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三十一章 龙王集之战

一百三十一章 龙王集之战

如若从天上掉下的馅饼一般,眼前的小两千人马直接把梁纲给‘砸晕’了。

“这麻子也太给力了!竟然拉过来了这么多人。”毫无准备的,自己手下的人马竟然已经突破了三千人大关……没办法再保持淡定的梁纲立刻投入进了部众的新一轮整编之中。

……

光化县城东南。

龙王集本只是光化县内一个不甚起眼的小镇,平日里默默无闻,但在现在却是吸引着了整个湖北的目光。

几日前光化县被破的消息就已经传开,之前的守将钟振宇(逃了出来)被打进了襄阳府大牢,而他的上司彭之年也被停职待罪,只等着北京兵部那边的回复便议罪论处。荆州将军成德为剿灭梁纲选择了直接chā手,遣出副都统阿尔哈图引领荆州八旗驻军马战兵五百人,连同督抚提标兵各一部,合计两千人火速增援襄阳。

那阿尔哈图引兵赶到襄阳城之后,立刻集中起了襄阳协残余部众,当日晚上就整军挥师杀向了光化。

而这龙王集不出意外的话,那就是两军注定的对垒之地。

…………

“报……大当家的,右侧的陷马坑都已挖齐,现在就剩陷阱还未布置完成。”

梁纲这时正站在一辆堆满了土石的推车上,指挥周边的人马加垒防线,闻言眉头不由得一舒,右边的速度进行的还是蛮快的。“去告诉张龙,日落前把一切都给我布置好。”

“是,将军。”

“快点,都给我快点。白天干好,晚上就不用忙了。”看探马离去,梁纲大手一扬,继续大吼叫道。

非是因为光化城防已经破烂不堪,梁纲才不会领着人打野战呢。即便因为西天大乘教的情报,他能抢先占据先手。

到了第二天中午,双方六千多人在龙王集,这个小镇外的田野中遥相对峙了起来。

午时饭后,清军进兵。

距离不断拉近中……

“轰轰轰……轰轰轰……”,梁纲已经能清楚的听到那阵阵的轰鸣声了,战马奔驰的声音确实是震撼人心。

“着令全军,备战。**?三藏小说免费提供本书TXT电子书下载?**”不远处,股股尘烟升腾,透过那dàng起的尘土,四五百骑清兵矫健的身影清晰可见。

“是,大当家的。”

阿尔哈图策马奔驰在队伍中间,他的身前身后有近五百骑骑兵在紧紧追随,这一支战力可是掏空了荆州、武昌两地所有的马兵才组建起来的。

“啊……啊……”一连串的惨叫声突然从前军传出。阿尔哈图不由得一惊,忙大叫向前问道:“前军出了何事?”

问话见又听得几声惨叫传来。

“大人,匪军在前面挖有陷阱和陷马坑,郑守备和几个弟兄都载在里面了。”一名清军军官打马奔到阿尔哈图面前,抱拳禀报道。

战马奔驰速度不减,片刻的时间阿尔哈图就奔到了出事地点,就见本应在先头引军前行的督标左营守备郑可囿正一身灰土的跪在地上爱怜的安抚着一匹断了tuǐ的战马。阿尔哈图认得出,这匹躺在地上的战马正是郑可囿的坐骑,早前见时甚是奇骏。

把目光转向前面,就见平坦的地表上多出了两个大坑和十多个细碗口大小的小dòng,其中几个小dòng中还留有血淋淋的马tuǐ。

“该死的王八蛋。”阿尔哈图指着远处的梁纲部所在破口大骂一声。

“传令,马队后撤,绕左右两边探行,步兵方向不变……”阿尔哈图没有迟疑,立刻传出了命令。本来他是想先引着四五百骑跑动一下,震慑一下对面的梁纲部众,然后待到步兵的大队人马赶到,再一起进攻……

但现在看,只能改变主意了。短máo昨天下午就带人赶到了这里,一天的时间了,鬼知道他在这片土地上挖了多少坑dòng……

阿尔哈图始终记得自己此行来的任务是什么,是为剿灭短máo逆匪,而不是来收复一座空城的。所以,面对着被梁纲放弃的光化城,他只派出了一支二三百人的小部队前去接受,而所部主力则保持着西北方向不变,一头直撞龙王集来。

三千人正规军,一千左右随行的乡勇,气势汹汹而来的阿尔哈图实力上确实要超出梁纲部甚多,尤其是他麾下还有四五百骑兵。

如果是阿尔哈图没有这群骑兵在手,即便是没有炮队梁纲也有信心与之野战一场,不说能一战就大败清兵,但自保是无虑。

可是四五百骑兵的出现却把这一希望彻底泯灭了。以眼下梁纲所部的所表现出的素质素养,白刃战上根本就抵挡不住骑兵群的冲锋,即便是他手中也握着一支百多人的骑队。

这支骑队是梁纲在攻下光化县城之后再度组建起来的,所有人员如先前一样都是在三千多人中jīng挑细选出来的骑术上佳之人。

单就个人素质而言绝不比清军骑兵差,可是两边骑兵在战马上的差距就拉大的太多了,梁纲这里的骑兵马匹多是他从城内大户手中‘买’来的,里面只有七八十匹是乘骑,剩下的三四十匹就全都是驽马。所以与清兵骑兵相比,这差距实在是大了些。但幸好的是他还有炮队可做依靠。

