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一十六章 肚皮暴涨

一百一十六章 肚皮暴涨

“山西蒲州,神拳姬际可,心意拳……忠明反清,少林十年……呀呀,可真是个了不起的祖辈!”梁纲心中暗自咂舌。

姬际可本人的声名倒还罢了,后世就不怎么响亮了,至少没学过那拳术的人知晓这人的不多。可心意拳就不同了,在后世是鼎鼎有名,梁纲虽然从没练过,可并不妨碍他俩耳朵听说过。(即形意拳河南一带流行的形意拳多称为“心意拳”)

自己真是捡到宝贝了!本以为就是俩高手,却不想竟然一下子找到了高手窝,如果真如姬仲良所言的那样,自己举旗造反就能拉来几十人甚至更多的人入伙,那日后战阵上可就真是大有助益的。

现今所处的情况和局面不允许梁纲大规模发展枪炮,那么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白莲教大起义的时候,梁纲的手下依旧会是以冷兵器ròu搏战为主的老式军队。这种情况下,再没有高手上阵更得力的事情了。

一路打着心中的小算盘,梁纲折回到了落脚地。在那里特意等候的姚之福看到他满脸的喜悦之sè心中就不由的一涩,自己好话说尽也劝不来的两个高手,就这么的轻易地被梁纲收入囊中了,他这心情还如何能好得起来?

“梁当家的此行可否如愿以偿?”李全边拱手见礼,边搭话说道。此次西天大乘教方面接待的总代表,还是他这个和梁纲打过多次jiāo道的老人。

“哈哈,借老哥吉言,此行顺心得意。~~

/->?~~”梁纲抱拳回礼,接着又说道:“姬家兄弟就跟着梁某人走一趟杨家集,这王邵谊一mén还需要麻烦贵教多多用心了。”

“这个放心,保证一根汗máo都不会少,安安全全的送进山里去。”李全立刻满口答应了下来,这点小事对于他们来说那还不是小菜一碟。一两千石的粮食没办法运过去,那几个人头子还会没法么?

“那就麻烦了。”这句话落下,此事就算是掀过去了,梁纲的话题立刻转移到了杨家集。“你们北会的人手准备的如何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明个就出发去杨家集…………”虽然山里面现在没什么事,可身为一方之主也不能长久的留在外面啊,所以杨家集刘家的疙瘩他要早一点解决掉,然后再回襄阳城把粮食问题搞定,那么在大雪之前,他就不准备再出来了。

趁着这个机会,才是真正的整合部众的时候。而且现在也不比前段日子了,在手下的这八百多人中,梁纲已经用铁一样的事实树立起了自己的威望,再也不是毫无根基了。

而且此次围剿之后,不管襄阳府是如何的宣传‘清兵大胜,短máo大败’,也肯定有那么一批明眼之人前来投靠。而且随着抚恤金陆续的发到阵亡弟兄的家人手中,这个事迹定然也会迅速在民间流传开来,那么如此一来少不了还会有一大批贫民百姓上山……可以预料的是,等到明年开chūn和清兵再次干仗的时候,自己手下的人马……

梁纲没时间也没必要在外面多溜达日子,所以一切事情他都需要尽快进行。

李全沉yín了片刻,然后深深地一点头,对梁纲说道:“放心,明天一定能上路。”然后拉出姚之福来,“这是襄阳北会的姚师傅,此次我们这边的人手就由他全权负责,等过会有了时间你们聊聊……”

姚师傅,是姚之福,梁纲立刻反映了过来,两眼中神光瞬时一凝。这还是他和姚之福的第一次会面,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四五十岁模样的朴实庄稼汉,实在是没办法把他和数万义军首领的身影重合在一起。

“梁当家的,请放心,明天中午前,我们这边的人手一定能聚齐,晚上赶到杨家集不成问题。”表面上看起来就是一普普通通的庄稼汉,可姚之福一说话却是给人一种很四海的江湖感,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如他所承诺的一样,第二天中午,北会方面集结起的五十个人手就已经到齐,虽然真抡起战斗力,这五十个人加在一起也不见得能挡得住梁纲三个的冲杀,可对付普通人已经算是一把好手了。

南会占据着地理优势,比人手什么的北会当然是比不上,那么就只能从战斗力上面着手了。虽然和清水教、八卦教相比,南北二会高端战力方面真的很脆弱,但是北会人多势众到底是能压住南会一头。

此次杨家集之行,南会虽然也接近了全力,总投入接近了二百人,可在厮杀上面却也只出了五十人而已,领头的人张月梅也是梁纲的老熟人。

五十人、五十人加上梁纲三个和姚之福、张月梅,灭刘一共是投入了一百零五人。如此多的人,却是因为杨家集的巡检司除外最近还多添了一个把总汛,两者相加就已经超过了一百人,而刘家的刘秉庆、刘秉义二兄弟返乡之后也迅速招揽了三五十护院……

“不需要理会巡检司和把总汛,只要一鼓拿下刘家就行。”不去寻他们的麻烦就够他们幸运的了,还有谁敢主动上来找死?梁纲直接无视了两地。虽然这个无视的底气是来自他身后的那一百人马。

对于南北二回,梁纲是理所应当的发号施令,虽然这里他的人数最少,可照样位在姚之福、张月梅之上。这两队人马都要听他调遣。

“张兄弟,你那儿的人手都要做好准备,只要院墙一破立刻就要进来搬东西。刘秉庆、刘秉义在外为官多年,浮财肯定不少……”南会的主要任务,实际上并不是参与战斗的厮杀,而是参与战后的撤退,比如说运送战利品,安排梁纲等人的安全后退路线等等……也如此才要了小二百人参与,不然的话哪里用得着这么多。

刘秉庆、刘秉义,梁纲虽然具体还不知晓二人的官声如何,可只要看看刘占生十多年的作为也就能猜出一二来。要真是铁面无sī的清官,可能让自己的父亲如此持家么?

所以说,父子血脉相承呢,有什么样的老子就会有什么样的儿子,父亲的影响力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古代这样信息不发的情况下。

梁纲相信,这次刘家之行,肯定是能吃个肚皮暴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