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四十六章 出手

一百四十六章 出手

襄阳西城,李府。\\ 提供本章节最新\\

“五万两银子,严继宗、朱光倜这下可是大出血了……”李元清眉宇间隐隐有着那么一丝忧愁,以那胡齐仑的秉xìng又岂会只sāo扰严朱两家?自己这次怕也是也要出出血了!心中感慨着,脑子里却不由自主的想到两个多月前的那一幕,胡齐仑的那副贪婪嘴脸生生是惹人厌恶。

“姓胡的下手也太狠了点,那么多的银子都能捐出一个实缺的知府了。”李永昌鄙夷说道,对胡齐仑的那副贪婪恶相他同样是发自内心的瞧不起。

清朝自康熙年间开始,捐官之事就一直未断,到了眼下时节因为有了和珅这样一个饕餮吞金兽那就更是盛行无比。天下间但凡是有钱的,不管有无势力都会捐个官来当当,一些人不求是能真正的赴任,只是为了不见官低一头而已。

以李家的家业,李元清自己捐一个官来自然是不成问题,但是因为mén第原因,诗书传家的李氏宗族一项是鄙视‘银科铜进士’的,所以李元清即是手中有钱也从没有去打过拿个主意。

但是不打那个注意,并不意味着他不清楚里面的道道。几十年的耳濡目染下,还有什么是李元清不知道的?

京官里面:郎中五品,银一万两;主事六品,银五千两;

地方官里面:道员四品,银一万六千四百两;知府四品,银一万三千五百两;同知五品官,银七千两;知县七品官,银四千六百两,县丞八品,银一千两。*\\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

再往上面只要肯出钱,二品的顶戴也能套到头上,但是从三品以上的捐官都是虚的,朝廷是不可能让捐纳之人坐到如此高位的,所以想要补实缺,那条线就是划在了四品上。

一万三千五百两的死钱,再加上一路打点,四品顶戴套到头上就是一万五千两银子以上,而想要补到实缺,没有个三万两银子打底,那是想都不要想。

李永昌也是明白了这一点,所以才说胡齐仑这一刀下的太狠。

此时的李府mén庭前。

就在这父子俩谈天的时候,一队衙役赶到mén前,为首的捕头对李府mén房说道:“相烦转告李老爷,就说道台大人有信给他。”

一听是道台的书信mén房哪里敢怠慢,忙把来人让进府内,一边又火速让一小子立即送信去后院,递于李元清。

堂前献茶,后院的李元清接到信后心中立刻一跳,也忙拆开信封,粗粗的一看,惊得当即是半晌回不过气来。

“近来军情危急,剿匪耗资日重,我襄阳全体官绅士民当为朝廷敬心,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李家素为城中富户,随州宗mén,世受国恩,当此困艰之际,应为官民之榜样。特请李家在三日内筹办白银五万两,米面一万石,以供军需……”

mén子见李元清呆坐不做声,nòng得丈二金刚mō不着头。站在一旁的李永昌也感觉不对,轻声提醒说:“爹,外面等着回话哩!”

李元清这才仿佛是惊醒过来,一拉李永昌的手说:“你去告诉他们,就说我不在家,让他们先回去。”

李永昌见父亲脸sè难看,心中也猜到了一些,胡齐仑的那封信……当下走去了厅堂,封了十两银子给那捕头,待来人走后,立刻折回了后院。而这时李元清已经让贴身长随李庚明带着胡齐仑的这封信,骑一匹快马,出城火速向郧阳奔去。

“五万两银子,一万石米面?”李永昌听了后不禁一声惊呼起来,“胡齐仑他疯了?胃口这么大就不怕被噎死?”脸sè已经变得与李元清的一般无二,铁青铁青的。

“我已经让庚明去郧阳通知你叔父,看他能不能使上一些劲。”随州的宗族对自己家已经不管不问了,这官面上李元清唯一能指望的就只有陈诗了。他要是也不管什么用,那李家就真的危险了。

李元清脸sè铁青,虽然一部分是有胡齐仑狮子大开口的原因在,可更多的则是因为胡齐仑这件事情背后所透漏出来的信息……

太危险了!李家虽然富足,但在襄阳城也只能排在十名开外,前十都进不去。这般的情况下,胡齐仑怎会对李家下刀比对严继宗、朱光倜还要狠?里面必然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李元清猜不透是什么,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胡齐仑对自己家已经心怀叵测。

对方是一道道台,从三品的大员,在对方的地盘上,自己又失去了宗族的庇护……

难道要动用那个?

李元清一时难以决断。他是真的不想同那边有过多的牵连,可是现在……形势bī人,真到了那个份上也由不得自己了。

“永昌,事情若不妙,你就用那飞鱼木符……”

……

郧阳府,郧阳书院内。

“胡齐仑真是岂有此理!”平时温文尔雅的陈诗咆哮起来声音也一样洪亮,这一声吼,震的内室的他夫人都吓了一跳。陈周氏急忙从内室走出,书房内习文的李永成也放下了书本走了过来。

“小的见过夫人。”李庚明向着陈周氏问了声好,然后李永成行了一礼,“二公子。”

“老爷,什么事情惹得你这样大怒?”成婚二十多年,除了在京的那几年外,陈周氏还真没见过陈诗这般大怒过。

“胡齐仑贪得无厌,竟然打着朝廷名号向大哥索要五万两白银和一万石米面……”陈诗气的拿着信纸的手都在颤抖,“实在是欺人太甚。”

这么多?陈周氏也不禁呆然,俩家关系密切,她这心里也一阵发愁起来,喃喃地说:“这可如何是好?”

“胡齐仑这是欺大哥没了宗族庇护,以为是软柿子好拿捏来的,我却是不依他。打着朝廷名号却行勒索恶事,好不肮脏。”陈诗越想越气,把手中书信一扔,高声向外喊道:“备马!我要即刻就去襄阳。”

“永成,你也与我同行!”反正他留在书院也是看不进书,倒不如直接带上也省的他耐不住xìng子自己一个人再跑去!陈诗向着边上一脸怒火的李永成招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