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六十五章 一步进一步退

第一卷 短毛反贼 一百六十五章 一步进,一步退

数名清兵端着长枪,口里喊着“杀杀……”,迎着他们冲了过来。

那唤作黑头的队员抢先迎了上去,盾牌、腰刀奋力格开两杆长枪,自己也被巨大的冲力带得踉跄了几步。一被一名清兵瞅得便宜,一枪扎中他的大tuǐ上,顿时血流如注。剧痛之下那黑头当即倒在了地上,还未来的及呼救,就被数杆长枪刺在了xiōng口。

“娘的!”自己人死在眼前,却连救都来不及,这让刘大彻底红了眼睛。黑头可是他当土匪时的老兄弟,这些日子都走下了,却倒在了荆紫关上。

口中大声叫骂着,刘大猛地一发力,盾牌推开了当面的两个清兵,手里握着腰刀用力一投当即没入了一人xiōng膛,结果了一个。随后从后面的手下手中夺过一面盾牌,身子一拐连人带盾向杀黑头的那几个清兵冲过去。生生将一个清兵撞倒在地,翻身之际拾起黑头丢在地上的腰刀,顺势在那清兵脖子上一抹……

刘大正待起身,便到耳边风声大作,正待躲闪,却见一个手下带着盾牌冲过来,生生替他架住了一口大砍刀。那持砍刀的清军武官力气极大,竟然将那战士连人带盾都砍倒在地。

刘大来不及看清那手下是谁,趁那清将收刀不及,举刀就向他左手砍去。却不料那人反应快捷之极,大砍刀一个急转,刀身一拦就隔开了他的这一击,两刀相撞,震得任刘大虎口一阵发麻。

倒吸了一口凉气,趁着几个手下上前来架住那人,刘大忙定神打量。只见那清将带的竟是四品官的顶戴。

手下有真功夫,自己一个拿他不下!

“这王八蛋厉害,兄弟们一起上!”刘大大声吼叫着。他才不在乎脸面呢,是命重要还是脸皮子重要?又招呼了两个手下,刘大腰刀一扬向着那人砍去。

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

刘大能坐上土匪绺子的老大,手上还是有点工夫的,厮杀起来普通的几个人也当他不住。但是和眼前的清将相比,那差劲就太大了!“该死的,怎么就摊上自己了?”

梁纲停在了城下,按下心中涌起的失望,冷静地观察起城头的战况。陈虎他们已经接连冲开多处缺口,但是几处敏感地段很快又都被清兵夺了回去。

虽然局势在一点点的偏向自己,可是胜利的曙光还是遥遥无期。

梁纲知道,一直这么拼下去,博西额肯定是拼不过自己的。毕竟城前三十mén臼炮冒着炸死自己人的危险轰击关内,效果不是一般的好。清军的兵力补充线路被掐断,现在城头上的兵力补充已经很艰难了。

不过城头上的争夺战真的是非常jī烈。清军打得相当顽强!

到此时,梁纲部众还能坚守地口子只有五六个,城墙上地僵持局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破。

刘大几乎绝望了,与眼前的这个清将对抗,对他来说完全是力不从心。能支撑到这一刻,已经是个奇迹。凭真正的实力,刘大不认为自己能在对方刀下走过十合。

鲜血溅满了这个四品武将的战袍,到现在为止死在他刀下的第一大队队员已经不下十人。梁纲手中的腰刀都被劈飞三次,此时手中握着的已经变成了一杆长枪。尽管双手都在发颤,心中害怕的很,可刘大依旧身先士卒,来面对这个可怕的敌人。

他现在是这个缺口处职位最高的头领。他若表现出半点害怕的情绪,城头这个口子的士气立刻就可能崩溃,继而影响到正在跟进的后续人马。

所以,尽管汗水浸透了刘大的内衣,打湿了他的头发,他依旧双手紧紧握住长枪,与几个手下一齐坚定的对抗着强悍的四品武将。他们的脚下到处都是尸体,有梁纲部众的,也有清兵的,横七竖八……

“投啊!投手雷啊!”刘大心中发狂一样的吼叫着,哪怕此时是从云梯上扔上来一枚手雷,让他们同归于尽,他也心甘情愿。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过下一刻。也许个别人身上还带着手雷,但就像此时的他们五人一样根本就腾不出来手来,因为那太疯狂了,在攻城战中慢腾腾的捣nòng手雷,简直就是自杀啊!

所以,刘大没有等到手雷。

对面的清将频频挥出的大刀,刘大的神经实在是紧绷到了极点,招架了几下后长枪豁然被一刀斩成了两断。刀首带着锐利的劲风,顺势砍向他xiōng膛。

“完了!”刘大下意识地还向闪避。但脑子反应的再快,身子跟不上也白搭,都没来得及侧身子,xiōng口处就溅起了血huā。紧接着,一阵剧烈的疼痛从xiōng口传来。

“啊!”刘大与对面清将同时发出一声惨叫。刘大的xiōng口被砍了一条尺长地伤口,鲜血不断涌出,人是立时晕死过去。而那清将的左肩上则出现了一个小拇指头大小的血窟窿来。

受伤的清将恼怒地大吼一声,勇xìng发作,不退反进,就要带伤作战砍了陈虎解气。却见陈虎面上冷然一笑,随手将左手握着的短枪抛在一边,一拎起自己的鬼头刀,大喝一声毫不避让的迎了上去。

他在底下督战了一阵子,耐不住xìng子就往上爬了来,一手持鬼头刀,一手则握着把短燧发枪,见到刘大被砍倒,情况危急想都不想就先开了一枪过去。

陈虎生xìng悍勇,战场上绝不会惧怕任何对手,何况是个受伤的家伙。虽然那清将看起来很厉害!可陈虎此时心中充斥的却反是要替刘大报仇!

荆紫关口,仿佛变成了一个怪兽,不住的吞噬着双方将士的生命。

不断地被梁纲人马冲开缺口,又不断地被清兵夺回来。一处地方,双方反复争夺竟然能达到十次,城头上堆满了尸体,梁纲军的,清军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在梁纲亲自带着一队五十人的生力军冲上城头的时候清军终于支撑不住了。

“杀,给我杀,一个不留——”指着百十人左右的清兵俘虏,梁纲再次开启了杀戒。

荆紫关内博西额余部本有一千三四百人,战后逃出关去的则只有三百多一点,清军此战中战死被俘达千人之多。这其中撇除被炸死的外,城头上死于刀枪之下的四百来绿营兵真的是让梁纲再次掉了一块ròu。

“传令张世龙,立刻收兵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