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一十七章 再见火器

一百一十七章 再见火器

后院断断续续传出的枪声听得庭前的梁纲整个人都傻了,太感惊奇了,太觉得不可失意了,十七世纪的中国官宦家庭中竟然sī匿火器?听声音这还是有相当数目的一批火枪!

“这是……?”悠闲地神情在张月梅的脸上瞬间消失,抬头看向后院方向,脸上显出了深深地惊愕。

姚之福也停下了手头查点,抬头望向后院,一抹沉重浮现在脸上。

“走,看看去。”梁纲招呼一声,大步向着后院方向走去。此次的‘灭刘’行动,到目前为止进行的还是极为顺利的,刘秉庆、刘秉义从当地招募来的三十来个护院根本就不堪一击,梁纲都没有出手,姬家兄弟带人就把他们给瞬息‘秒杀’了。

但是万没有想到后院守卫的那些个人竟然……有火器在!“看来都是心腹亲信了。”梁纲心中嘀咕道。因为从南会传来的消息看,刘秉庆、刘秉义返乡的时候身边本就有些家丁护院在,但数目不是太多,只是十几个人而已,所以才有招募了些。“火器应该是都在他们手中握着的。”

到了后院,就见大部分的房间已经被破开,只剩下一个小院还在继续顽抗。一些婢nv、下人畏畏缩缩的蹲在地上,其中还有几个穿着打扮明显强出很多的年轻nv子,是什么身份就不言而喻了。

几支火把照耀处,五个人躺在地上,其中一人已经停止了呼吸,xiōng前开出了三朵血huā,余下的四个口中则还痛苦的呻yín着,身上的枪眼依旧汩汩的流着血。[本章由W..为您提供]

“仔细清洗伤口,里面的弹丸一定要挑出来……”对于医疗枪伤梁纲是一无所知,能说的也只有这点,一切还全都要靠随行的大夫。不得不说南会准备的真的很充分。

“梁爷——”北会的一个好手两眼通红的看向他,眼眶中泪水涟涟滴下。

那小院的院mén并不大,五个人不可能是同时间受伤,梁纲想到枪声传出的断断续续,感觉应该是后院的人手看到被打倒在地的同伴后怒火上涌又冲了一次……

两次冲击不成,还死伤了五个,这些人现在都没有注意了。而事实上如果他们能够持续不断的猛冲,不理会那些伤亡情况,就院内的这几杆火枪根本就挡不住的,但是他们哪里有对付火器的经验……

现在要报仇,就只有看向梁纲了,因为梁纲能‘打’嘛!

“从旁边的屋子里找些桌子和棉被来……”梁纲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立刻就下达了命令。虽然这个命令有些让他们挠头,可这个时候只要有命令,只要干事就成。

围在旁边的人立刻下去了一半。

“棉被、桌子就能挡的住……?”张月梅问道。他的脑子已经翻转起了一幕,棉被铺在桌面上,然后桌子立起,人藏在后面……

“浇上水就行了。”抗战时期的土坦克,三八大盖都顶得住,何况是现在的火器。梁纲觉得甚至都不用盖得太多,两三层就完全没问题。

“找几个管事和下人过来,问问这院子里是个什么样的布局,另外组织一批人手,从后面上房顶……”梁纲轻蔑的看了小院一眼,就这点东西,能挽救得刘家的灭亡么,不过是短短的延续了片刻。连麻烦都算不上!

虽然让人吃惊,可事情的结果还是要看双方真正的实力对比的。

一刻钟后,小院内惨叫声响起。

“啪嗒……”两个人头被撂倒了梁纲脚下,是刘秉庆、刘秉义兄弟的六阳魁首。冲进屋里去的西天大乘教众恨从心发,根本就没能留得下手,十三个护院全部被砍杀(十个火枪手),刘秉庆、刘秉义兄弟也被luàn刀斩成了ròu泥。小院内活着出来的就只有两兄弟的家眷。

两人的老婆,得宠的小妾和他们的孩子,十几个人全都是战战兢兢。

“梁兄……”张月梅搓手成刀往下一劈,比划了一个谁都能看得懂的手势,“斩草要除根啊!”

“你们看着处理吧!”梁纲脸sè平静如常,但在心中却是一阵的翻滚,“斩草要除根,就除的是那些还是‘孩子’的根么?”走上了这条路,梁纲就知道自己双手必定要沾满血腥,可是今天要杀的是孩子,可能连十二岁都不到的孩子,这心中的负罪感……重了些。

后院的事jiāo给张月梅、姚之福处理,梁纲再次回到前庭,开始着手起了应对巡检司和把总汛来人的准备。

做事,这时候他只有做事才能‘忘记’一些心中的罪恶感。

杨家集巡检司的巡检早已经换了,新上任的巡检姓王,这些天来他日子过得真的是很是舒坦。因为杜家和刘家一mén子的事,使得杨家集众多富户对自身的安全感猛然降低到了最低点,这个时候对于往日就不敢轻易得罪的巡检司,他们就更是巴结不已了。这王巡检虽然上任才一月余,可捞到的好处却已经是让他眉开眼笑。

在杨家集新设的把总汛,情形也与巡检司相符,而且相对应于巡检司,他们是更胜一筹。毕竟比起巡检,军队才是更值得信任。

听到杨家集内的响动声,两处人马立刻集结了起来,然后在各自头领的带领下火速冲了过来。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平常中镇上的孝敬他们都吃了个肚儿饱,现在事到临头了自然需要贡献一把自己的力量。

“都给我让开!”扯开马缰,梁纲手提九环钢刀,宛若看一窝蝼蚁一样,直斥眼前的百余绿营兵和巡校。

“太不给脸了。”清兵把总恨的是咬牙切齿,梁纲这样说话完完全全是在照着自己脸皮扇耳光,可偏偏……

若只单是梁纲一人还好说,自己这么多人还能拼一把,可在他身后还有那么多的人在,人数都要超过自己这边的了,看着就让人生惧,要真打起了……

“滚开!”梁纲自然知道那把总为何犹豫,要是他真就这样领人让开路,事情传扬了出去,自己绝对是落不得好的。

可是……在此般情形下,让与不让哪里是由得他的做决定。眉宇一凝,一股杀气陡然在梁纲身前炸开,“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