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一十五章 两姬一王

一百一十五章 两姬一王

相隔上次见面,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再次见到梁纲,姬延良、姬仲良兄弟脸上都带满了尊敬。虽然是眼前这人砸了自己的饭碗,还重伤了自己哥俩,可他当时已经饶过了自己兄弟一命。就当日双方的立场而言,对于梁纲那日的手下留情,两兄弟一直都是感jī由心的。

而且“你二人也是一身的好武艺,干什么不好,偏要给个狗官当保镖。”这句话就像是一支利箭一样直刺穿了两兄弟的心。这些日子来二人每当想起那日的情景脑子里就会不由自主的浮现起那句话来,每一次都感觉脸上一阵发烧。

除此之外还有救命大恩,若非是梁纲要王邵谊及时救了自己兄弟,还huā大价钱买yào补贴自己二人的身子,在那破庙中自己兄弟二人早就成了孤魂野鬼了。而不是现在这般生龙活虎的样儿。这么长时间的将养,姬延良、姬仲良现在已经全数恢复了过来。

饶命、救命连带提点之恩,姬延良、姬仲良对梁纲真就有一股尊敬之意了。而且在养病的这些日子里,市井间零零碎碎的些消息也传到过耳旁,而更主要的是通过王邵谊的关系和白莲教不加掩饰的透lù,他们兄弟才清楚地知道梁纲这段日子的所作为,可以毫无疑议的说出,对于梁纲俩兄弟只有“佩服”二字。

看着哥俩这副样子,梁纲满意的一笑,这俩人果然是义气中人,自己当初还真没看走眼。「三藏小说域名-?m-请大家熟知」饶命再救命,旁人看来似乎tǐng荒诞的事情,放在这种人身上却是最有用的手段。

“你俩可要想清楚了,真要跟我干,‘逆匪’这顶帽子可能一辈子都甩不掉了。甚至还会连累到老家的人。”已经没必要再绕圈子了,姬延良、姬仲良的神情已经是在表明自己的态度,梁纲当然是乐的两个高手纳入麾下,所以不用兜圈子。什么话直截了当的说出来,这样最简洁省劲。“救你们是看在你们一身的好武艺,就此死了太可惜得慌。绝没有挟恩索报的意思,所以你们哥俩没必要因恩义………”

造反可是要株连九族的,虽然现在还只是‘匪’,可不就得将来就是真正的‘逆匪’了。姬家兄弟真的做好了‘连累’父老乡亲的准备了么?

“逆匪?”一旁的王邵谊两眼中jīng光一闪,脑子里立刻联想到了白莲教,瞬时间千百个念头在心间闪过,有一股剧烈的电流好似在他的身体内涌起,心脏声“咚咚”作响犹如鼓声擂起在耳边……

倒是当事者的姬延良、姬仲良二兄弟还没有意识到‘逆匪’有什么特别,他们的脑子里还一直处于‘匪寇’这个档次。

“没事,家里也没什么至亲,村里就剩下一些族亲……”

“梁爷,我们兄弟是真心佩服您的行事,投奔梁爷固然是有报恩之念,可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想随您做事……”

“呵呵……”梁纲轻轻一笑,墨yù似的一双瞳孔注视着眼前二人,看年纪也不小了,至少比自己要大,可行事上还真是……“是逆匪,不是‘匪’。”

“听明白我的意思了么?”再是一声轻笑。

姬延良、姬仲良傻傻的呆立了半响,回过神后二人不由得选择了沉默。是啊,是‘逆匪’,不是‘匪’。虽然前者只是多了一个字,可后果却严重了不知多少倍。

若仅仅是个匪寇,自己就是杀上北京城也仅仅是一个“滔天悍匪”而已,可要是与谋逆、造反拉上了边,那遭殃的可能就是整个姬氏宗族了。

“那又怎样,老祖宗干得的事,凭什么我们就干不得?”姬延良抬起了头来,两眼中已经换做了一片坚毅。虽然后果很严重,可他还是不愿放弃。

姬氏宗族一百多年传下的祖训,‘不仕异族鞑虏’,其内在蕴涵的深意早早就开始深入姬氏宗族每一个后代的心底,所以对于满清政权,姬家人还真就没半分敬重。

姬仲良也抬起了头来,脸上还带出了一抹微笑,“梁爷要真有一天举旗造反,一封书信抵到俺们老家,村子里少说能拉出来三五十个人追随,个个都能以一当十。”

“老祖宗???”惊讶于竟能听到这样的话。满清入关一百六十年了,到了乾隆这时天下已经是坐的稳稳当当了,竟然还能听到这样的话,心底里梁纲立刻就对这俩人的宗族来了兴趣,是个什么样的村子,似乎人人习武不说,反清意识还极浓厚???

“既然你们定下了决心,我自然乐的收下,现就去收拾一下。”看到两兄弟这般表态,梁纲干净利索的纳下了两人,当即就让他们去收拾一下衣物。杨家集那里马上就要干活了,正好带着他们去见见世面。

姬延良、姬仲良退下,屋子里就只剩下了梁纲和王邵谊。对于这个人,梁纲更没有绕圈子的必要,这家伙jīng明着呢!开mén见山道:“怎么样?跟我上山吧?似乎除了这条路外,你也没别的路可走了。”

王邵谊现在确实是已经走投无路了,除了跟梁纲上山外,他再在襄阳城待下去,那就是死路一条。

谁都知道姬延良、姬仲良哥俩是他王邵谊救得,而现在姬延良、姬仲良伤好了,两人都跟上短máo为匪了,你王邵谊说自己是干干净净的,有谁会去相信这鬼话?

苦笑一声,王邵谊恭敬地向着梁纲行了一礼,“学生见过大当家的。”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早在那日被梁纲找上mén的时候,他就有料到这一天。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明知道前面有火坑,还不得不走过去,而且眼睛看见了火坑,自己却还要顺着台阶一步步的下到底。

“知道这哥俩的什么来历吧?说说看,他们老家是个什么情况?”不信以王邵谊的本事,同住一间屋檐下一个多月还会半点不知。梁纲更愿意相信,姬延良、姬仲良的底细早早的已经被王邵谊给mō得一清二楚了。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