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七十七章 捅破窗户

一百七十七章 捅破窗户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 . 首.发 ==

齐家mén前,梁纲一身黑衣的伏在一处背静角落里,两眼望着不远前的高墙大院,心中是大大的纠结中……

“自己到底要不要闯一遭呢?把这层窗户捅开?…………”

与西天大乘教相jiāo已经一年多了,齐林这位北会大师傅却始终是不曾lù面。梁纲几次相询,都被宋之清、李全等推衍了过去。

初始时,相jiāo不深,西天大乘教对自己有所隐瞒也是应该,毕竟齐林的身份太过特殊了一些,可是到现在都还要继续瞒下去,那就是大大的不应该了!

难道以自己现今的身份还会投降清廷从而泄lù秘密吗?或是说西天大乘教对自己的前景根本就信不过,一直在担心自己会兵败被俘……

这档子事能拖延到现在还不得解决,只能是充分说明自己与西天大乘教总教及北会之间的关系不过是面上光鲜而已,实质上彼此都不是很信任对方。

梁纲心中并不感觉气愤,他早早的就把双方的关系定做了等价利益jiāo换,又怎可能为这事儿赶到气愤怒火?今夜能让他到这里来,来为之纠结不已的原因不过是因为时间不多了。

眼下已经是乾隆五十九年了,距离历史上白莲教大起义的爆发也只剩下了两年整的时间,而距离梁纲所不甚了解的六省教案的爆发时间就更短了,最多也就是半年多些。

梁纲知道王聪儿、姚之福是日后襄阳义军的主要首领,顺便这也了解到了刘之协和齐林,知道在乾隆五十九年里有那么一个叫做‘六省教案’的事件爆发,这齐林便是因牵连入案中才丧的命。\\??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4∴㈥㈠㈧\\

初来乍到时,梁纲对‘六省教案’的影响力了解还不是太深透,甚至在最初的时候他还有到时候了提醒他们一下的想法。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西天大乘教一方他已经没办法去亲近了。对其有了深入了解之后,他更感觉当年的想法可笑。

在西天大乘教中,王聪儿的地位相当的显赫,但也排不进前十去。那姚之福就更不用说了,仅仅是北会里的一个实权师傅而已。如果一切都顺顺利利的话,由宋之清亲自来主导这次起义,那么他(她)们二人在义军中最多也就是个大头目。

姚之福应该会成为齐林手下的统兵大将,王聪儿则只能是他老婆,这地位比之历史上的首领地位相差的不以道里计!

由此可知,这个六省教案是何等的厉害,对西天大乘教的伤害是何等的严重。宋之清、齐林、李全、张汉cháo、高成功、王应琥、王延诏等等,这些个西天大乘教的首领级人物怕是全都会落进这个案子中而丧命,也只能如此才可以解释——历史上的义军首领为何会是王聪儿和不显山漏水的姚之福。

而且历史上的白莲教义军是大大小小分成好多股的,可眼下的西天大乘教却是一个相应的整体。教主宋之清没有后代,兄长宋之高又早逝,留下的侄儿避他如猛虎,所以是一心培养齐林接班,而齐林亲掌的襄阳北会实力经过多年的发展也是位居西天大乘教首位,连高家这一系都服服帖帖的,剩下的谁还敢不说半个‘不’字。齐林在西天大乘教中完全是个实权太子爷。

他们二人心能想到一处,力也能往一处去使,张汉cháo是‘忍者神龟’牌的,王应琥又认同,王延诏也是个没话说的,西天大乘教内部的事万由不得他一个外人chā手,连着四川的那些人也全都认同了齐林继承人的地位,是以可以预料的是,若西天大乘教真的顺利起事的话,必然会是一个以‘宋齐’二人为首的联系密切的整体,而不是历史上那样的群龙无首,各自为战的盟军。

梁纲心里想望的是全国,对起义后的白莲义军特别是联系密切的襄阳义军心存妄念,那是拿定主意要寻机一口吞掉王聪儿和姚之福部的。所以他又怎么可能去特意提醒宋之清他们主意清廷动向呢,这些大鱼死干净了才好呢!

可这样一来,梁纲与之联系密切的上层人物都死了,这他与西天大乘教的情面也一下子薄弱了好多。想要把情面密切起来,尤其是与襄阳北会的情面密切起来,就只剩下了半年多的时间。

梁纲打算把齐林这层窗户捅开,然后迅速介入北会。在郧阳的日子里,他对姚学才可是相当够意思的,但是与他老子姚之福的关系就差多了。

日后姚之福掌握北会实权(王聪儿开始是名义上的统帅,慢慢的才名副其实),梁纲虽然也可以通过姚学才的关系与他拉近距离,可是那个时候双方的身份不一样,这见面后的情形也就不一样了。

姚之福现在不过是北会的一个传教师傅,虽年岁大了,教中的声望很不错,也很得齐林信赖,但是他在与梁纲会面的时候只能执下礼。梁纲现在可是能与齐林相提并论的存在,较之宋之清也仅是低上半头。在郧阳的时候,姚学才在他跟前完全就是个‘小辈’,能与梁纲并列一排的只有王应琥和王延诏两人。

现在再通过齐林的这么一介绍,双方的高下关系就明确确立了。而对与一位上位者(梁纲),又因为儿子姚学才的关系(得梁纲青睐),姚之福对梁纲肯定会恭恭敬敬,甚至有意奉承两下也说不定。

况且当初铲刘家的时候,姚之福就是给梁纲打下手的。

如此情况下,那么日后无论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相见,姚之福也只能矮上一头,并且自始至终的矮上梁纲一头。除非他是不要脸了,或是打算和梁纲明了明的掰腕子。

可要是现在不确立高下关系,等到六省教案后,宋之清、齐林这些人都倒了霉,姚之福就会一跃而成西天大乘教襄阳北会的第一实权要人。

到那时候,梁纲便是拖上王聪儿也不见得能在第一时间内完全压制住姚之福。毕竟前者的年纪太小,虽然身份很高,可在‘宋齐’都死了的情况下也就不那么足以为靠了,威望不慎。而后者的优势就偏偏在于威望,姚之福年纪大、传教时间长、jiāo广众、还一直掌着北会的武力,要是真的黑下心,出手架空王聪儿也是很简单的一件事。

到那时候相见,继承了齐林位子和部分实力(高家和四川就肯定不行了)的姚之福就足以和梁纲平起平坐,对于梁纲的‘发展大计’便很有阻碍……

他是谁不会傻到一开始就准备吞掉襄阳义军,可梁纲也不打算等的太过长久,所以从现在开始能多做一分准备就是一分积累!

闯进齐家,‘无意且恰巧’的捅开齐林的身份,相jiāo一下王聪儿,再触一触西天大乘教的隐秘,然后火速接近姚之福……

一抹jīng光在梁纲眼中流逝,时间已经不多了,自己的机会也不多了,襄阳城不是自己能常来的地方。

“今个……就这么办了。”错的是西天大乘教,自己唐突一点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