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四十四章 以人换粮

一百四十四章 以人换粮

冰雪消融,大地chūn回,转眼间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清军已经退下。第二大队虽然最终是退出了石mén山,可阿尔哈图部也无力再深入进攻,梁朝桂部则更是在石mén山之战结束前就已经chōu兵转回到了平地。

寒冬季节,因梁纲出山而引起的这一场大绞杀,至此算是落下了帷幕。不过这道帷幕并不是意味着一切的结束,相反,对于双方而言,它仅仅是一个新的开始。

清军在石mén山建立了大营,由阿尔哈图坐镇,其部下初时是只有原先剩余的不足两千残部,可在武昌方面的援军赶到之后,总兵力迅速增至了四千人。

梁朝桂的三营提标也悉数出动,几千jīng锐屯驻于均县;文图带罪立功也重新引了郧阳镇两千兵丁加之前的数百残部进入了乌头山,从西面楔进了江北群山之中;再加之宜昌镇曾攀桂开来的的四千绿营……

一万三千多兵力将梁纲结结实实的围在了大山中间,从四面八方而来合拢的那个是叫严实。

梁朝桂提督一切。老家伙知道山地战中梁纲方面火器犀利,强攻硬打清军吃亏太重,所以就一改之前直接剿灭的方针,变剿为困,打算将梁纲困死在山中。

毕竟梁纲手下有几千人马,日积月累的消耗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他山中的粮草就算是再多,又能支撑多久?

而只要是没了粮草,再多的人马又有何惧?火器再犀利也当不了吃喝,梁纲那时不想手下分崩离析就只能领兵向外,届时双方的攻守之位就来了个颠倒……

梁朝桂打的是什么算盘,不要说是梁纲,就是陈虎他们也个个看得清楚,但是形势bī人,队伍的情况不允许他们此时就立马展开反击。~~

/->?~~

兵力不够,物资也不够……

伤员的恢复需要时间,大量铜铁金属变成火炮也需要时间,新运进山来的硝石、硫磺变成火yào同样需要时间……还有开huā弹、手雷、chuáng弩以及火箭……

连番的大战可是让山内的积蓄几乎扫dàng一空的,不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梁纲哪有资本去和清军干仗?

兼之山内的两千来俘虏,这些人也需要处理,在打仗之前。人数太多了点,总不能带着如此多的俘虏干仗吧?

一个月的时间,在以上各方面都在紧张进行的时候,两千多俘虏也被移到了大山之内的一个险要之地,比现在的这个基地更深处的地方修建起了一座有着相当规模的山寨……

“大当家的,就这么放了他们……合适吗?”陈虎一脸的纠结。

作为人的本xìng,一方面他干不出屠杀两千多战俘的事情来;可是另一方面,这俘虏全是清兵绿营出身,出山之后只要再拿起刀枪来立马就能重新成为自己的敌人,放出去不就等于是资敌么?而且他们这些人在山中待了这么长的日子,对前后两座山寨的情况都很是了解……

“大当家的,放出去了后患太大。”与陈虎的纠结一样,张世龙也是如此,甚至连梁纲还有堂上余下的一众头领都是如此的心情。

他们毕竟都不是军人出身,虽然跟了梁纲之后打了这么多的仗,可一次屠杀两千人,这样的血腥还没谁敢沾染。

“唉,这要都是八旗兵该多好?”梁纲心中暗叹,那样的话他也就不用太纠结了。

“大当家的,依我看,倒不如这样……”王邵谊是绝对不赞同安安稳稳的放人的,这队伍的前途可是关乎到他自己的身家xìng命。可是屠杀的话他也同样张不开口,早料到有这么一天的他这些天里就一直在心中盘算着怎样才能料理好这件事。现在倒还真让他想出了一个招来。

“以人换粮,这倒是个好主意。”梁纲听了眼睛立刻一亮,不用王邵谊接着说,他就已经能猜到这一招的真正用意。

“他们回应下么?梁朝桂现在最盼的就是咱们山中没粮食,怎么可能还拿粮来换人?”一众头领全都摇头,这一招根本就是无妄之谈。每个俘虏换两石小麦,两千俘虏那就是四千石的粮食,还有那些个军官,按品节来算身价更高。这么多的粮食山里面这些人马省着点吃,都能支撑**个月了。疯了梁朝桂才会来换。

山外一万多人马**个月的开支用度,那要多少银子?

“就是让他们不换。他们不换,那俘虏的心理才会生出怨恨。”梁纲轻声一笑道,这才是王邵谊这一招的真正用心。

只要把这事情一抖出,那两千多俘虏肯定会对梁朝桂也就是对满清朝廷心生不满,怨恨之心生出下,他们就是出了山再被招进军中那也绝不会再在作战时出死力了。这些天里梁纲可没有虐待他们,绝对是人xìng化管理,只要不闹事,生活水准比那些地里刨食的贫下中农可好多了。单看俘虏中的死亡人数就知道,从去年开始到现在,连同一切意外死亡的都算上,减员还不到三十人。

“以人换粮……呵呵……”梁纲笑出声来,换做他是梁朝桂他也不会换的。即便是梁朝桂识破了自己这边的用心,他也只能这么的去‘上当’。

要真是舍得换了,只要粮食没问题,那放出去两千来清兵俘虏又如何?

手中有粮心中就不怕。反正梁纲现在是虱子多了不怕咬,那外面都布置了一万三四千人马了,再多上两千又如何?

他就是再多上两万,只有自己手中有货,也不用去怕清兵的围攻。

……

两日后,一封书信被摆在了梁朝桂的案头。

梁纲并没有放回一个俘虏去,也没有让自己的手下去清军营寨投书,他信不过清兵,要是一个倒霉,就白丢了一条xìng命了。而是在夜晚时分直接用箭shè到石mén山清军营寨前的。

哈尔哈图拆开了看了之后,不敢怠慢立刻转到了均县梁朝桂处。

纠结了,看了后梁朝桂也纠结了。梁纲这里面搞的是什么名堂他一眼扫下去就看的一清二楚,可是单看清楚有个屁用,明知道前面是套子你照样要伸脚去踩……

这人生郁闷之事,莫过于如此。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