的这些标兵已经算是绝对的jīng兵,可他们到底是血ròu之躯,面对火yào的威力吃亏是难免的,担心受怕更是少不了的。

一罐罐火yào的爆炸声中,整个队形立刻就散luàn了许多。梁朝桂一直以来都显得很平静的脸sè这一刻也保持不住了原样,立刻yīn沉了几分,虽然已经想到了梁纲有冲击自己大帐的可能xìng,甚至置彭之年的意见于一旁还多做了几手准备,可他到底是低估了两个的威胁。是绝没想到两个竟然把火yào这般来用……

“军mén,先避一避吧……”提标左营游击满脸焦急的向着梁朝桂进言,他也没想过梁纲会把火yào这样应用,火yào罐守城很正常,几百年前就有了,可用来攻敌却是想都不带想的。现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手下的人马眼看着就要支撑不住了,配合着爆炸声梁纲冲击的架势实在太猛了。而可笑的是,之前他还自信满满,认为凭借手中的三百多标兵能挡得住一切针对梁朝桂大帐的冲击,附和着彭之年一起劝解梁朝桂别“多此一举”呢!

“真撑不下去了?”梁朝桂有些期待的问道,他真的有些期待,期待着自己的亲军游击能够给自己一个“不”的答案。无可否认梁纲这一绺人马冲击之势太猛,而且火yào开路确实是震住了不少人,可梁朝桂已经看到——在他们的身后已经有不少的人马重新集结了起来,只要自己这里的标兵能够再支撑上一刻钟,梁纲就必会被前后重兵所包围。

到那时那就是chā翅也难飞了!

“唉……走吧!”看着一脸为难的游击,梁朝桂颓然的叹了口气,是真的撑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