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二十五章 炮声隆隆

一百二十五章 炮声隆隆

乾隆五十八年,一月十七日夜。== . 首.发 ==

一支过千人的队伍悄悄地地靠近了江北群山的外沿。

石碑岭、石mén山……

“过了今晚这儿还是爷的地盘。”梁纲遥望着漆黑的夜空,心中暗自自语道。虽然这个时间很短暂,“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站在他身边的姬延良、姬仲良兄弟兴奋地睁大眼睛望着前方,虽然他们兄弟来也上过几次厮杀,可那才是多大的场面?连杨家集灭刘时的规模都不如,更怎能比得上现今这千人规模的hún战?

姬仲良扯了下领口,冷冽的寒风立刻吹刮进衣领,满身的一寒,燥热立刻降下了两分。这一路奔走,他还真是出了一身的大汗。“大当家的,干嘛要在夜里打啊,石碑岭那破营地咱们任何时候还不都可以轻轻松松的拿下,何必选择夜里,路太难走了。”总兵力才五百人的石碑岭营寨,在姬仲良眼中根本就不是威胁。不过他也知道这话是不能在众人面前当众说起,所以只是在无外人的情况下才可以向梁纲问起。

梁纲笑了笑,如姬仲良所言的一样,就石碑岭那样的守备力量什么时候打还真都是一个样子,但是在做布置的时候,他自己还是无可避免的受到了前世军事影片的影响,所以才定了这个时间段。

这个因由自然是不能启口的,但是这样做好歹也能起到了一些隐秘作用,虽然这个作用真的很小。因为在夜间行军时,梁纲所部是必须点燃火把的。

一溜长龙浩浩dàngdàng的从西面山间开来,相信等人马赶到石碑岭的时候,清军已经做好准备了!

过石mén山时,陈虎部一个突击就夺回了这个昔日的厮杀场。\\??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1∴①⑺㈢\\在石mén山驻守的清军,一个把总连同手下的五十人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内就被清dàng了个干净,五十来人战死了小一半,被俘的将近三十人。几个头目都是战死,就留下了一个外委千总。看着那个féi头大耳浑身上下却又血迹斑斑还犹自叫骂不休的外委千总,梁纲心中很生起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触。四十多年后的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清军中同样有一批平日中吃空响喝兵血却又一样战死沙场的人……

一百五十多年的时间,满清的统治真的是稳固了。

猛的甩甩头,梁纲向下摆了摆手,那外委千总立刻被拉了下去,随即一人挥刀砍下……

人马继续向前,等到赶到石碑岭下的时候,丑时刚刚结束。如梁纲所料,清军营寨已经是灯火通明,全体戒备了起来。

“大当家的”,柳严辰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炮队都已经架好,是不是……”山上并没有真正懂得炮战的人,甚至连之前接触过火炮的人也就只有柳严辰一个,所以没办法梁纲就好让他暂时代理炮队队长一职,管一管放炮。而到了确切的行动则全由梁纲自己亲自督领。

八mén小型臼炮,由于重量轻,每一mén还不足二百斤重,所以它们完全可以随军在山间行动,这较之六百多斤的大炮可是轻便的太多了。

梁纲闻言jīng神一振,立刻开口命令道:“陈虎督第一大队主攻西侧,麻子、齐七两中队攻南北,放开东面,由张世龙的第二大队在三里外设伏,要全部都给我留下。亲卫队留下戒备。”

“是……”

随着梁纲的一声令下,一股股人流从山中涌下,一百人的亲卫队更是早已列阵在前炮队周边。

现在的梁纲所部,燧发枪还没有进行配置,只有在梁纲的亲卫队中可以看到它的影子。但是下面的各大队中队却已经配置了不少的手雷,投弹兵这一兵种算是正式进入梁纲部的编制了。

那日的突围一战,手雷在中起到了关键xìng的作用……

四五百号懒懒散散的绿营兵在同样哈欠声不断的大小军官的带领下戒备在寨头。虽然知道是有大股匪寇来袭,可是该发困的还是要发困。他们自持有营寨可做依靠,石碑岭大营内的清军上上下下几百人都没有产生过一丝的担忧。

一根根火把chā在营寨寨头,上面的一个个人影清晰可望。

“放——”看着二百米外的清兵营寨,梁纲口中轻轻的吐出了这个字。

臼炮本身shè程就是短,这种小型的臼炮shè程就是更短了。最远的距离也也就是百十丈左右,而能够行之有效的间距最大也就是二百米。

一声令下,霎时间,八mén臼炮齐响,轰鸣的炮声立刻响彻了石碑岭内外。

炮口处,一道道火sè亮焰在黑夜中显眼至极,炮弹擦破漆黑的夜空,零散的掉落到了营寨内外……

“各炮位自行调动,要集中了打,集中了打,对准营mén,对准营mén开炮……”柳严辰大声的叫喝着,虽然他也只是一个工匠,但是对于大炮他好歹还是了解一些,知道该怎样做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炮火的威力,而同时在眼下的情况下,也只有炸开营mén才是炮队最应该做的。

“轰轰轰…………”五轮开huā弹的洗礼过后西侧原本还算坚固的营防已经变得破烂不堪,营mén寨头上更是没几个人在了。四十颗开huā弹落下,杀伤力那可不是一般的大,纵然其中很有一部分成了哑弹。

毫不留情,紧接着又是五轮炮击……待到一切停下之后,西侧的营mén已经轰然倒塌一半。

摆了摆手,得到梁纲示意的传令兵立刻雷响了身前的战鼓。天sè还没有一丝发亮,这个时候摇旗是没用的,只能用鼓声来通知。

“杀啊……”,阵阵高昂的呼声瞬间从西、南、北三面响起,震耳yù聋响亮了整个天空。

这一战梁纲丝毫不担心,因为双方实力悬殊太大,而且自己还做了这么多的事前准备。就像这之前的炮轰,以炮队的真是水平是打不出如此漂亮的落点的,这所以落点如此jīng确,就是因为这些天里梁纲为了弥补他们在这方面的缺陷,特意安排的一项训练――打固定距离。

从三百米开始(最大shè程),到二百五十米,二百米、一百五十米,一百米……大量的火yào消耗,这才换来了今天的成果。

而且炮队阵地设置的地点,也是之前西天大乘教弟子特意测量过的距离……

“仔细搜一搜,把没爆炸的哑弹全部都给我收回来……”梁纲大声的吆喝道。

大山里是什么都缺,没铁也没硝、硫,制造火yào的三样东西,除了碳不缺外,其余的全都是靠西天大乘教的帮忙。而炮队这些天的炮击练习下来,火yào储量消耗已经接近了四分之一,又有一半被制作成了开huā弹……到现在,这方面是真的需要大量补充了。而在获得补充之前,jīng打细算的过日子就是必须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