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五十八章 生不如死

一百五十八章 生不如死

“冲啊……”

“杀啊……”

“弟兄们,上啊……”

“第五次了。

~~

/->?~~”姬延良低语喃道,看了眼身前,那里本来堆得满满的滚木礌石现在都已经不见了,仅剩下的就是一些手雷和几个小酒坛一样大小的瓦罐。“娘的,拼消耗啊。”

“来人,告诉王总管,让他把东西抓紧运来!”

这次进攻已经是今夜清军的第五次进攻了,别看他现在才子时左右,清军已经完成了了前四次强攻。这四次进攻寨头守兵伤亡的极少,还不足三十人,其中死的就更少,才五个,可是准备下的滚木礌石和少量的火油却都已经消耗殆尽了。

在寨头,你根本看不错这里已经被冲击了四次,再看寨子外面的清军,也不像jī战了两个时辰的样子,这段时间里双方都保留了余力。

而唯一能证明这两个时辰没有被双方所làng费的物证是山寨脚下的那一堆堆尚未燃尽的灰烬,把青石垒砌而成的山寨跟脚烤成了一片漆黑。

透过燃烧未尽的火光,人的眼睛还可以清晰地看到很多具是被滚木、礌石砸折了的云梯,当然被引燃的还有抛落却没有滚下山的滚木。仔细再看看,你还会发现在灰烬中还有不少具焦黑的尸体,这些都是清军在前四次进攻中遗留下的。

一天的时间,七千清兵制作出了足够用来进攻的云梯,前面的四次进攻就是在用云梯来消耗城头的滚木礌石的。

四次进攻中第四次清军损失的最多,守兵直接往下扔了一罐罐火油。浇到了清军身上,也浇到了云梯之上,一束束火把投下,大火之后留下的就是这些。

冲杀声越来越响,姬延良已经感受到箭支密度在逐渐减少,现在他几乎听不到“噗噗”的闷响声了。这说明,清军的攻城部队近了。

“起来,都给我起来,清兵近了,清兵近了。”拎着一杆长枪,姬延良高声叫道。

往下看,就见半山腰处黑压压的人头一片,当头的些许清兵抬着云梯已经冲到了近前。

“火枪,打——”姬延良大声吆喝着,不时的上前踢踹几个动作缓慢的火枪兵,然后再把目标转向炮兵,“朝人影多的地方自己估mō着打,放——”

虽然làng费弹yào,可现在也顾不得太多了。

清军的速度几乎没受到影响,先头部队抬着长长的云梯快步搭上了城墙。“嗒,嗒,嗒……”寨头之间,低了不到半尺,一个个梯头顶在了那里,有的树皮还没刨干净。刀枪兵上前!姬延良再一次说道,“拿枪的掂稳了,下面看仔细了,争取一枪一个准,枪枪见血。”

“拎刀的也给我睁大眼睛了,不要放上来一个。全部都有,打起神来。”寨头并不长,姬延良站在正中段做的事说的话所有的守兵都看的到听得到。

曾攀桂投到南寨mén的清军人数并不少,不下三千人,自己更是亲自到了阵前指挥。

二十多架云梯上爬满了清兵,个个手持盾牌,他们知道城头的滚木等重型器物都已经用尽了,所以也就不再怕自己被“泰山压顶”了,甩开膀子就向上爬。

枪刺、刀削,一具具尸体落下,一个个清兵倒出云梯。刀枪ròu搏战中,寨头的守兵伤亡数额要远远小于清兵。不过若是单纯的ròu搏战,双方就陷入了消耗战的深渊中,这绝不是姬延良所愿意看到的。

“放——都给我放——”不用姬延良吩咐,就已经有人叫嚷起来。

“这帮狗鞑子,……老子先给他们一下子!”一个守兵划着了火折子,拎起一个瓦坛子将lù出来的引线掐断了一段后接着一燃,就猛的就朝城下扔了过去。

瓦坛子的威力且先不说,单说这动静就非同小可,要远远胜过普通的手雷,比起炮击都要响亮。

毕竟里面装了整整五斤火yào,单是这个分量就比手雷重上许多了。爆炸声音一时间竟压住了整个战场上的喊杀声,不少人的耳朵里都“嗡嗡”响个不停。

那东西,说罢了就是个加强版的大好手雷。

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姬延良赶紧伸出头向城下看了一眼,“啧啧……”口中不由得发出了赞叹声,效果真是不错,比普通手雷强的太多了,直接清空了一片,两架云梯上的以及其后和其间的清兵悉数倒地,炸死炸伤了足有二十多个。

“是这样捣nòng的吗?谁教你的?”姬延良训斥道。

那人缩了缩脖子,嘿嘿一笑没应声,反倒向周边的守兵叫道:“弟兄们听清了,中队长说了,按程序来啊,一定要按程序来,都小心了。”

这些个瓦坛子里不但装了火yào还又装了两斤重的铁砂,而且装yào的瓦坛子周边还用刀子刻意刻画出网状的凹线,这样做为的就是在爆炸时增加瓦罐碎片的数量,也就是增强杀伤力。是梁纲参考‘小甜瓜’后想出来的。

火绳引线都是老工艺了,时间控制的很好,在二十秒(长了点,却是必须得),是为了给投手一定的准备时间。因为为了最大限度的发挥瓦坛子的威力,规定下的步骤,瓦坛子是不能直接抛投的。因为那样的话很可能控制不了时间,使的瓦坛子在火绳未尽时就落地,如此就杀伤力骤减不说,甚至还可能照成一个漂亮的“火huā”。

那瓦坛子是用一个半开的网兜兜着的,上面留有一个环扣,用的时候就是先拿一根长杆,用杆头系着的带绳的钩子勾住那个环扣,然后再点燃火绳。长杆挑起瓦坛子,置于寨头外面,距寨头要有相当的距离。绳子吊着坛子下坠五尺,留置于半空中,如此爆炸时就可以把威力全部发挥出来了。

每一克火yào都是珍贵的,被清军封锁了半年多,外面的物质根本进不了山里来,梁纲支撑到现在储存的粮食吃空了大半不说,火yào也是用一斤少一斤。所以他必须jīng打细算,死扣每一点,能不làng费绝不làng费。

接着,数十团火光也纷纷在寨墙前爆出,巨响声接连不断。

随之而至的就是清兵的第五次溃败,四处爆溅的碎瓦、铁砂给了清兵不小的杀伤。

而让人胆寒的是,爆炸中若是当场炸死也算是好的,最难受的是那些的是受伤的同伴。那些面目全非的,或是腹背沾满瓦砾铁砂的,种种迹象都表明这样的人即使现在不死,也没个好活了,因为他们的伤太让人心寒了。

想象一下,无法数清的铁砂、碎片扎满了腹xiōng或是后背,你挑都挑不出来,还会有可能治愈吗?更别提那些面部受伤的人了,这样的活下来也没意思。眼睛坏没坏不一定,可脸是没有了,现在是一张张血淋淋的面孔,等伤口愈合(顺利的话)后也是坑坑洼洼没个人样的。如此情像,何止可怕二字。

杀人不过头点的,但是这样的活,还不如一死了之。

先前与梁纲jiāo手,清军中就有一些被手雷炸伤了脸部毁了容的,或是身上沾满了细铁砂,伤口无法清洗或是愈合,最后生生疼死的。但那情况都没有眼下的这般惨烈和集中……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