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三十章 打广告

一百三十章 打广告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即是心中再愁,面对一瞟手下时梁纲也不会表lù分毫。**

所以当夜光化城中是庆功宴大起,一众人杯觥jiāo错,酒ròu畅怀,喝的有些过了头的梁纲最后是被两个亲卫扶进县衙后院的。

不提跌跌撞撞离去的梁纲,视线再转会酒桌。

“啪——”

仰头灌了一通酒,两眼还清澈的很的陈虎将手中的酒坛重重的墩在桌面上,两眼斜瞄向在下手第二桌上坐着的詹世爵,手指是气极直颤,点道:“就你小子坏的事儿,就不知道通融通融?不然的话大伙还用得着坐在这喝酒吗?今夜全当新郎了。你小子……”

梁纲已经被掺进后院休息了,所以陈虎也就不用顾忌什么了,放开了来说。反正他说的事儿堂上的一众头领也都知道,而到了明天想必也会立马传进梁纲的耳朵里。陈虎并不害怕,最多是被训一顿呗,反正他打的那个注意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yīn谋诡计,只是所有男人都应有的一种‘嗜好’罢了。

詹世爵冲着陈虎笑了笑,缩了下脖子照旧吃喝自己的。不理那sèmí心窍的家伙,他是狗胆包天了,自己却还要‘尽忠职守’呢!

部队破开光化县城之后,梁纲并没有立刻在城中进行大肆搜刮,反倒是还主动部署人马来维持城中的次序。与普通百姓可谓是秋毫无犯,更无**掳掠之事发生。其部现在所有的缴获就只有查抄来的县库库存,而抓起来的知县胡煦等家,则还有待明日的榨取中。

他手中早就有了一份订好了的名单,上面记载的全是光化县城内一些‘早该死’的人物。\\??í群4∴㈥㈠㈧\\所以一进城,除了在县衙抓到的还没来得及逃走的胡煦一家外,梁纲另抓的人物就全是名单上列出的那些人。

这十多家中多是家财万贯的大户,里面的nv眷丫鬟当然不会少,年轻靓丽的很多。

陈虎几个人看的眼都huā了,心里痒痒的直挠不下。可是梁纲军令在前,他不发话谁又敢擅动?yín辱fùnv不要命了?刀口下可认不得你是大队长还是中队长。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陈虎他们也是明白了梁纲的为人的,抢掠fùnv的事情是绝干不出来的,也不会容忍的。所以陈虎心里虽然想的要命,却也只能忍耐着。最后他和另外几个sè鬼合计出了一个点子来,就是从抓到的nv眷中选出一个最漂亮的送进梁纲的房间里去,而稍后的庆功宴上众人再狠灌梁纲一通酒喝,mímí糊糊回到房间的梁纲面对着一个如huā似yù一般美丽的nv子……他能不动心吗?他能不‘兽xìng大发’吗?

这些日子来梁纲一直是‘守身如yù’,陈虎就不信了他不憋得慌,世上哪有不偷腥的猫?

而只要他这边的事情一成,那么今夜里陈虎他们这些人也就可以痛痛快快的爽上一回了。

陈虎把计划逐一向外面透漏,所联系的人除了姬延良、姬仲良兄弟外,剩下的全是中队长以上的人物。

这般为众人谋福利的好事,张世龙等人自然是举手赞同,可事情在詹世爵这里却被打住了。有詹世爵的把关,任凭陈虎几个说的再好,也是无济于事。他就是一个劲的摇头说‘不’。

“害人也不是这个害法吧?”詹世爵心里直吐糟。这事是他能参与的吗?他可是亲卫队的队长啊!亲卫队是干什么用的?队长是一个nv人就能轻易收买的么?那xìng质能和收买一般中队的队长一样吗?

对于要求绝对忠诚的亲卫队来说,sī自把人送进梁纲的房间内,这是犯大忌的。只要是犯这样的事情,詹世爵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自己的前途绝对是完了。

对着打死不吭声的詹世爵,陈虎等人只能无奈放弃,看着嘴边的féiròu不能吃,这个痛苦真是让人难受!

“走,到莳huā馆痛快去。”陈虎想了那么久的美事,yù火燃烧那是旺盛的很,现在美梦成空了,可心里却又是憋不住,当即是振臂一呼,招呼众人道:“弟兄们谁要跟我去?”

莳huā馆,光化县城内最大档次最高的一所妓院。既然嘴边的美娇娘吃不到,那就只好找外面的姑娘来泻火了。

陈虎一声高呼,当即就引得了大堂内几乎全部的人热烈响应。是以这一晚上,除了詹世爵和负责警戒、守夜的张世虎、齐七、姬延良、姬仲良兄弟外,余下的所有人全都去了莳huā馆玩乐。

………

清晨,梁纲早早的起了chuáng。山里面几个月如一日的晨跑训练,生物钟在他的脑子里已然定了下了闹钟,每天清早在这个时辰他就会醒来。而昨晚的那些醉意,一夜睡眠后也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头一点都不感觉的晕眩,更无疼痛感。

“呵呵,这么说那群家伙是全都去莳huā馆了?”梁纲赞许的看了詹世爵一眼,他做的很对,亲卫队就该这样。

“是的,除了张中队、齐中队和姬家兄弟外,剩下的中队长以上级别人物是全去了,一些分队长也跟着去了。”詹世爵恭声答道,心里有着那么一丝的羡慕,莳huā馆谁不想去?美娇娘谁不想抱?事实上他也tǐng想跟着去的,可实在是走不开身不是?

“那现在应该还没起chuáng的吧?”肯定是一夜辛勤耕耘,现在多半是还赖在chuáng上。梁纲心中说不气是不可能的,陈虎的那个‘注意’实在是太犯忌讳了。不过他更清楚,陈虎之所以敢这样做,敢这样想,并付之于施行,那不是因为他有什么坏心,恰恰相反的是,这正是因为他没有什么坏心所以才会如此的‘胆大包天’。主要原因是一个心态问题。

现在的这支队伍,虽然在作战训练和军规军纪上并不比一些jīng锐部队来的差,可是在心理上他们还是把自己当做土匪来看待的。是土匪而更甚于军队。

詹世爵的亲卫队在陈虎等人看来,不是什么统军之将需要绝对掌控和忠诚的队伍,而只是土匪头子掌握的一支直属班底,用来攻坚克难或是弹压、威慑手下的力量,连那个预备队他们也是如此理解的。

这都是原先土匪绺子遗传下的惯xìng思想。所以陈虎才会想到用一个nv人来买通詹世爵,他并不知道这样做的另一种隐身含义是什么,不知道这样做是犯的何等忌讳……

“去告诉他们,过夜费一律付清了,少一个子都不行。人家做皮ròu生意,也不容易不是……”梁纲轻轻的一笑,是打广告吧,只要传开了想必立刻就能安定下城中百姓的民心。

“还真是任重而道远……”什么时候才能让他们自觉意识到自己是军人而不是土匪呢?梁纲意想中……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