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七十八章 王聪儿

一百七十八章 王聪儿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老子反贼一个,光顾一下府衙总捕头的家还有什么不对么?”虽然身份上确实是有些不相称。[本章由ō到齐家院墙角下,三两下爬了上去,然后再无声无息的贴着墙壁滑落下。

“连条狗都没有,真够胆大的。”落地后梁纲迅速打量着院内环境,心中感觉着有些佩服齐林了,做‘无间道’的人,果然不是一般的胆大。

如果放是自己在对方的位置上,那家中跟定会养上好几条恶犬,在前mén后院都放上,然后再备上一条逃生的地道……

身形隐没于暗影背角处,趁着夜幕的掩护梁纲蹑手蹑脚的潜进了后院。齐林家并不甚大,而且mō人后路,这事情他干的不是一回两回了,早已经是轻车熟路,所以不多时就找到了齐家的主房。

匕首顺着mén缝chā进,抵着mén闩慢慢的向着一旁拨去……

房屋内。

王聪儿一个人躺在睡chuáng上已经睡着了,这些天里齐林上半夜时候都不在家,而是还在外面忙着巡视查看。

现在是年节时间了,襄阳城中如往年一样涌进了不少难民和要饭的乞丐,治安环境骤然巨下。偏偏守城兵马又被chōu调个干净,这弹压全城的重任就落到了三班衙役的身上,齐林身为襄阳府的总差官自然是要是在担负重任的。所以每到晚上他都要在外巡街巡到后半夜,然后会回家睡觉。

梁纲是不知道这些,直以为夫妻俩都睡沉了呢!所以是一心一意的拨nòng起mén闩来。[本章由én闩攒动声传进了她的耳朵。婚后安定适宜的生活并没有磨失掉她的警觉xìng,何况每天的上半夜她睡得也并不深沉。

起身下chuáng,“自己似乎还有时间!”不慌不忙的提上鞋子,然后再摘下chuáng前墙壁上悬挂的一双柳叶刀在手,王聪儿决定亲自料理一下,非要看看是那个胆大包天的máo贼竟敢招惹到她家头上了?

不知道这是谁的府邸?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两眼凝光,王聪儿一脸的煞气看向房mén。没有丝毫的担心,对于自己的一身武艺,她还是信得过的。

“咔哒——”一声轻响,梁纲感觉到匕首上传来的动静,脸上lù出了一丝笑了,拨开了。

匕首chā回腰间,无声的推开mén,人影一闪就进了房间。

“嘶——”利刃破开空气的撕裂声传来。黑暗中一柄柳叶刀直向着梁纲脖颈削去。

感觉到脖颈间凉丝丝的,耳朵里又听到撕裂声传来,梁纲立马知晓不对——被发现了。

“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他)不是没叫么……”对于自己武力暴强的自信心让梁纲在危急关头还有闲心来想这个。

看准利刃来势方向,左手由下而上反拨一撩,闪电一样的出手速度,使得梁纲立刻得了手。

入手的是一软柔小手,小手里面还握着一个刀柄,是nv人的手,王聪儿的,梁纲立刻做出了好几个判断。

他没有倒身窜出房mén,那样的话难免会引起大的生动(房mén),虽然是躲开利刃的最佳方法。但也太丢颜面了不是?

梁纲就原立着不动,左手反撩对方胳膊(手),右臂护在xiōng前。暂时以不动应万变,他并没有忘记——房内是两个人的。

王聪儿心中大惊,自己挥刀的手被抓住,竟然像是铁铸的一样生生的定住了,自己用力挣扎是毫无松动。令下一刀也静不了了,立刻向着梁纲左臂斩出。

同时tuǐ下一动,飞起一脚踢向梁纲下体要害处。

厮杀不同于比武较技,哪会有那么多的虚假礼节在,能踢下yīn谁也不会去踹腹部的。

先前的姬家兄弟一样,现在的王聪儿也一样。

左手(梁纲)反手一拧(王聪儿)继而一甩,王聪儿的第二刀立刻走了样。一只胳膊拧着呢,另一只胳膊又如何能正常自如?

脚步一闪,身子微侧着反进了一步。王聪儿踢出的那一脚,在上盘不稳的同时也跟着走了样,擦着梁纲大tuǐ过了去。

近身再搏,王聪儿拉不开距离手中双刀就成了累赘,没两下就被梁纲擒住了双臂,继而脚下一绊整个人都被摁倒在地。

“怎么不见齐林呢?”梁纲心中大奇,到现在为止他已经能确定这房间里就只有王聪儿一个人在了,都这个时间了做丈夫的竟然不在家?

留下这么个美娇娘独守空房,齐林你也舍得?梁纲脑子里浮现出王聪儿的相貌来。

竟然败了?王聪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这样的被擒来?来人是谁啊,能有这样高的身手?当即就想大叫!

齐林家中的人手并不多,两个儿子和几个丫鬟、下人(全是白莲教)加起来不是梁纲的敌手。可是王聪儿就算再冷静、有谋遇到这种情况反shèxìng的也想要通知家人。

“呜呜……”捂在王聪儿嘴上,当下她要出口的话语就成了一阵低沉的呜呜声。

梁纲一手捂住王聪儿的嘴,一手摁住她的两只手,一只tuǐ还跪压着她的双tuǐ,整个人半拉身子都趴在了人家上面。

一股淡淡的香气传入口鼻,这时他才发现了自己姿态有多不雅,心中没想着立刻避开,却是忍不住sāo动了两下。

男人么!

“呵呵,还真想不到,齐总捕头的夫人竟然也是位不逊须眉的nv中豪杰……”办正事才是第一位的,这一点梁纲始终记在心头。

不过沾点小便宜也是顺便的,甚至说是应该的、必须的。因为只有这样才会显得合乎情理。

又便宜不占是王八蛋,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地了。

梁纲说话时整个人都快趴上王聪儿身上了,低头抵着王聪儿脸庞,差的距离极小,呼吸间的鼻息气双方都能清晰的感觉得到,说话的语气也是满带着调戏。

不过真正的‘占便宜’并不多,分寸梁纲还是把握得住的,可一定要小心身下佳人恼羞成怒。

王聪儿整张脸就想熟透的虾仁一样满是通红,心中又羞又恼又气又恨,两眼圆睁怒视着梁纲模糊地脸部轮廓……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