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二十七章 矿工

一百二十七章 矿工

梁纲才不会留在原地死守不动呢,那样岂不就是坐等着清兵四方筹集人马前来进攻?

这光化县一共才多少守军他一清二楚,整个襄阳府的清军是什么情况,他也心知肚明,有西天大乘教在,什么事情他能不知道?

大冬天的,还在天寒地冻中他就大规模出动人马,究其原因可不是为了陈虎等人所说的——发发市利,梁纲如此做的根本原因是为了打luàn清军的步骤……

于其坐看清军步步计划完善实施,自己龟缩大山之内等着挨打,那还不如主动出击搅luàn清军的步骤,也好趁机扩大一些‘游击区’和影响力。\\??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4∴㈥㈠㈧\\

所以这才出动了主力部队。

而且梁纲自料,在自己击破了光化清军之后,整个襄阳府就将再无反扑力量,那之后襄阳府就将是一马平川,再无敌手。所以拿下了石碑岭后,他丁点就不担心清军的随之反击,而是大刺刺的下令手下主力兵分四路,全力扫dàng周边地区。

在石碑岭耗了一天半时间,梁纲见周边乡镇的乡绅、土豪再无油水可榨,这才引着人马直捣县城而去。

如同上次城下的耀武扬威一样,这一次的进军也是大张旗鼓,浩浩dàngdàng。

而且一天多的时间内,梁纲的人马又扩充了些人。\\??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3∴\\此次因为他是光明正大的竖旗拉杆子的,人马营寨就在石碑岭这样的近地方,加之连些日子的‘打土豪,吃大户’,很是勾引了一批生活艰难的百姓和地痞流氓小húnhún。

梁纲主力以陈虎为先行,合众齐七的独立中队以及炮队的一部,五百余人直开到光化城下。新投来的那一百多人则全都配给了麻子,让他领人扫dàng光化余下地方,

麻子这人早年是泼皮无赖出身,成了土匪后**气可谓是深入骨髓,虽然在跟了梁纲之后,再被调教了一段,这痞xìng收敛了不少,可骨子里的东西不是几个月的时间就能去掉的。梁纲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这才让他带领新投来的这批人。盖是因为这批新军中很有一部分人士是麻子原先的同行——光化县的地痞流氓。

离开了梁纲的大部队,麻子看着配给自己的那一百多新人,一股熟悉感立刻从心头升起。那些个人群中,一个个斜怀撩胯,站姿松松散散,浑身上下就像是扎了针似的一刻不动就痒的受不了的人,可不就是自己原先的同行?

被这些个地痞流氓破落户一渲染,麻子的**气也上了来。身为资深地痞,他可是知道这些个“后辈”打的是什么注意的,之所以赶来入伙怕都是看到了这两天部队‘打土豪,吃大户’的痛快,红了眼,所以才来的。而且大当家的自立杆子以来与官军jiāo手多次,还从没有真正的败过,这就难免也会让他们心中起上那么一丝的侥幸感。

想望着他们做到和自己同生共死,不离不叛,完全是天方夜谭!

所以,麻子是一点情面都不打算留。

地痞流氓差不多都是欺软怕硬又扁扁屡教不改的人,想要他们乖乖听话就只有一个法子――铁血手段,杀jī儆猴。

行进途中,麻子不问青红皂白前后抓起了十多号人,都是以扰luàn军规或是拖延行军之类的罪名狠狠地chōu了一顿。轻的二三十鞭,重的六七十,打完了之后往地上一撂,理都不理自己带着队平旁若无人似的的向着目的地继续开进。

那些个被chōu了鞭子的人,能跟得上的自然还算是队伍的一员,跟不上或是不敢跟的人赫然就是被剔除了!

对于这些人,梁纲原先的打算是做预备队的,用来补充各部损失。可后来想了想,这里面的地痞流氓实在是不少,让他们就这样的入队,可能还会引起不良后果,所以还是先狠狠的cào练cào练再说。

麻子对付这些人还是有些手段的,先是以霹雳手段震住了这些泼皮,再趁机将新人中的本分人挑了出来。这些人要么之前是乞丐,要么就是一无所有穷的揭不开锅的贫民百姓,在这寒冬时节里反正就是活不下去的。和那些地痞流氓不同,他们投军的目的只是为了有口饭吃,就是干上了杀头的买卖也是为了一个“活”字。所以相比较而言,他们还是可靠点的。

有原先的中队打底,再加上挑选出的一部分人在握,麻子对手下这二百多人是具备了绝对的掌控权,那些地痞流氓就是想闹事也翻不起大的风làng来了。

所以,这一路之上就顺顺当当的连扫了三处村镇,等到天sè暗下,物资已经很是缴获(勒索)了一批。

到了第二天,麻子的眼光就不在单单盯着村镇了。光化县内的矿产颇是丰富,有储量丰富、品质高的汉白yù、lù天圆型砂、大理石等,还有便于开采的几条煤带。

麻子不是光化本地人,但是在江北厮hún了这么长时间,光化县内还有什么是他不了解的?

这第二天一开始,人马一路开下去,麻子的注意就打到了矿场身上。一天之内‘解放’了五个石矿场和二个煤矿,虽然在这些地方金银没有捞到一根,但是这一趟绝对没有白走。因为他单是解救下的矿场苦力,人数已然是达到了五百多人。

自古以来,各朝各代的矿工就没好日子过,光化县的自然也是如此。而且因为光化靠近郧阳府,所以这在煤矿、石矿做工的人没几个是本地的,大都是逃荒来的难民,或是矿场老板直接从郧阳府买来的苦役。这些个人绝对是仇大苦深的“无产阶级”,被麻子这么一‘解放’,就立刻进行了‘反正革命’。虽然那些人中很有一部分是身体伤病的人,但是只要修养上一段日子,那绝对都是jīng壮汉子。

矿场是世上最没有人情味的地方之一,老板在使用苦役的时候监管的也尤其严格,这些矿工那个没有受过鞭打苦刑,亲戚朋友的更是有很多直接惨死于酷刑惩罚之下,所以对于厂矿老板的怨恨,连带着对官府的怨恨,要远比一般人的强……

…………

第三天午后,光化城下,梁纲看着眼前的小两千人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