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八十章 江上

一百八十章 江上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汉江,襄阳至郧阳水道上。~~??én包船或是合伙租船的人很多,江面上来往的不少都是这样的船只。那样的船上大多是很热闹,嘻嘻笑的拜年声或是玩闹声不绝于耳,只有这一只船上的情形不同。虽然外表看起来没什么两样,可是两侧的梢公和cào舵的人都是一脸的肃穆,神sè肃然,整只船上都是悄然无声的。

船舱mén口挂了厚厚的锦绣帘子,上面虽绣着huā样,却依旧显得洁净素雅。船上吊着两个写着‘李’字的红灯笼,让外人知晓船主的姓氏,一老一少两个锦衣打扮的富贵人并肩立在船头看着江上风景,悠悠闲闲的,时不时还用手指了外面景致谈话一声半语的。

却是正是李元清、李永昌父子。

看了一会儿,父子俩打了帘子走到船舱里,帘子内的船舱是别有dòng天,一桌几椅都是jīng巧别致,随了船只dàng漾也无一丝的动晃,那桌脚椅脚都是固定在船板上的。

一个放满了书的柜阁把这一间船舱分为里外两间。二人在外间坐下,却不约而同的在第一时间竖起耳朵听隔壁的动静。这父子俩的心思现在是全都落在了隔壁的船舱那了……

半响,二人收回心思,都松下了身子。^^网^e^看?免费?提供?^^

四目相对,半响,李永昌首先开了口,安慰父亲道:“他买卖做的不小,手下又有效命的人,自身本领也是超群的,到不得已的时候脱身也很简单。小妹随了他,安全是无碍……”

“最多是事失败后隐姓埋名到外地去,手中有的是钱财,到哪儿都能活的好好地!”

李永昌说这些话也是很无奈。李盈盈已经是到该嫁人的年龄了,偏偏自己家里是这种情况,怎么可能还让她嫁到别处去?

在自己家里,事发了有梁纲的照应,自然也能照顾到她,说不定大祸之下还能逃得一次xìng命来。可要是嫁到别的家,那时候就是死路一条了。

李元清思来想去,最后下的决议便是将李盈盈说给梁纲,只有这样才算是目前的最佳选择。反正梁纲也没有妻室,男未娶nv未嫁的,正好凑成一对。而至于双方是不是因此就牢牢连在了一起,李元清却是不在乎的。那先前做下了事情后,自己一家就完完全全的是梁纲船上的人了,便是想跳水也完了。事发后,若落在官府手中绝对是个死。

李元清从没想过梁纲的宏大图谋,以他的地位和实力,能做的只是走一步看一步了。选择最有益的那一条路!

不过理智的想法虽是如此,可是感情上他依旧受不了,自己的宝贝nv儿……李永昌这做大哥的也一样是接受不了的。但是他在接受不了的同时必须要安慰着自己父亲来接受,谁让他是做儿子的呢!

梁纲此时正伴着李盈盈坐在里面的船舱里,他是不能光明正大的lù面的,所以一直是待在船舱内,穿上穿的也是一身不引人瞩目的青sè便衣,只是普通的细棉布料。

李盈盈坐在他身边,这时正歪了头透过窗户往江面上看。

相处的也有小半天了,也算是熟了点。她面上还是cháo红一片,但总算是按下了心中的羞涩感。

看着李盈盈眨眨的眼睛,梁纲轻轻一笑,让她同自己在一个舱内呆着实在是有些难为她了。

李盈盈从没想过自己会和身旁的这位扯上如此亲密的联系,那次见面后她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了呢!

此次出mén时只是听父兄说要去郧阳府走一趟,便知晓是要去叔父家(陈诗),当然是高高兴兴的了,只是有些搞不懂为何此次出mén只有他(她)们三人,父亲、大哥和自己竟然一个随从、丫鬟都不带?

直到到了江边,悄悄地上了一艘船后,她才知晓了原因。原来是因为一些人和关系见不得光。

初见到梁纲时她整个人都呆住了,那里能想到名mén分支的自己家竟会与他扯上关系,而且还关系不菲……听了父亲的解释和前后经过,李盈盈懵懵的进了船舱,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对于梁纲她心中有很大的感jī,毕竟是他帮了自己家,而且那麻烦还是因自己所引起的,虽然在帮助的同时也把自己家拖入了极危险的境地,但还是深深感jī的。

小半天的相处,李盈盈早已经按下了因婚事而产生的羞涩感,因为内心的感jī以及之前的那次经历,所以她一点都不惧怕梁纲,俩人自然也就絮起了话来。

内容离不开俩家如何产生关系的,是什么原因,以及很多关于梁纲打仗的事情和传闻,对于那些事情,不管是谁心中总是感到好奇的。反正又没家人上战场。

话说着说着,两人就都放开了,话题也转移到了别的方面。准确的说是李盈盈放开了,不再拘束拘谨了,梁纲是一直都放得很开。

穿着缎袄,领口máo茸茸的貂皮领用一枚拇指大小的明亮珍珠为扣,更显得她(李盈盈)面白如yù,肤sè晶莹。不习惯盘tuǐ端坐着,就捧了腮在窗上支了胳膊肘往江面上看。

身边没了大人和丫鬟在,梁纲又是个‘没规矩’的,李盈盈也就没了束缚,暂时是趁了心了。

因为过年,往来的船只上都贴了年画,huāhuā绿绿的一江喜气,李盈盈外出的少,这种情形更是少见,不由得看得出神。

伸出手指对梁纲笑道:“梁大哥,你看那个年画多好看。”声音脆脆的,带着一股亲近和随意。

梁纲嗯一声,说:“好看。”他从来就不觉得年画有什么好看的。李盈盈不管梁纲的语气是如何,她心思根本就没放在这点,继续笑道:“什么时候下了船去买来,带回家里看。”

梁纲微微一笑,还真是有点娇憨,这个时候了买年画?你到什么鬼地方去买?不由得再笑出声来。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