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七十九章 老牛吃嫩草

一百七十九章 老牛吃嫩草

ps:本想着这一周都六千+呢,现在破产了。

“是你?”看着眼前的梁纲,手脚被缚,口上也被堵住的王聪儿目瞪口呆。

昏黄的烛光下,梁纲也适当的lù出一副震惊无比的样子来。“怎么会是……你?”

怪不得有那么高的身手,怪不得听觉他声音有一种熟悉感……王聪儿被制住后,心中虽然又羞又怒又恼又气,可也同样暗松了一口气,因为她听来人的口气,似乎是只知道齐林总捕头的身份,而并不知道自己夫fù俩的另外隐藏身份。

可是这一切随着梁纲划开火折子点燃蜡烛后变得‘真相大白’了。

“怪不得一直未见齐会主身影,原来……”梁纲做恍然大悟道,一边解开王聪儿的手脚。

气恼中带着羞涩,王聪儿任凭‘多智多谋’,面对刚刚占了自己大便宜却又站得住理地梁纲也感觉有些手足无措。“我夫身份是我教中机密,知道者寥寥无几,外人更是不得相告之,所以还请梁将军见谅。”齐林发展教徒时都是用齐大师傅的称号,对外或是称之为‘漆——’,其真实身份(两者都知晓)在西天大乘教中知道的确是寥寥无几。(相对应教徒总数)

王聪儿强忍着羞涩说道,眼光虽然是在直看着梁纲以显示自己一方的坦然,可是当二人目光相触时她还是忍不住有些躲闪避让。

脸红的就像是煮熟的大虾,娇yànyù滴。

———————————————————————

子时末,齐林终于从外面回家了。

mén房打开mén将他迎了进去,然后说道‘一切安好’。他是没有发觉哪有一丝的不对,梁纲进院得时候又岂是他能察觉的。

齐林走进后院,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房中亮着一盏灯,心中感到一阵阵温暖。这些天来,每到他该回来的时候王聪儿总是起chuáng候着,还备下热腾腾的饭菜给他。

不过今天的情况却是大不一样,推开mén的一刹那,齐林大惊,继而的第二刹那他就想去拔手中的腰刀。

“当家的。”mén口立着的王聪儿拦住了齐林拔刀的动作,她是从不叫老爷的。

内眷不见外客,嫁给齐林这几年王聪儿在外人看来那是个‘大mén不出二mén不迈’的主儿,仅有的几次做戏也没让她沾染上富贵人家的习气。对齐林的称呼上,她始终是延续着普通百姓的叫法。后者才是她真正常接触的阶层!

“他是那一位……”王聪儿拽了一下齐林,小声说道。

“梁某见过齐会主了。”大大方方的站起身来,梁纲向着齐林一抱拳道。二人并没有正式见过面,所以齐林虽然对梁纲知之甚多极其熟悉,也看到过不少关于他海捕文书上的画像,可是真人立在眼前时他依旧是认不出来,最多是感到有些眼熟。(梁纲扎着头巾呢!)

“好好……”齐林不禁有些结舌,同时大感措手不及。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怎么会到自己家里来,还是进了卧房?

自己的身份就这么的暴lù了?这都是怎么搞的?

窗纸捅开了……梁纲心中暗笑。面上却是一直在打着哈哈,并且微微的表现出一些为难却又最后忍下的表情来。云山雾里绕了一大圈,梁纲放下手中茶盏,拍拍屁股走人了。

只留下房内两个木木的人来……

——————————————————————

“唉,此乃命中定数,暴lù也就暴lù……罢了!”宋之清脸sè微微一变就又恢复了正常。

他一直隐瞒着齐林的身份实际上也没多大的作用,梁纲知道与不知道都与大局无碍。

“师傅,我怕就怕他是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然后才故意上家的……”齐林沉眉说道。

另一旁的王聪儿听了这话后脸上升起了一阵红cháo,但好在那二人都没注意,而等他们看王聪儿的时候,红cháo都已经下去的差不多了。

这个设想是王聪儿自己提出来的,虽然梁纲从头到尾表现得都是很正常,但她心中就是有这般的怀疑。(nv人的直觉……要真是的该怎么办……?王聪儿想到那夜……真是羞人啊!)

