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六十六章 悬刀命门

一百六十六章 悬刀命门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拿下荆紫关,郧阳府就等于是敞开了xiōng怀显摆在梁纲眼前,已然是‘一马平川’了。*\\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

它府内虽说还有两千绿营,可是左一块右一块,东一半西一点的,大大小小分布在**个地方,根本就无力对梁纲造成分毫的威胁。而江北的清军主力则也都在均县集结了,小部先头杀到了淅川城下,大部也已经走在了通往淅川县城的路上,想要回师郧阳,没点时间是不可能完成的。梁纲不准备立刻进兵郧阳府,他想在荆紫关停上一天,虽然时机并不恰当,但是部队连续厮杀多日,实在是需要一阵好好地休息,同时也好空出时间来找一找西天大乘教的人。

进入淅川之后,因为情况紧急,随军的陈洪(西天大乘教)其手下虽然已经联系到了当地的教友,可是还来不及在境内‘游览一番’,梁纲就不得不死拼荆紫关,以至于现在招来的向导已经没用了。

梁纲迫切需要的是郧阳府内的向导,没有可靠的人来指引路线,想在山高林密山峦叠嶂的郧阳府内hún活,真是要有的苦头吃的。所以,他要留出时间来给陈洪来运作。

顺便着梁纲也要好好的整编一次队伍(赏银、奖励),连番的厮杀下,部队损失真的很严重。

满员三百五十人的第一、第二大队,现在分别就只剩下了一百五十七人和一百七十四人,麻子的独立中队还有六十人,可齐七的独立中队却只剩下了三十二人,亲卫队也只有五十人,骑兵队是一百五十三个。火枪兵一个没少,还是一百五十人,西平镇的刺刀战他们根本就是在追敌。

炮队却是少了一半,当初的五百三十人现在只剩下了二百八十人,这都是因为预备队闹得。「域名-..-请大家熟知」在进入淅川之后,梁纲将炮队的所有刀枪护兵都调入了预备队(也就是分给了张世秀、张世凤二人),接着又开始chōu调运输补给队,到现在补给队也成了空壳了。

现在的炮队,除了五十二个臼炮小组外(重炮全部毁坏丢弃掩埋了),就只剩下了火枪兵加强分队和二十人的运输补给队。

张世秀、张世凤手下的预备队也拼得很惨烈,现在两部加起来也只有一百一十人。

王子元手下的守卫也全部被调了个jīng光,库房一部,除了王子元本人和收的四个账房徒弟外,其余是全部掏空了。

枪炮火yào三组还是原先的老编制,医疗部也是一样,这五个部mén加起来人手有将近一百五十人。算上一百多fù孺家眷,还能够自行行走的一共就是一千四百多人,而队伍里还有七十多个重伤员,全部人数也不足一千六百人。(轻伤员依旧在队)

拉这么多的编制,却补不起人手,那还不如削减撤销掉一部分呢!梁纲就是这样打算的,先一刀砍掉预备队,麻子的独立中队和齐七的独立中队也裁掉,如此多出的二百人手就平均补充进第一和第二大队,另外再从炮队中分出八个臼炮小组来,也平均补充进两个大队,算是各自大队长直属的炮兵分队。

至于自己的亲卫队梁纲是一个人没加,但是骑兵队他保留了下来,就归姬家兄弟带领。

二百火枪兵也合在了一块,分编成六个分队和两个小队,按之前的中队编制,以原第一分队长高琼为第一中队中队长,以原第二分队长刘显龙为第二中队中队长,大队长不设。

四十四个臼炮小组编成十一个炮兵分队,合成一个炮兵大队,不设大队长,由梁纲直辖。

余下的枪炮火yào、库房、医疗五部都不变。齐七补刘大缺,任第一大队的副大队长,那刘大最终还是伤势过重,没能救得回来。他算是开了梁纲军高层头目阵亡的先例了。

而麻子和张世秀、张世凤三个就只能暂时空置了。梁纲手中人力有限,实在是顾不来了。他能做的就是向三人保证,再次招兵买马之际,就立刻给三人补充人手。

——————————————————

郧阳府城,郧县。

知府杨如桂看了北面传来的消息后,两眼滞呆,双手一片冰凉、仿佛眼前摆着的不是一道书信消息,而是一把血淋淋的屠刀。

一整天,他都茶饭不思,六神无主,像木偶似的坐在签押房里。荆紫关失守的凶讯沉重地压在知府衙mén的上空,衙mén内外死一般的沉寂。

收缴“下忙”(注释1)的欢乐气氛已被彻底扫dàng干净。杨如硅眼前浮现出的尽是江北四县城破兵亡的惨象,那时他还不以为意,因为自持有郧阳镇做依靠,府里luàn不起来,却不想才几日时间就……

郧阳可不比江北,真要出了大luàn子,那时候自己的这颗头颅不是被短máo砍下,便要被朝廷砍下。杨如硅想到这里,眼前不禁一黑,身子一歪就从太师椅上摔了下来……

“哎呀,总算是好了,老爷终于醒过来了!”

当杨如硅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看见的正是他夫人在垂泪守候一旁。他打量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卧房里。外面天已黑了!“老爷昏倒在了签押房……”杨夫人留着泪,话哽咽的说不下去了。“王大人、张大人和都司孙大人都在外面……”

“那还不扶我起来。”杨如硅强打起jīng神道。

王大人就是郧阳道王奉,虽然也是个四品,衔位与杨如硅相当,可是身份上还是要超出杨如硅那么一点的。

而张大人该就是郧县知县张全了,虽然府上的同知(张修仪)也姓张,可他前些日子已经赶去了房县,到通判孟兴然那里去了,所以这郧县里也就只剩下张全一个张大人了。

都司孙大人,是郧县城守营的孙抡魁了。现在郧阳镇主力尽出,镇里只有下了副将刘清和游击将军杨化禄坐镇。这郧阳城守营,现今就是都司孙抡魁在当家做主。

“荆紫关失守,豫鄂陕三省震动,诸位都已看到了信报,梁逆屯兵要害,悬刀命mén,实在令人痛心啊!”喝下一盏参汤,杨如桂的jīng神好了一些,当即出来相见三人。

注释1——下忙即是秋税,是按季节分别征收田赋的名称。夏季征收的叫夏税,亦称“夏租”;秋季征收的叫秋税,亦称“秋苗”、“秋租”、“秋粮”。明代规定:夏税无过八月,以小麦为主;秋税无过明年二月,以米为主。清代则称“上忙”、“下忙”,通称“忙银”。《清会典·户部》:“仲chūn而开征,仲夏而停之;仲秋而接征,仲冬而征毕焉。”

ps——郧阳镇总兵统辖镇标四营,兼辖竹山协、郧阳城守营。镇标中营、左营、右营、前营,竹山协,郧阳城守营。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