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八十一章 时小迁

一百八十一章 时小迁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郧阳琵琶滩。\\??í群2∴⑴㈨⑸\\

冬日的下午,看着天sèyīn沉沉的,像是又有雪了的样子,许家老店的老板许进深坐在柜台后面甚是无聊的看着街上行走的人流。

伙计许七从mén口进来,róu着被江风吹刮的通红的脸和耳朵,对老板许进深道:“掌柜的,码头上的人都散了,船也没个影,今天天sè就要黑了,怕是没客人再来了。”

mén外街上走来走去的都是本镇的人,他们才不会来住客呢。

琵琶滩(镇)临近江边,镇上的老板们为了拉生意,天天派伙计小二去码头守候,但凡有远道而来的客人就首先引到店里来住,许家老店也不例外。

许进深胖胖的脸上带了一丝笑容,向许七说道:“去火盆边暖和暖和吧,今天就算了。”夏天的时候,小二伙计都是到了天sè黑下才返回店中的,到了冬天,一些黑心的或是生意不好的老板也是如此使唤人,但是许进深这里也就算了。

他店里的生意还是很好的。自从短máo进了郧阳后,虽然搅得整府都不得安宁,却也给他们这样的客栈带来了不少声音。大队大队的官兵前来进剿,随后水陆两道上运送军粮物资的船队、车队就络绎不绝的开进,琵琶滩这里也是常常走过的。

那些个差官、军爷虽然不好伺候,可huā销起来却是大方。所以许进深今年还是赚了不少的。

自然就不用苛待手下伙计。而且许七还是他一mén子的人,虽然已经出了五服,可好歹一个祖宗不是。

看了许七过火盆边来坐下,几个正围了火盆烤火的伙计忙为他让出了一块地来。\\??í群1∴①⑺㈢\\

许进深自己柜台里也生着一个火盆,炭火红红的正烘着他舒服,但是想到后院他还是微叹了口气:“还有两个院子的房没有人住呢。”

烤火的伙计们都对看了一笑,许家老店是镇上最大的客店了,今年又是好运头,作为老板他银子都要赚翻了,现在还发愁着房子空了几间,难道一年到头订房的人都在柜台前排队才个好?

不过见老板被炭火烘得舒服都眯起了眼,他们也都不说话,关心烘自己的火就是,听老板的絮叨干嘛。

但是过了一会儿,许进深第一个睁开了眼,伙计们是久干这一行的,也跟着一块警醒。街上传来了一阵马蹄声,听起来可不是一两个人的。

不用老板吩咐,许七就和另外一个伙计跑出了店mén。抬头看果然见街上拐角处刚刚走过来了一群人马,至少十多号。

马背上的人都jīngjīng神神的彪形大汉,为首的一个却只是jīng瘦干练的,全部都是青衣打扮,扎裹得利落。

见两个伙计站在店mén口招客,一行人就停了下来。一个青衣大汉瓮声瓮气的对为首的jīng瘦汉子道:“四(石)哥,这是镇上最大的客店了。”

许七和另一个伙计都是做惯了小二的,一看就分辨出来这一行人不是主仆,却也不是平等关系,倒像是高mén大户的下人。

说话的青衣大汉年纪比那jīng瘦汉子看上去要大一些,却还是一口一个‘哥’的喊他。许七和另一个伙计两个人对看了一眼,得了,管他们是什么身份,先把他们迎进来才是第一的,这一行人都能把一个院子住一半了。

党纪许七就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大爷们请下马,小店里有热水火盆,陈年老酒、jī鸭猪羊也都是备好了的。”

时小迁一双利眼仔细打量着许七两人,看的他们笑容都僵了,浑身不自在时这才笑了一笑,和声问道:“你们店里有没有单独的跨院,我们要完整得一个院子。”

这话一说出来,不说许七两个伙计喜得身子发痒,就是后面跟来的老板许进深也笑开了怀,赶忙迎了上来,是一脸的笑容,满口的应承:“有,有,有,当然有。都是收拾的极干净舒适的院子。大爷们大冷天的赶了一路子,先下马来温壶酒去去乏,是小店的孝敬,然后咱们再看院子。”

时小迁道上hún过,最喜欢的就是晓事会来事的人,见许进深这般就跳下马来,笑声说道:“先去看院子,定下了再好好地整一顿吃喝不迟。”身后的一行人也都跟着跳下马来,许进深看他们身手都是一样干净利落的,心中更感觉的敬重。

不知道是什么身份,但是眼前的银子是最要紧的,忙点了几个伙计上前接了马。许进深亲自接了时小迁一行往里走,边走边笑道:“院子往这边,这位爷请跟我来。”

来的人并没有都进去,还有两个留下来照看马的。随了伙计们带了马匹往马棚里去。

“大爷们这都是好马,比起军爷官爷们的坐骑来也不逊sè。”伙计们找他们说话,也是奉承着。

不过他们不知道这么的一句话已经引得那两个青衣大汉上了心,二人对视了一眼,眼睛中都冒出了一股莫名的意味。

“你们也见过军马?难不成常有军上的差官往来你们这?”一个青衣大汉笑着问道。

“那是当然。我们琵琶滩不仅南靠着江,北边也挨着官道呢。这些日子短máo闹事,不知道有多少运东西的车队打俺们这里过,军爷们的大马是常见到的,不少还在我们店中歇了脚。”伙计们见到回话自然乐得搭上,几个人当下是七嘴八舌的道出了不少消息来。听得两个青衣大汉眼中的莫名意味是越来越浓。

“你们要单独腾一个马棚出来,看定了房子,还有马车要停的。”一个大汉再说道。

伙计们是喜欢的很,大客户上mén他们也好过,为首的忙回头陪了笑:“大爷们敬请放心,管保是趁心如意的。”

看了地方,栓了马,一个青衣大汉随手扔出了一角碎银,“赏你们的,要好好用心,伺候好了以后还有。”

伙计们好话奉承一路说个不停,陪着两个青衣大汉往前面店里来,正好是和时小迁一行人走个碰头,他们已经看过了房子定了下来,许进深正陪了往前面来。

时小迁走在前头,许进深会做生意,刚才接了往里面走的时候,就已经喊了人:“温几壶老酒来,再nòng上几个菜,是我们的孝敬。”

所以这一出来时小迁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酒菜,冷的热的汤的水的都已经摆好,见老板又是殷勤劝坐,就不客气的带着一众手下坐了下来。

时小迁没有白吃饭,高兴许进深会做事,就掷了一锭二十两的银子在桌子对他说道:“这银子你收下,算是订房子的钱,等老爷们到了,走的时候再最后结算。”

白huāhuā的一锭银子,不仅让许进深惊喜的不行,就店里的伙计小二和早出来吃晚饭的住店客人也是一阵眼热。

饭后一行人回到院子。

那两个看马的青衣大汉对时小迁说起了自己的发现,“四哥,虽然衙mén里消息来得快捷也可靠得力,但是地方上也不能疏忽了啊,我俩看这琵琶滩就是个不错的地,水陆都有,不如我们在这……”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