“梁纲在襄阳城总还有同党潜伏,一年多下来我们始终没查到半点头绪,可见其隐藏之深。他们会不会是查到了徒儿的身份……?”

梁纲瞒下了他的‘同党’,而且一直瞒下去,连一丝提的意思都没有。这件事早就让西天大乘教不满了,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梁纲的那些‘同党’完全就是一个超级大隐患。

宋之清一直隐瞒齐林的身份,其中未必就没有这一方面报复的原因。

在王聪儿提出那个猜测之后,齐林立刻就为之找到了这个‘强力理论支持’,就是梁纲的那些所谓同党。

“有道理,但也不是绝对的,另一种可能xìng也不得不考虑。”宋之清粘着胡须。这要是前一种,那他们就没什么可商量的了。

对于梁纲的‘同党’这一年多来他费了多大功夫去挖掘,可是总得不到半点蛛丝马迹。现在他已经是放弃了的。

(自己挖不出来,官府就更不可能得手。抓不到人,那些同党也不可能主动出卖自己,除非是自己先出卖梁纲……这里面的暗在联系与西天大乘教的‘对梁’政策是有相当的影响力的。

而且先前的时候他就从东南nòng来了一批货,现在又nòng到了这些**,令宋之清不禁动容,对其他身后的‘背景’隐隐产生一种畏惧感,那里还去想着再深挖……)

可要是后一种……

梁纲为什么去一个府衙捕头的家里呢?即便这个捕头是总捕头,但是对于梁纲现在的身份而言也太不相称了。这位爷可是杀过道台,斩过副都统级的人物,怎么可能亲自出手对付一个小小知府衙mén总差官?

这里面肯定有道道……

“麒麟啊,你回去之后,好好地想一想最近干过什么事,抓没抓错什么人……”宋之清不认为齐林会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以导致梁纲亲自来出手‘替天行道’,他感觉着有很大一种可能,就是齐林以总捕头的身份招惹到了梁纲的那些同党。为了报复或是为了那些同党,梁纲这才亲自出手,不想却捣出了齐林的真实身份来。

“师傅这一说倒是真有可能。那梁纲见到林哥之后,面上曾微微的lù出过一些为难的表情,似乎是想开口对林哥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忍了下。”nv人的观察就是细腻,王聪儿很清晰地扑捉到了梁纲故作出的那些信息。

齐林立即点头,他也观察到了一些。毕竟是襄阳府的公安局长,吃的就是这口饭,观察上还是有些‘造诣’的。

“徒儿立即回去……”站起身来,齐林沉声叫道。

遇连生后院。

梁纲躺在chuáng上,想着齐林的样子,“呀呸的,都四十多岁的叔辈了,还娶这样的媳fù……完全是老牛吃嫩草么……”

王聪儿走马卖艺为生,齐林襄阳总捕头,俩人结婚是因为王聪儿在襄阳城内遇地痞恶霸捣luàn生事,齐林恰时出手相助……最后……

“妈k的,不会是自导自演的英雄救美吧?”某人腹黑的想到。

姚之福……

陈家……

李家……

十日后,逛完了元宵灯盏的梁纲潇洒离去,一切大好……

ps:看了关于齐王结婚的记载,我是真的有那种想法。反正对齐林这家伙的感觉不好。王聪儿结婚时才十六岁,配齐林的儿子还差不多。

另外疑huò的是,王聪儿她母亲呢?王聪儿在父亲死后是她母亲带着走街卖艺长大的。结婚时她母亲还活着,难道也参加白莲教战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