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二十六章 无可阻挡

一百二十六章 无可阻挡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襄阳城,道台衙mén。==??én子轻步走进了大堂,向胡齐仑拱手禀报道:“大人,光化县衙来了公差,说是有万分火急之事禀报。”

胡齐仑微微的一愣,“这大冬天,天寒地冻的,能有什么万分火急之事?”是压根就没想过梁纲会在冬日出兵。

胡齐仑心思一转,想到的却是自己到任后给光化县知县胡煦所下达的一条命令。

之前未上任时胡齐仑就曾听说过,说江北之地大山内外sī通严重,短máo逆匪外有白莲教教匪襄助……

自己到任后曾严令光化知县胡煦查明此事,还说“若是属实,一经查处一律严惩不贷,绝对要予之杜绝”,莫非是为了这事?想到这胡齐仑微皱眉头,摆手向那mén子道:“速传那公差上来。”

解释一番,彭之年、施南林才提上的心倒是放了下来,现在的他们二人对于‘光化’两字已经是敏感到了极点,只要一听人提起,第一个反应就是又出事了,梁纲又闹幺蛾子了!

通过之前的一系列接战,彭之年对梁纲部人马的战斗力是大感惊讶,心中充满了戒惧。如果说,之前有七八百绿营他就敢进山围剿的话,那么现在没有两千人在握,彭之年是绝对不会去开打的。

从被释放回的四百多名乡勇、衙役等人的口中,以及他们投进山中‘做匪’的细作传回的来消息,彭之年他们对梁纲部的情况已经是有了部分的了解,比如说具体的地点在哪里,比如说战力的多寡,比如说刀枪器械是否齐全,再或是山里的物资储备是否充裕……甚至就连山里在研制火器这一事,彭之年他们都清楚的很……

对于这些,想要杜绝完全是没可能的事情,这个年代又不同于后世,身份证、户籍存档什么的都有,现在是什么都没有,梁纲要招收人马,要补充和扩大手下军力,却根本就没办法完全区别来人。\\én子领了进来。

一脸的灰土,衣服污渍不堪,大冬天的还满头的大汗,一滴滴汗水随着脑mén流下将满面的灰尘冲出一道道痕迹,离得老远胡齐仑三人就能闻到他身上的那股酸臭气。

这人在上堂途中就已经被那mén子吩咐过了,不敢靠得太近,走上了几步就在大堂中间当下跪倒在地,“小的光化县捕头章辰光见过道台大人,将军、府台大人安好。”

胡齐仑是个官场老手,如何不知道下面府县衙mén里捕快的油滑,这章辰光狼狈如此这般,当即就肯定是出了大事,当下立刻问气道:“起身说话,到底是出了何事?”

章辰光站起身来,脸sè青白不定,颤巍巍的说起道:“大人,天大的祸事啊,半个光化都翻天了,逆匪打破了石碑岭大营,然后在半日之内扫dàng了六个村镇…………”

梁纲拿下了石碑岭清军营寨后,就把这座清军的营寨当起了自己的营垒,一千来部众,留下二百人看押俘虏和守卫营地,余下的八百多人分成了四股,抬着臼炮浩浩dàngdàng的扫向周边村落……

威吓以及小规模的清算,一番血雨腥风又在周边各村镇上演,倒霉的全是地方乡绅,得利的自然是梁纲以及广大的‘穷苦百姓’,打土豪的事情再次出现。

天sè才大亮,土匪下山以及石碑岭清兵大败的消息就传到了光化县城,驻军新任襄阳营都司钟振宇和光化知县胡煦急的就跟个兔子似的,一边急忙召集各乡镇乡兵和分散在山区周边的绿营回城,一边又连忙派心腹到襄阳报差。

听了这个消息,彭之年眼前一萌险些一头栽下去,身边的施南林急忙相扶。而胡齐仑和施南林自身也全是脸若死灰。

郧阳镇和梁朝桂提标中的人马年前就已经各回各家了,本地的一部分兵力也撤回了原地驻守,之前聚集在光化县的那几部人马现在就只剩下了襄阳城防营(也就是那批新兵,)和樊城城守营的主力还在,但因为jī战中折损严重他们也就是一千多人。

梁纲一举攻破了石碑岭大营,可以说是生生撕去了洪成义的一半力量,现今光凭光化驻军残余的力量已经不能再威胁到梁纲了,真正意义上说,也就是单靠襄阳府一府的力量已经是抵挡不住梁纲这只下山猛虎了。

“疯了,真是疯了,大冬天的如此规模出兵,就不怕手下人冻死、冻伤了……”彭之年喃喃自语,就算是梁朝桂也从没想过梁纲会如此疯狂,在天寒地冻中这般大规模的出击。要知道从梁纲的藏身地到石碑岭,中间相距的差不多是整整两天的路程,他身边还有个八百多人的大包袱在,竟然就敢出动上一股可以在一举之下dàng平整个石碑岭营寨的力量,那少说也要有上千人吧?这不是疯了还是什么呢?而且……还有火炮……

“带章捕头下去。”半响回过神来的胡齐仑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让mén子领章辰光下去,“辛苦你了,好好下去安歇。”

不看道谢着的章辰光,胡齐仑说话间脸sè已经是一片惨白,虽然不能在上任的时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当事情真正来临的时候,这心里还是一阵阵害怕,事关头话的声音都颤颤的了。

“完了,彻底完了。”彭之年泄气的一叹,瘫在了座椅上。他本想着是等到了开chūn暖和时,再调集全府的人马和乡兵,联合上郧阳镇的支援和梁朝桂带来的提标,然后彻底剿灭梁纲的,却不想在这个时候梁纲竟然敢带着大部队在山中长途跋涉而出……

真是疯狂啊!

只是这样疯狂的结果就是在襄阳府境内,短时间内,外府的人马不赶到前,他这支人马就是无人可挡。光化县糜烂半数,这还只是一个开始,要是梁纲这队人马开始向均县、谷城等地进发,或是直接望着襄阳城杀来……

以各县的驻军数量,加在一起也挡不住人家前进的脚步,分散在各地各处,就更是不堪一击了。沦县失地,按大清律,地方牧守官员是死罪,作为襄阳府的军政三大员,这盖子只要一掀开,他们三人就是罪责难逃。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