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四十五章 胡齐仑

一百四十五章 胡齐仑(求收藏)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梁朝桂把消息报给湖广总督毕沅以及荆州将军成德,信息往来路上làng费了几日时间,除此之外就是毫无动静。~~??én山十多里远的某处山谷中,豁然多出了两千多伤兵来。

这两千多伤兵当然就是山中原先的那两千多俘虏,梁纲在挑起他们心中的怨恨之后,就立刻着手释放了他们。但是安安稳稳的放了去显然还是不可能,最后决定就是在他们的大tuǐ上每人割下那么一刀子,轻重与否会不会残废都说不清,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死不了。

除此外就是在他们的脑mén上也横着划了一刀,这一刀下刀很轻,不是为了杀人而只是为了在脑mén醒目处给他们留下一个记号。并且梁纲对他们说了,下次对战时,战场上若是碰上了他们,敢来抵抗的,俘虏之后一律就地处死,而要是弃兵投降或是转身就走的,那就不予伤害。

事先留了几个好胳膊好tuǐ的人去石mén山报信,余下的两千多人无分官兵就全是一般的处置。

这批人也是听话,梁纲之前的施行的‘人xìng化管理’显然颇得这批俘虏的人心,所以听了处置后果之后也就没人再嘲舌了。安安静静的进了那山谷,然后是一队接着一队的放血……

山寨中的人马,一应家属nv眷和工匠、物资都已经再向后寨转移,第二大队、齐七中队(编制重新恢复)和炮队一部也会随之移驻到到那里,梁纲前寨统属的人马此次行动出动了整整一千人,第一大队和麻子中队、梁纲亲卫队以及炮队、预备队各一部,除了是保证放血行动无差错外,为的就是准备在趁阿尔哈图部负担伤兵的时候,狠敲他一下。\\.?首发\\

但是阿尔哈图显然有防备着这一手,放出众多哨兵的同时,他宁愿两千伤兵哀嚎不已,也只是一小bō一小bō的出动人手前去‘搬运’。

梁纲最终是没寻到重重一击的机会,只能在最后明摆军马敲打了清军一下,旋即撤退。

不过他也不是全无收获,阿尔哈图的这般表现无疑会让那些俘虏心中的怨恨更加的深重。

因俘虏问题而引起的bō澜就此平静了下来,双方局面再次恢复了大致上的平静。清军是完全守而不攻,梁纲屡屡发动偷袭却也只能是小打小闹,根本就不能伤及任何一面清军的元气。

时光就在这样的对峙中一点点流过,转眼间夏天已至。

——————————————

襄阳道台府。

“如此就拜托伯父了……”

“哈哈,小事一桩,贤侄安心在客栈等候便是,用不了几天……包你那儿美人投怀……哈哈……”

“若果真事成,必念伯父大恩……”

坐在胡齐仑下手,与之热络jiāo谈着的青年年岁并不是很大,也就是二十左右,衣着富贵,长相也有几分清秀之气。

这样的一个贵公子本来是很能赚取印象分的,但是这张脸长在他的身上,上好的样貌却不能给人留下一丝的好印象。

尤其是在他开口说话的时候,神sè高傲,举手投足间充斥着轻佻和随意。这些可能是与他自幼的生长环境有关,但是再怎么优越的生长环境你也要分辨一下面对的是谁吧?他现在对面坐着的可是一位从三品的大员,但是依旧没太多的稳重,口中是亲热的叫着伯父伯父,神情里却不见一点敬意。

“小辈儿,不与你一般见识。”胡齐仑心中早就有了怒意,非是这青年的父辈给力,他早就端茶送客了。

以两家的家世,这青年本是可以真正的同胡齐仑攀上jiāo情的,叙个长幼尊卑,不就有了那一份情面么,虽然之前两家并无什么jiāo集。可是官面上的事情,看中的不就是一个‘官’么?

但是现在好了,胡齐仑最初时的一腔热忱完全被这青年搅的丢在了九霄云外,事情已经变成了一件披着‘伯侄’外皮的赤luǒluǒjiāo易……

这天傍晚,胡齐仑招来了襄阳知府施南林。

胡齐仑神sè略有些忧虑地对施南林说道:“府库的银子已用得差不多了,朝廷的饷银又一时不能来到,倘若这银子接应不,军心涣散……可该如何是好?”

施南林‘闻弦歌而知雅意’,胡齐仑这么一说,他立刻就明白是什么一种意思,当即做沉yín状,半晌后才说:“大人所虑的是,下官这几日也正在为此事感到担忧,思来想去,别无法子,只能是向城内的富商名绅再次筹钱,以救这燃眉之急。”

有道是‘狗改不了吃屎’,胡齐仑这家伙无论是走到哪儿他都忘不了一个‘钱’字!

开chūn的时候他就已经募过一次捐,现在似乎又……

“鄙人来襄阳日短,民情不熟,不知哪几户商绅有钱,又能募出多少来?”胡齐仑似乎已经忘记了,两个多月前同样的话他已经对着施南林说过一次了。

上官忘了,施南林自然也跟着忘了。

“襄阳首富,当推严继宗。其父严俞阙曾任过凤翔知府,又曾在两淮都转盐运使司做过事,为官不太廉洁,家中积蓄有好几十万两。凭着这份财力,严继宗创办了德诚钱庄,是当之无愧的襄阳首富,名下单是钱庄一项,每年获利都有四五万两之多。”

“另外是朱光倜,他手上的瑞和绸缎铺在襄阳地面绸缎生意上是独占鳌头…………”

就像是第一次时一样,施南林口中陆陆续续道出了十多户名号。

两天后。襄阳城中风似的流传着一道传言。

说城内首富,德诚钱庄大老板严继宗受道台大人胡齐仑所托,暂筹军饷五万两;

瑞和铺大东家朱光倜也受胡齐仑胡大人所托,同样暂筹军饷五万两……

这下手也太狠了,刀子都切刀心肝了。一时间襄阳城中所有的富户无不是‘静若寒蝉’,提起来胡齐仑的大名全都是如谈猛虎闻之而sè变。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