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三十九章 再破

一百三十九章 再破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轰轰的炮声搅的陈生龙头都炸了。**

想睡却又睡不着,心里紧张的有些过度,似乎只要一闭眼,就会有无数的‘匪寇’蜂拥杀来……

而且城头盯梢的人因为没有躲避炮火的经验常有被炸死的,就连躲在城墙后面的人手也时不时的被蹦起的石块砸死、砸伤的。而每到有人被炸死、炸伤第一个报知的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打搅的就是陈生龙。

谁让他是大东mén的一号人物呢!

众人都在惶惶不安之中,表面镇定的陈生龙内心中也是惴惴不安。咚咚的心跳声犹如在擂鼓一样。光化是怎么陷落的他可是一清二楚,那是被炸开的……

现在清军对于匪寇城下的活动毫无制止之力,若果短máo故技重施,填平了护城河之后再在城墙下面挖几个dòng那还不是轻而易举事?所以这城池是极其不安全的。

件事就像是悬在头顶的一把利刃,扁扁你还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落下。陈生龙这心里不停地就在打颤……

“轰轰……轰……”蓦然间一连串的巨爆声响起。

陈生龙一个jī灵,猛的从地上跳起,向着庙mén就往外跑。至于脚下是否踩着了那些攀枝纠缠滚卧在一起的亲兵他就顾不上了。

朗朗晴天之下,那堵原本坚固非常的城墙就像一座被海làng摧毁的沙滩城堡,轰轰然的化作了一堆废墟。“山崩石裂……”陈生龙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个念头。

呼啦啦的一群群清兵、衙役、民壮从各处民居中跑了出来,汇聚到了大东mén处,喧繁的吵闹声在片刻间就平息了下来,每个人都被眼前的景象给傻楞、惊呆住了。^^网^e^看?免费?提供?^^

彷徨、惧骇、泄气……等等情绪在这群人的心头升起,“这城还守的住吗?”无数人在心底自问道。

“杀啊……”城外,震天的呼杀声传来。

“逆匪攻城了。逆匪攻城了。”几个声音声嘶力竭的喊道,他们的主人已然完全不能控制自我了,只知道惊慌失措的大叫。

“噗嗤……”陈生龙抢步上前,不等人群中的惊恐感爆发,就连连挥刀而起。

手起刀落,几道亮光闪现,三颗人头就已经跌落地上,殷红的鲜血从无头的脖腔哧溅出来,把他的上半身都染成了一片血红sè。

“回去,回去,再敢有煽起sāoluàn动dàng军心者,杀无赦……都给我杀上去…………”

陈生龙反应极快,立刻用手头能掌控的二百多兵丁控制住了局面。并以一百人作为督战队,余下的一百多清兵则率先冲上废墟……

雪亮的刀枪在身后bī着,七百多衙役、民壮不得不硬着头皮涌上大东mén的废墟上头。

“杀啊……弟兄们跟我杀啊……”陈虎依旧是一马当先的冲杀在前,跑得比立功心切的姬家兄弟都要快。

但是他们的路程到底还是远了些,在他们爬到一半时一些清兵就已经登到了顶端。不少的清兵就地取材,伸tuǐ就把些砖石踹了下去,砖石咣咣朗朗的滚下坡去还带起了少许的碎块。

躲过两块砸向自己的青砖,陈虎猛的上窜了几步,手中的鬼头刀倒卷而上。“铛”的一声格住对面清兵的应头一刀,同时左手握拳立即猛击挥出,正中那清兵腹部。

那清兵一声闷哼,手中腰刀丢下,捂着肚子踉跄而退。陈虎两眼圆睁,正待抢上一步一刀结果敌人。寒光错错,又有三名清兵挥刀向他砍来。

眼中jīng光一闪,陈虎左脚顿下,身体向前一俯,鬼头刀向上斜砍而出,霎那间就连续砍翻两人,待至第三人时,脚下一软却是踏了个空,刀锋虽仍砍到清兵却已无力将其重伤。那清兵稍稍一愣,手中刀立即凶狠的砍下。

身形立即一翻,陈虎背部已经感到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但还好穿了棉衣和皮袄,虽然不能尽数挡住清兵的下斩,却也不重。“死去吧……”竟然差点在yīn沟里翻了船,陈虎心中恼火,手中鬼头刀顺手往前一递,立刻将这清兵小卒穿了个透心凉。

才是眼睛一眨的工夫,不少部众就已经冲上了废墟顶部。

城内的陈生龙看的是心急如焚,“丁大勇,你去指挥弓手,让他们抛shè,抛shè。一定要阻断逆匪的后续之兵。”húnluàn之中陈生龙一把揪出了个外委千总,指着傻愣在一边不知该如何做才好的三四十个弓兵急声命令道。“听明白了吗?”

“是,卑职领命。”那叫丁大勇的外委千总乐的是如此,乖乖的待在后面多安全。可比顶在前面有保障多了!

废墟所在,xìng命所系。陈生龙陆陆续续的将所有人手调至大东mén,那小东mén、南mén、北mén、西mén都是彻底放开了。而梁纲更不会退缩半步,虽然臼炮已经不能再发挥作用了,可是依靠着优势兵力拿下均州城毫无悬念。

陈生龙手中的人力并不少,足足有上千人,可是除了那些绿营兵在干仗时还出一些死力外,那些个衙役和民壮,许多人被刀枪bī着上了废墟之后,面对着冲杀而来的梁纲部众直接将手中兵器一抛,跪地求饶起来……

这般情形下,陈生龙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济于事。大东mén上短兵相接的半个时辰之后,梁纲就已经安安稳稳的高坐在了均州知州衙mén的大堂之上。

“梁大当家的,这次均州城之战出使家丁协助守城的大户人家只有七家……”陈洪手中捧着一个帐薄,看着上面的记载,口中陆续报出了此七家的mén第和住址,然后又报出了十四家理应挨刀的户主。

作为西天大乘教情报系统中的一重要人物,陈洪这些天之所以一直随在梁纲军中,一大原因就是要在这个时候发挥所必要的作用。“恭喜梁大当家的了,跟光化时相比,这协助清廷守城的人家是越来越少了……”之前陈洪还一直不明白,梁纲为什么要跟那些油水丰厚的大户人家客客气气,不下刀子抄个jīng光还留他们做什么。而现在他已经不言自明了。

光化、谷城、均县到现在的均州,江北四县,一座座城池打下来,主动帮官府守城的大户人家是越来越少,梁纲部众攻起城池来,受到的抵抗也是越来越弱。

没有该杀的劣迹,也没有主动协助守城,这样的家户就小敲一笔而无伤他们xìng命、根基……此样做法,实在是很能瓦解城内的军民‘一心’!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