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三十八章 均州城下

一百三十八章 均州城下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小尖山下得手后,梁纲并没有立刻领兵回撤。^^网^e^看?免费?提供?^^

派人前往山中留守处和石mén山两地报讯的同时,他让麻子引部众护送伤员并押着那被俘的一千多的绿营兵进了大山,自己则率领余下的一千七百主力高举着大旗摇摇西进,兵锋直指均州。

均州,即是后世的丹江口市,地处汉江中上游、鄂豫两省jiāo界处,东临湖北重镇襄阳,西连军事重镇郧阳,南接千里房县,北jiāo豫西要地南阳,大名鼎鼎的武当山也是坐落于此州境内。

(千里房县——房县古称“房陵”,以“千里、山林四塞、其固高陵、如有房屋”得名。)

这是个十分重要的所在,是联系襄阳府和郧阳府之间的枢纽,无论是对于郧阳镇还是对于襄阳府来说,它都具有特殊的意义。

要知道郧阳府的绿营驻军可是达一镇之多的,如此多的兵力对地方民生来说无疑是个极大地负担,本就不甚富裕的郧阳府根本就无力供应一镇绿营近万兵卒的消耗,尤其是在动luàn产生的时候。

在这种情况下,富裕的襄阳府就成了郧阳镇的最佳补给地。而事实也是如此,自建镇以来,郧阳镇的钱粮多是在襄阳府直接拨调的。

而作为襄阳府最西端城镇的均州,这里隐隐就是一个战略物资储备处。每月都有大批的钱粮物资从襄阳城运抵这里,然后再从这里转运郧阳。而从郧阳镇开出东来的士兵,如这次文图的三千兵卒和上次的一千兵马,也都要在均州做上一番‘补给’之后再上路行军……

郧阳镇位于川陕楚豫四省的jiāo界处,周边全是绵绵大山,自古来就是匪患严重,尤其是在康熙年间,那时满清的天下还未坐稳,用兵更是频繁。\\??í群1∴①⑺㈢\\那个时候作为补给地,均州不但设立了参将署、守备署、布政分司署、按察分司署、中司署等重要衙mén,还设置了广积仓大使署、均州水师营署、界山马场署和军器局、火yào局、军械库等部mén,各大小校场以及演武厅也是一应俱全。

只是现在天下承平已久(内地),均州营的规模早已经从参将级别调低到了千总级别,水师营、马场、演武厅等更是已经废除已久,但广积仓、军器局、火yào局、军械库等设施却是还在……

均州广积仓的粮食倒还罢了,可军器局、火yào局和军械库里的东西(人)却是梁纲所极力渴求的。现在是好不容易等到了均州空虚,郧阳镇也无力立刻遣派兵马前来支援的机会,梁纲岂会放过?

…………

“轰……轰……”

“轰……轰……轰……”

均州城大东mén。

“莎莎……”又是一阵土灰落下。

窝躺在城mén内不远的城隍庙里的陈生龙动都没动。待听到几声“呸呸”的声音后这才睁开眼来。宽大的斗笠完整的罩着了他的头脸,上面不时震落的尘土根本就落不到他的脸上。瞄了一眼见外面没什么变化,陈生龙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再次把身子缩成了一团。

从昨个傍晚短máo匪军到后,这炮声就没见停过,负责防守大东mén的陈生龙现在已经适应了这隆隆不断的炮声。

话说均州营也是有大炮的,城内的火yào局、军器局也不是说笑的,可是悲剧的是大东mén上的四mén火炮只是开了一轮就被短máo的火炮给轰没了,而且短máo的那种能爆炸的炮弹还引燃了城头上的火yào,一连串的爆炸之后整个大东mén就像是被谁啃了一口似的,残残破破……

臼炮的shè程比不得城头上的清军火炮,可是铁弹与开huā弹的威力也是不能比的,而且shè速上臼炮是绝对远超清军火炮的。

那城头上的四mén大炮只开了一下,四颗对准臼炮炮队轰击的炮弹一发都没有命中,而八mén臼炮则直接被抬着bī近了城头一百五十米处,两轮下去,城头上就炸开了锅。

原本亲自督战大东mén的均州营千总庞志远在炮战结束的那一刻就粉身碎骨了,知州更是直接跑回了城内衙mén,而接替庞志远督战的把总乔贵也能没能支撑多久,被一颗开huā弹直接送回了地府。

庞志远死了,乔贵也死了,城内就只剩下了陈生龙的职位最高,不得已之下他也只能领着千余由清兵、衙役、乡勇、百姓丁壮等众多人等组成的队伍,蹲守大东mén了。

均州城墙,为洪武五年(1372年)守御副千户李chūn修筑的。清代明之后又进行了一次修葺,全城周围八里有余,城高三丈,宽一丈三尺。城前护城河深三丈,宽六丈。城mén六座,为大东mén、小东mén、北mén、南mén、西mén和上水mén。

梁纲的兵力不多,不可能把六座城mén都围起来,所以就只盯着大东mén努力了,而在余下的小东mén、北mén、南mén、西mén则只是放有小股部队虚张声势,上水mén更是索xìng就空着。

炮弹一刻不停的落下,八mén臼炮分为两组,轮换着打。所以不用担心炮管过热。

第一夜里,双方是都没有合眼。梁纲部全力的刨土填堵大东mén外的护城河,而陈生龙也是死命带着手下用土石沙袋堵死了各座城mén。

第二天天亮,陈生龙现在虽然累的要死,可是轰轰的炮响时刻回响在他的耳边,搅的他就是想睡都睡不着。

大东mén内一连片建筑中最坚固的就是这座城隍庙了。建成的时间是有些年头了,可是以青石大料为主的城隍庙还是非常坚稳的,躲在这里面即便是被炮弹命中也不会有事的。

这样的好位子自然非陈生龙莫属,在安排了小股人手留守城墙盯梢后他就带着自己的亲兵躲进了城隍庙。均州营当初也是有六七百人马的,可是在彭之年与梁纲的连番厮杀中,生生的消耗进去了半数多的人手,以至于现今还剩下的就只有不到三百人了。

昨日傍晚的炮战,落败的结果让城内的士气大丧,特别是直面大东mén顶缸的陈生龙部众。一些本来向着清廷,是自愿出来协助守城的百姓丁壮这时候也已经后悔了,不少人还偷偷地溜了回去。作为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他们不但要在炮声隆隆之中背着土袋、石块堵死城mén,还要和清兵、衙役、乡勇等一样资格,去chōu签选拔人手上城墙盯梢,实在超出了心理承受能力!

而且梁纲所部不随意祸害老百姓,不滥杀无辜,不**掳掠,这些早已经从光化、均县、谷城那边传到均州了。(西天大乘教有帮忙)

往那方面想一想,就算是城池破了,倒霉遭殃的也是官府老爷,而不是他们这些贫民百姓。而且说不定,短máo临走的时候,大把大把的粮食还会分发下去……

那光化等地可不都是这样做的,拿不下运不走的物资钱粮,短máo直接就分给当地老百姓……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