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一十八章 燧发枪

一百一十八章 燧发枪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几十辆马车在随州——枣阳的官道上奔驰。== . 首.发 ==

居中的一辆马车内,“这是……?”姚之福mō着枪上的击锤,疑huò的眨了眨眼,“怎么跟鸟枪不一样啊?”

小院内缴获的火枪共有十支,梁纲、姬家兄弟拿了三支,姚之福也取了三支,剩下四支则归张月梅。众人‘破开’巡校、绿营兵的堵截后,就一路轻松地往枣阳县开去,在这路上梁纲几人忍不住拿出了这几杆枪mō索了起来。

“是呀,那些护院身边也没找到火绳子,他们怎么点火的?还有这些小纸包……”张月梅也搞不清楚手中的火枪是怎么一回事,他和姚之福一样虽都接触过鸟枪这样的火绳枪,但对于这种在欧洲已经普遍装备了上百年的燧发枪却是从没有见过的。(一种悲哀!k的野猪皮)

手中捏着的一个纸弹更是让他mō不着头脑,这种小一两重的外面覆有油脂的纸制圆筒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唉,早知道就留下一个活口了,nòng得现在这……”一种入宝山而空回的感觉在张月梅心头升起。

明知道是好东西却不会用,只能拿来当摆设,偏偏这种局面还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内心里的煎熬着实是让人泄气。

在二人身边坐着的是梁纲,此时正在摆nòng着手中的刺刀,纸弹什么的他一看就明白做什么用。而事实上这支燧发枪上,真正能让他感到惊奇的就只有眼前的这把刺刀。

竟然是卡座式的,真是出乎他的预料。

闻到二人言语不由得轻声一笑。他虽然也是第一次见到燧发枪,可这并不妨碍他‘了解’燧发枪不是?

“咔——”一声脆响,刺刀被他紧紧的卡在枪头的卡座上,转头这才对姚张二人说起道:“那个是击锤,上面镶嵌的是打火石,扳机一扣击锤就会落下…………这个小孔是传火星用的,那边上的击砧与打火石摩擦就能生火,透过小孔传过去能点燃火yào……”梁纲拿过一盏灯,照亮了枪上的火mén那一块。[本章由W..为您提供]

“至于这个纸包,人家是叫纸弹。”梁纲也从布袋里mō出了一个纸弹来,咬开一个口子,把里面的火yào一部分倒进了火yào池里面,再把剩下的火yào和弹丸用通条塞到枪管中……

“砰——”举枪对着外面放了一下,轻微的后坐力传来,对他而言却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通过梁纲的介绍,姚之福、张月梅二人才对手中的燧发枪有了更深一步了解。

“这东西可比官军用的鸟枪得力多了,而且还带刀,装在一块就是根长枪啊……”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双方一对比,这高下立马就分出来了。姚之福感慨说道。

“刘家人从那地方nòng来的?官军里都没这样的好东西啊……”张月梅边摆nòng着手中的燧发枪,一边还很是不解的嘀咕道。

对他而言,这种好东西肯定不是民间sī照的,但清兵又确确实实的没有装备,刘家从那里nòng得这些物件,实在是个无解的问题。

几十年都是生活在内陆的人,在他的脑子里所谓的‘天下’也就是大清的天下,跟他们僵外国,真是没有那个概念的。

“是洋人的,也就是红máo鬼……”怕二人不知道什么是‘洋人’,毕竟这个概念按照历史而言还要往后推迟个五十年才会出现,梁纲接着又道出了‘红máo鬼’,这个很有时代气息的称谓,应该可以让二人明白点什么。

“刘秉义不是在广东当官的么,广州那地方有个十三行,是专mén对洋人做生意得。不远处还有一个濠镜,只要有心,买上几支火枪还是没问题的。”梁纲没有去解释什么远洋贸易啦、澳mén的存在形式啊,这些个东东,对于姚之福、张月梅而言这些都太遥远了,只要他俩明白个大概意思就行。

“红máo鬼?那群外化蛮夷?他们能有这样的好东西?”姚之福很感不可思议的说道。这倒不是说他不相信梁纲所说的话,而只是在单纯的为这一‘不应该’出现的情况出现了感到诧异而已。

外国怎么会有比中国还好的东西???他心里现在所想的就是这个意思。

用无数年辉煌的历史铸就的自信心,堂堂中华,即为煌煌天朝,即是万邦之主,即是天下之主。在这个年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就算是最最平凡的一个普通老百姓,他的血脉中也蕴含着一种外人所无法触mō到的优越感。

“早就有了,少说也一百多年了。”梁纲撇嘴回道,心中一股黯然之感却在不自觉中升起,数十年后那场掀开‘中华近代百年耻辱史’第一幕的战争,从海上而来的侵略者手中,拿着的就是这样的枪么?

颠了下手中的燧发枪,真是好东西啊,可惜……它不是中国产的。“这样的东西咱们这也有,不过都是在皇宫大内,供那些野猪皮打猎用的,他们才不会装备军队呢!”

梁纲语气中的那股萧索感,姚之福、张月梅并没有察觉到,虽然知道自己眼中的好东西是来自外化蛮夷之地,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可在二人的脑子里对‘洋人’依旧充满了鄙视感。

“不装备军队?为什么?”张月梅很不解,同时他心中不解的还有‘野猪皮’这三个字,那又是什么意思?虽然明白它代指的是谁,可为什么会如此比喻,心中却是一点都不明白。

“鞑子才多少?汉人又是有多少?八旗兵才几个?绿营兵又有几个?想想这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满清不发展火器,从根本上讲就是为了抑制汉人,这一点是毫无疑议的。

姚之福、张月梅愣了一下后立刻点起了头,就如梁纲所说的一样“想想这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两人也不是笨蛋,里面是什么原因当然想得到。

“不过官兵手中的鸟枪比起这个来可真是一根烧火棍了,完全没得比。”姚之福抚mō着枪上的刺刀感慨道。清兵的鸟枪质量问题不言,单说沉重方面就是个问题,而且靠近了就没有丝毫的作用了,用那个东西,边上必须有刀枪护兵在,可是眼下的燧发枪,上了刺刀后完全可以拿来当枪兵用。“我开始时还以为这是他们护身的短剑呢,没想到竟是这般用的…………”

梁纲呵呵一笑,他可是知道的,知道最早的刺刀是战场上的火枪兵捡断掉的矛头chā在枪口中而得来的。短刀直接塞在枪口里的虽然能够防身,但要shè击的时候就必须要把刀拔下来,很麻烦。

只有眼下的这种卡座式的刺刀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刺刀,它的出现完全可以使火枪兵代替长矛兵,从而使得长矛兵彻底失去了存在意义。梁纲不是枪炮爱好者,所以他不知道卡座式刺刀的出现时间,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心中对此的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