如阿尔哈图在骑兵上的优势一样,梁纲也有他在炮兵上的绝对优势。

先击败阿尔哈图,然后再解决均州。在梁纲整编人马的时候,清军也没闲着,几天时间中不但派出了阿尔哈图这一部,那郧阳镇的文图也开始在均州、房县、保康一线集中兵力……(襄阳府江北四县就像是一个凸角一样凹进了郧阳府的东侧,房县、保康正对应着谷城)

如果梁纲此时避开阿尔哈图不战,而是去攻取防守力量薄弱的均县或是谷城,那么可以预见的是,在他再次大发一笔的同时,文图和阿尔哈图的力量也将把他如夹心饼干一样夹在中间。

到时候,面对着绝对优势的清军他除了再次钻进山中外别无他法,而手中那时即便是有再多的粮食和物资,没时间转运山中也是白搭。

所以,想要争取那么一丝的胜算,梁纲就必须在郧阳镇还未准备齐全的情况下,先行击败阿尔哈图。

然后再回头迎击郧阳镇兵马,只有这样,他的队伍才能有那么一丝的生机!

清军步兵赶到,阿尔哈图眉头一凝,大声下令道:“传我将令,各部近敌一里后,全力冲杀。”已经知道梁纲部炮火猛烈的阿尔哈图不敢排队整齐的进入对方大炮shè程,当下是传令步兵全力冲杀。而他麾下的四五百骑兵在左右绕行同样碰壁之后,此时也集中到了梁纲阵营的后侧……

“杀啊……”震天的呼杀声从清军阵营发出,密集的阵型松散了开来。三千多步兵、乡勇士气正旺,得令后个个都像是脱了缰的野马,又宛若一bō接着一bō的汹涌海làng,蜂拥无畏的拍击向梁纲所部的阵营……

……

“咚……咚咚……咚……”

一颗颗开huā弹炸开,空旷的平原上飞溅起朵朵血huā,四shè的弹片夺去了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

“装弹……快装弹……”柳严辰大声的吼叫道。一条条青筋在他紧握着的双拳上鼓起,脸皮涨的通红,脖子上根根粗涨的血管更是清晰可见。“点火,点火,放——快放——”

“轰轰轰……”炮声响后,不多时“轰轰轰……”又是炮声响亮,再接着“轰轰轰……”还是炮声……

臼炮的最大shè速,在清兵进入shè程之后,到与最前沿的第一大队进行接战厮杀,八mén臼炮一共是shè发了三轮,完整的装填算是两次。如此迅捷的击发,对于加农炮和榴弹炮而言完全是可望而不可及。

后阵——

纵马‘趟坑’,在报废了五六十匹战马后,清军的骑兵终于可以进行冲锋了。

“杀……杀……给我杀”,郑可囿举着一杆长枪在手,跃马前指,“全军突击,冲锋……”

“轰轰轰……轰轰轰……”马蹄奔腾,雷霆一般的响声再次传来,如若滚滚夏雷,倾轧而来。

“弟兄们,举枪……给我杀……”九环钢刀被他反手chā在身前的推车上,梁纲手提一杆铁枪,紧攥在手中,目视前方奔驰而来的清军骑兵怒声吼道。

战争的血腥在这一刻渲染。

不足半里长的后方防线,瞬时间响起了一片厮杀声。

血ròu与刀枪利剑的碰撞!

“杀”,口中大吼一声,梁纲举枪向前一刺。

一名清军骑兵刚冲进来,一提马缰,坐下战马飞跃而起,眼看着就要跃过推车。

一杆长枪从前面猛的探刺出来,从马腹下斜着chā上,不费力气的穿透了厚重的马身。锋锐的枪头直接刺穿了那清兵的腰腹。“啊……”,将全身的力道汇集一处,梁纲跨前一步,肩头正撞上战马无力下压的身躯,向它来的方向一顶……

长枪顺势一送,倒飞出去的马尸立刻砸到了一个紧跟上来的清军骑兵。

如此惊人之举,梁纲却丝毫感觉不到用力太过,收回长枪后手下无一丝停顿,横着一扫,再次扫罗了一人。“弟兄们,随我杀啊!”长枪挥刺间,梁纲已然站到了最前列。

将为兵胆,梁纲的这般作为极能振奋他手下部众的人心,一时间因为清军骑兵的猛烈冲击而有些摇摇yù坠的后阵防线竟然支撑了下来。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