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四十九章 杯具龙套

一百四十九章 杯具龙套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袁胤平死了,钦差御史死了……

一bō掀起千层làng,整个湖北都陷入了一片震惊之中。**

均县,梁朝桂大营。

“胡说,一派胡言一派胡言……啪……”一掌狠狠地击拍在了案面上,梁朝桂满脸的铁青,横眉怒目大声向着堂下信报呵斥道:“逆匪逆首明明是被我大军围在山中不得动弹,如何还能外出樊城劫杀钦差?”

“这显然是有人故意装扮成他的模样来hún淆视听。”梁朝桂一副怒发冲冠的样子。

这袁宝森老爹的死,根据存活下的跟班亲随以及随行差役的话说,那是真真切切的死在了短máo反贼梁纲刀中。

那天上午,樊城知县在樊城新野两县jiāo界处迎来了袁胤平一行,然后一行三四十人就往城里赶往,走到双沟的时候,路边两旁突然冒出了二十多人来,那为首之人虽然méng着面还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可是一头的短发和手中持的一柄九环大刀却骗不了人,确确实实就是短máo无疑。

而且这些人手中还有短máo的那种手雷,随行的差役根本就不是这群人的对手,只是几颗手雷爆炸,然后人家一冲他们就全散了。

而袁胤平本人在húnluàn起后还来不及逃走就被短máo赶到了眼前,然后是一刀挥下……

“你什么时候听说过短máo做事遮脸méng面过?这显然是有人在故意装扮。你回去告诉胡齐仑,让他自己好自为之,别成天想着推卸责任,把屎盆子往别人身上扣……”

打死梁朝桂也不会承认作案的人就是梁纲,那样的话他的责任可就大了。

而且这件事情中又有这么那么多的蹊跷处。^^网^e^看?免费?提供?^^

武器、装扮什么的都与山内匪寇相同,但这并不能表示什么。

襄阳府附近也不是没有道观,从里面随便找一个人来都能扮成梁纲的模样(发型),而且这里的道士会武艺的也不少,毕竟武当山就在不远处。

手雷更是可笑,连现在清军自身都已经装备上了相当的数量,民间百姓只要能做出火yào来,他们自己都能捣腾出这个来。九环钢刀就更不用说了。

这几点若是说是证据,那完全是站不住脚的,而且反是有股yù掩mí障的味道。

遮脸méng面这本就与梁纲往日的行事作风不同……

报信的差役被梁朝桂骂的狗血喷头而出,可在他离去之后怒发冲冠的梁朝桂反而是泄气了。

堂上没有外人,只有中军副将何守超一个,这人自然是梁朝桂的心腹,所以梁朝桂有什么话也不会瞒他了。“你说,这事是不是真是短máo干的?”

与梁纲打了如此多的jiāo道,梁朝桂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对手是何等的难缠,而更诡异的是,他的脑子里似乎装了许许多多别人想不到的法子。比如说手雷,比如说chuáng弩火箭……

虽然刚才他能理直气壮的找出许多的漏dòng把来人骂的狗血喷头,但是在自己的心中梁朝桂是知道的,梁纲还真有溜出去的可能。

江北群山范围太大,清兵虽多却也只能各据要害,而不是天衣无缝般的把人团团包围,所以小股人马溜出去的可能xìng是极大的,而且梁纲有白莲教做盟友,消息灵通……

何守超也知道这一点,想到袁胤平的死在湖北引起的轩然**ō,他又感觉梁朝桂有些杞人忧天,“军mén也太高看他了,一芥匪寇而已,怎能有那个眼光来?”

“不”,梁朝桂慢慢摇头,眉宇间紧紧皱在了一起,“他有这个眼光,看他这些日子来的作为,哪里像是个目光短浅的武夫?只要消息通到,他未必就看不出袁胤平是颗能搅动湖北全局的棋子。”

“不过咱们也就是这么一说罢了,到了外面就要坚决否认,这个屎盆子决不能扣在咱们的头上。”梁朝桂冷冷一笑,“就让胡齐仑自己解决吧!喝了那么多兵血,也该他自己放放血了。”

戎马一生,梁朝桂如何不知道军中饷银物资的耗用,这些天来他虽然没有具体的证据,可还是能感受的出一些地方的不对,胡齐仑这家伙从中至少也搂了三五万两。

…………

襄阳李府。

自从消息传来,李元清就感觉着自己这浑身上下都是轻松舒坦的,不但袁胤平死了,连他儿子袁宝森(前去迎接自己父亲)也跟着做了无头鬼,父子俩一块去了黄泉路。

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胡齐仑身为一道道台,不管如何也是落不到好处吃的。

两个大仇人这一下子就全去了,李元清真是个舒逸。

有了难题能解决,另外还给银子huā,跟着这样的一位主儿,似乎也不错。随州的宗家抛弃了自己,那自己也待活出个人样来给他们看看,尤其是那个二叔母。

袁家,你不是一直都jīng贵着你的娘家么?现在袁胤平翘辨了,你袁家还有什么好指望的?就余下的那两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

相比起对袁宝森的恨,对于自己的那个二叔母,李元清的恨意丝毫不弱。若非是她,自己又如何会走到今天?反正对于安陆整个袁家来说,他都是没有一丝的好印象。

……

齐林府上。

西天大乘教的人正在齐聚一堂,对于梁纲这个盟友,他们实在是太喜爱了。自从他横空出世以来,西天大乘教少了多少的危险?钱财又有多少大把大把的捞进了腰包?

这对他们的最终大计而言是多么有力的帮助啊!

“哈哈,此次袁胤平一死,湖北官场必然会有一番大地震,官老爷们人心惶惶,咱们就可以安心过日子喽!”宋之清脸上溢满了笑容,半年来大把大把金银的收入让他们教中的军资储备得以迅速增长,眼看着到明年开chūn差不多就可以完成预定储备了。而之后再用一年的时间来巩固,等到乾隆老儿退位,辰年辰月辰日(嘉庆元年三月初十)全教兄弟再共举义旗……

“这可都要感谢梁家兄弟,没他这么的折腾,咱们哪会如此顺利?”李全哈哈笑道。这半年来,西天大乘教不仅是钱财上和安全上得到了保障,连传教也顺利了许多。

这兵灾一起,差徭尤多,贪官酷吏,藉此机会“奉一派十,渔利侵féi”是必不可少的。

百姓为之困苦,而西天大乘教施行的则是“有患相救,有难相死”的贫困相助,患难与共的互助jīng神和“教中所获赀物,悉以均分”、习教之人“穿衣吃饭不分你我”的教义,它的传教者采取以行医、贸易的合法身份、授人以拳术、静坐、气功等健身方法的传教手段,对于处于水深火热中的贫民大众有着很强的吸引力,所以梁纲闹得越欢,信奉者就日众。

西天大乘教得了如此多的好处,如何会不‘喜爱’梁纲?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