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五十章 第三次围剿序幕

一百五十章 第三次围剿序幕

一支清军正在蜿蜒行进于江北的山岭低谷之间,为首之将阿克栋阿为河南南阳镇总兵,其部三千兵马,调至江北梁朝桂麾下已有月余。

河南的兵马赶到湖北来,跨省调兵这自然需要有乾隆的亲自批准才行。而此般调兵一切的起因则都在于袁胤平之死。

虽然北京方面又派出了刑部shì郎为钦差彻查此事,可前后忙活儿一个月却是什么都没查出来,这个钦差大臣为了回京好jiāo代,反倒是把胡齐仑屁股底下的那摊屎给找了出来,然后不管是不是属实,就把‘主使人’的帽子扣在了胡齐仑头上。

一道道台竟然做出如此卑劣之事,乾隆于是乎就勃然大怒,有了发飙的借口,当事者胡齐仑被斩,全家遭罪;襄阳知府施南林贬一品,以五品顶戴暂代知府之职,同时湖广总督毕沅遭斥,湖北巡抚惠龄被调回京,湖北布政使祖之望被贬云南,湖北按察使张长庚被贬广西,整个湖北官场的顶层人物简直是来了个大洗牌。

一通飚发泄之后,乾隆也没有忘记一切事情的罪魁祸首——梁纲,当即调命南阳镇出兵三千,湖南绥靖镇出兵三千,皆归于梁朝桂麾下,统一杀剿逆匪,并下令冬季前必须把人拿下解入京城。他要千刀万剐了这个贼徒!

阿克栋阿接到调令后很快就点起了三千人开到了湖北地界,南阳、襄阳两府本就是挨着的,往来之前方便得很,但是湖南的绥靖镇却是要晚上许多日子。

湖广提督麾下绿营兵共有五镇,北二南三,湖北的两镇当然就是郧阳镇和宜昌镇,而这湖南的三镇则分别是永州镇、绥靖镇和镇筸镇。\\ 提供本章节最新\\永州、绥靖、镇筸三镇全都是在湖南南部,分别位于湖南同广西、四川、贵州三省的jiāo界处,三镇当中最靠北的绥靖镇想要出兵入湖北也需要走上上千里路,而且中间还要过一次长江。

等到绥靖镇总兵魁保率部赶到江北的时候,整个夏天都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时间都到了初秋。

梁朝桂手握两万重兵却并没有立刻发起进攻,而是又蓄养了半个月,等到一应兵马的体力都调整到了最佳状态,这才正式向山内发起进剿。事实上若非是乾隆下了严令,他都打算就这么一直耗下去的。

都半年时间了,最多是到明天开chūn呗,再多的粮食那时候也该吃完了……

这段时间内,梁纲当然不会在山里干呆着不动弹,他是秣兵历马时刻都不忘给清军捅上一刀。但是事情不由人,清军现在也学出息了。梁朝桂在梁纲火器面前吃了太多的亏,自己也跟着学了起来,如手雷和chuáng弩火箭,这样简单的东西现在的江北各部清军中开始大量列装起来。

梁纲月把前曾袭击了阿克栋阿部的驻地一次,打算是趁阿克栋阿立足未稳的时候给他一个下马威尝尝,但是第一大队和炮队在清军的chuáng弩火箭面前并没有讨得好去。清军是固山而守,chuáng弩火箭的shè程远比臼炮大得多,近了又有手雷,而阿克栋阿那里又从不缺少火yào,虽然清军粗制滥造的火yào威力不大,可是胜在众多不是?准备充裕的阿克栋阿很轻松的就形成了强有力的防御,梁纲进攻一次受挫后立刻就明智的选择了后退。

随后的几次挑衅也都没有成功,无奈之下梁纲只的乖乖的退了回去,继续安守自己的前后两寨。

时间到了今日,梁朝桂终于下令进军围剿了。作为北面方面军,阿克栋阿的第一目标是梁纲前后寨中间的一个山头——小竹山。

拿下小竹山,那么他们就可以在直线距离上将梁纲的前后两寨一切开来。

与阿克栋阿同时进军的还有阿尔哈图部、文图部以及曾攀桂部,梁朝桂的提标全数配给了阿尔哈部。远道而来的魁保部则依旧留在南面不动,他们这一支人马要顶替曾攀桂走后留下的空间,任务同样沉重。

因为比起梁纲向北、向东、向西而言,梁朝桂更头疼的是梁纲会向南去,群山的南面就是汉江,可过了汉江那就是谷城县,空虚的谷城县根本无力阻挡梁纲的行进,而要是梁纲越过谷城进入了房山……那后果可就不是一般的严重了。

阿克栋阿出至满洲勋贵大族,御前shì卫出身,官途顺利家族兴旺,这为人难免就有些狂傲了。梁纲在湖北闹出了如此大的luàn子,阿克栋阿最初开始时还满怀谨慎,可是见到梁纲几次用兵进袭都不能拿他如何,这心里头就自然而然的骄横起来。

他倒不是因此而看轻了梁朝桂等,而是认为梁纲之前之所以能屡胜官军只是靠着他的火器厉害而已。可现在自己的手中也有了手雷,也有了比火炮shè的更远更准更快的chuáng弩火箭,阿克栋阿这心里面就已经不将梁纲放在眼里了。

此次他受梁朝桂军令来占取小竹山,这心里头却并没有几分喜悦。他之前还一直盼望着梁朝桂能把他的部队留在正面攻坚的队列中呢。

领着所部三千兵丁,阿克栋阿一路前行,大摇大摆的开出,兵锋是直指小竹山而去。

………

“砰砰砰……”清脆的枪声犹如年节时入耳的鞭炮声,自始至终都没有在阿尔哈图部前锋周边断绝。

从石mén山开出已经十多里路了,虽然还没有遭受太多的伤亡,但是这行程上却是无疑受到了极大地影响。

“轰轰……”前方又是一对连环雷的爆炸声,阿尔哈图气极的叹了口气,透过千里眼他都能清楚地看到远处树林中闪过的那道人影了。

“大人,该是宿营的时候了。”一名都司说道。

因为梁纲部火器的原因,清军已经不能在天黑时再扎营了,那时候如果被梁纲偷偷mōmō的到了营寨附近,一通炮火对准忙活中的兵丁劈头盖脸的打下,然后人马一冲,那任是哪一支军队还不待立刻全军溃散啊?

所以在向山里进军之前,梁朝桂就特意jiāo代了领兵诸将,黄昏时刻就要停止进军,转而安营扎寨。诸人要选择适宜的地方立脚,一定要做好防止炮击的准备,营寨栅栏都必须是原木hún土的……等等措施,反正是一句话——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唉,半日工夫才走了这么点路,明天要杀到逆匪前寨,怕不可能的了。”阿尔哈图叹声道,他还真是服了梁纲,之前还只是火炮厉害,手雷多点,没想到半年时间不开打,连鸟枪他都捣腾出来了。

虽然是敌我双方,绝对的对立关系,可是对于梁纲,阿尔哈图内心里也不得不说一声‘服’字,实在不是一般人,太能折腾捣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