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五十七章 后寨

一百五十七章 后寨

后寨南mén,蹲守了一夜的姬仲良正准备下去休息,这时寨中留守的姬延良却一脸沉sè的走了过来。

~~

/->?~~

“大哥?”怎么到这了?隔得大老远的,姬仲良就高声喊道。心中却感觉着有些不对劲。姬延良是掌控中枢的,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赶到寨mén的,尤其是在大清晨的时候,除非……

接着姬仲良发现姬延良正在不停的向他使了眼sè,心中当即是有些明悟,看来是真有大事了。“你们先回去吧。”姬仲良向身边的一小队护卫说道。

“老二,清军的援兵到了,西面的郧阳镇已经赶到,辰时时分应该就能到达寨前。”姬延良的脸sè很yīn沉,声音透出一丝凝重。单是眼前的曾攀桂部就已经让他很感觉压力了,现在文图也到了。虽说在接受任务的时候梁纲就说起过这个,心中也有了些准备,但是和现实面临的巨大压力相比,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

前日黄昏曾攀桂就杀到了跟前,但并没有立刻发起进攻,当夜还是姬家兄弟出mén主动挑的事。四千清兵屯驻寨前,虽然还没大规模进攻,可山寨里一众人的心理压力却是不断上拔。

第二天清军也没有用命进攻,姬延良、姬仲良都知道曾攀桂这是在等人的,寨子里的人也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就一直在盼望着梁纲率领的主力能先一步赶到。可不想现在援军先一步到达的竟是已经占有绝对优势的清军。这种情况下众人心中的失望无疑会是很大,这个消息若是传开,那寨子里的士气必然要受到一定打击,姬延良当然要担忧不高兴了。

“这么说,山下的清军就有七千人了。”姬仲良的脸sè也是暮暮的,肩上的担子真的太重了,都感觉着有些不堪重负了。“这都快是咱们的十倍了。”若单算存战力,又何止是十倍?

“大当家的北面的好消息是传来了,可前寨那里还是一丝信儿都没,阿尔哈图不是个易于之辈。咱们在后寨当然是要死守,可也要做好最坏打算。”

“好了,下去休息吧。”圈着姬仲良的肩膀,姬延良猛拍了两下。

…………

南mén下的一间小屋里,姬仲良正在和衣而睡。

“中队长,中队长。”一阵叫喊声在耳边响起,姬仲良听的出这是自己的手下小队长庄家三的声音。

“怎么,清兵进攻了?”猛的眨了眨吧双眼,姬仲良狠狠地摇了摇头,好让自己更快的清醒过来。“兵力如何?”

“中队长,曾攀桂现在还只是试探xìng进攻,大头一个都没lù呢!”庄家三回道:“守备都没见过,就看到了两个千总,尽是些小蚂蚱。”

小蚂蚱?姬仲良无声的一笑,是啊,五品的守备也就只能算是小蚂蚱了,和梁朝桂、阿尔哈图、曾攀桂这些人比起来,当然是不容人眼了。可是早上几年,寨子里的所有人,面对五品守备的时候谁又不是战战兢兢的呢?

南城墙据他休息的小屋很近,姬仲良很快就登上了寨头。这时清军的第一bō进攻已经下去了,代替他的副将副中队长正站立城头指挥着人马收拾整理。

清军的确是在进行试探进攻,不仅义军没有战死的,就连清兵自己也只留下了少量几具尸体,唯一还能证明这里刚刚结束了一场“战斗”的证据是寨头上堆放的滚木、磊石少了那么几根几块。

“中队长。”副中队长见到刚刚上来的姬仲良立刻跑了过来,抱拳见过了一礼,“看来今天清军要来硬的了,那边集结地的兵丁可不少啊,怕是有两三千人。”

山下一二里外集结的清军姬仲良当然注意到了,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半尺多长的金属筒,两手一拉一个单筒望远镜就出现了,“不会少于两千人了,今天这仗是有的打了。”

姬仲良用脚踢了踢堆放在城垛下的手雷,再看看到寨头的chuáng弩和大炮,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不屑说道:“来就好了,谁还怕他们不曾?正好炸死这些龟孙子。”大白天的,光天化日之下,火力上具有绝对优势的姬仲良才不怕清军强攻硬打呢!

只要不是也夜晚或是下雨天就行。

…………

“轰……轰轰………”

“砰砰砰……”

寨头,臼炮、火枪有一声没一声的想着。清军的箭雨则一bō接着一bō的落下,寨头的守兵大多都老实的窝在墙垒之下(包括火枪兵),只有放炮的炮兵周边举着盾牌紧紧的靠在一起,用厚实的木盾尽量将自己一组人护的严严实实。少数一些依旧活动的哨兵也是个个举着宽大且轻便的竹牌、藤牌,掩护着全身。毕竟安全才是第一位的,虽然清军的箭雨真的很稀疏。

这样的规模距离“密集”二字还差的老远,才三四百张弓箭而已,压制着整个南寨头,其稀拉程度可见一般。

“盾牌都给我拿稳了,那下面可不仅是你兄弟的脑袋,还有自个的脑袋瓜子,都给我举稳当了。”姬仲良高声叫道。

历代以来的攻城战中,守军被敌军用弓箭全面压制的例子真是很少见,占据着城高优势的守军他们手中弓弩的shè程通常是胜过敌军的。可是现在山寨的问题是他们手中没有弓弩,清军的弓箭少,他们的就更少。

因为兵制**和火器的增多,清军中弓箭手的数量比之之前已经减少了很多,南寨的这三四百弓箭手已经是七千清军中所有的弓箭手了。三四百人站的稀稀疏疏的,用臼炮来炸准头实在不行,用chuáng弩去炸则更显得làng费,重炮就更是别提,而只有火枪还行,透过墙垒的瞭望口进行还击,可是在清军盾牌上来之后效果也是大减。

两方似乎是在‘僵持’中,清兵没有大规模涌来,山上的火器就没有目标来全力开火,而单靠弓箭手却显然是拿不下寨子的,而火枪兵也不可能真正伤到清兵的根基。

“啪”,一支利箭被盾牌反弹到了寨头地上,锋锐的箭簇在阳光下闪出一线亮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