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八十二章 行之有效

一百八十二章 行之有效

梁纲一行在琵琶滩下了船,再往前就是郧县(郧阳府城)了,那里的水面因多有军用物资往来,所以管的甚严。\\??WW.. 书mí群2∴⑴㈨⑸\\

能少一事就少一事,梁纲才不想多生事端呢!所以就在在琵琶滩早早的下了船。

两辆马车和几匹马匹从客船的底舱牵出。李元清、李永昌乘一辆,梁纲和李盈盈乘一辆。这前后两辆马车是特定加料的,车厢底下置着的都有一个暗箱,里面放着长短兵器,必要时候梁纲也可以躲进里面。

有nv客小姐在,便是真遇到了官差,那些个官差也不可能真正的上去搜查,大户人家的nv儿都是有规矩的,而且李家还有陈诗的面子在。襄阳城里就不提了,可在郧阳府陈诗还是有些薄面的!反正梁纲他是决不能见光的!

红巾军讲究去辨蓄发,梁纲自己的寸许短发慢慢的也长到了脖颈处,再长一些就可以扎发髻了。他手下的人马对此也没什么意见,反正都是造反了,再去了辫子似乎也没什么。

此次出行,左右跟随的二十多人都是侦察分队和亲卫队里的jīng锐,出来时特意把头发剃了剃,再度扎成了辫子,所以他们是无碍的。

在襄阳城里待了这么多天,梁纲不是一味的玩乐。按照他来之前的打算,那是初十的时候就要拍拍屁股走人的。可是现在之所以留到正月十六才动身,就是因为他在宋之清那里又得到了一个重要消息,所以才改变了原先的计划。

梁朝桂身体是真的不行了,乾隆已经命成德代替了梁朝桂成的位子,这家伙准备一上任就动手,预计出兵时间不会拖延到二月份。

梁纲当然不会乖乖的坐等清兵来打,得到消息后他心中盘算了一番,随后的几天中就一直忙着调集人手和联系王延诏,是打算在清军腹地干上一票,打luàn一下成德的出兵计划。然后同时间九道梁的主力军也……

——————————————

许家老店。

第二天,许进深出于好奇,自己亲自带了人送了热水到跨院去,就见这一行人都住在下房里,正房大mén开着,从外面看了就知道是认真打扫过的。\\. 首发\\

这样的一群粗汉能打扫房间?还这么认真?许进深颇觉得奇怪,这些人说是看家护院的还差不多。

放下热水在屋前下,和时小迁攀了两句话,许进深正要出去,院子外面兴冲冲的走进来一个人,见了他们一行稍微的愣了下,但还是笑着向时小迁说道:“四哥,老爷的船已经过了安口店,中午时分就能到了。”

时小迁正卷了袖子在洗脸,听了这话后立刻带起了笑。从秋天时离开到现在,他还一次都没见过梁纲的面呢,就是过年的时候他也是在堰店埋钉子呢!

许进深忙凑进说道:“四爷,贵客要来,小店可要准备些什么?”

拿了干巾擦了手脸,时小迁笑道:“你来的倒是正好,也省的我再去寻你。这大院正房的卧房和东西两侧厢房里都要多摆上几个火盆来,马上就搬来……每个房里三四个就差不多了……都要用最好的竹炭……”

许进深忙点头称是,但心里却是在暗自咂舌,那么大点的房子就摆三四个火盆,过夏天的不成?难道人是怕冷的?也不知道来的这位爷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看样子随行的似乎还有两位主儿,火盆还全都要上好的竹炭……

却不知道时小迁这是在巴结李家的人。梁纲他是什么体格?再冷的时候也用不着烧火盆啊,可是李家父子尤其是李盈盈就不同了。时小迁已经接到了消息,知道那三位是个什么样的身份,所以他当然要狠狠的巴结了。

又听着时小迁继续道:“中午、晚上再各备上一桌上等的酒席,送到院子mén口,我们自己取去。我们爷有脾气,规矩大了点,再说随行的还有娇客,所以没事的时候你们店里的小二、伙计就别在mén口晃悠,更别想着进mén。人就是到了mén前也要先招呼一声,不管是不是有人在守着的。火盆上要安好了铁吊,放好茶壶,喝的东西我们自己来烧……”

许进深心中不停的抹着汗,自然是一一答应下,后才带着伙计们往前走,路上把时小迁刚才说的那番话再拿来给伙计们说一遍,并强调一定要记牢记死。

午时刚过,就见时小迁一帮子人剩下了两个做留守,余下的全部取了马匹策马赶到江边码头等候。

声势搞得这么大,nòng得店里的人都有些好奇,就是许进深自己坐在柜台里眼睛也不时看了mén口。

到了正午时分,就听到一阵子马蹄声传来,店里的人眼睛都看向了mén口。

一群人出现在店mén口,出去时的十一二人,回来时还是十一二人,不过是里面的人手大大的变了一变。

先前时,那群大汉的架子都tǐng足,就是在普通的一个面对许进深时也是吆五喝六,随便的很。这一会儿却是没人抖得起来了,时小迁和两个人在前面开路,后面的的人都围着两辆马车。

李元清、李永昌在店mén口下了马车,李盈盈那一辆则是从后mén直接进了院子。

所谓人有底气气势足,现在李家父子有梁纲在暗中做依靠,又亲自经历了梁纲搞掉袁家的事情,这一身气势比起原先来涨的可不是一丁半点,在许进深面前一lù像还真的震住了他。

“这二位爷到底是什么来头?”郧阳府地界上历来就不太平,有能力的人家,往来行走多是要带些看家护院的随行。许进深这一点上也是见多了的。但是像李家父子这般的却是少见之极。

时小迁他们人或许不是太多,可经不得的他们个个都是气势彪悍bī人,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还有那个面都不lù的……

“你说他们都会是什么人?”晚上许进深和老婆滚被窝,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说道。

老板娘却是丁点不当做一回事儿,“他包院子的银子给你没?”

“给了!”许进深愣了下回答道。

“那青天白日的,你还管他们是什么来头干嘛,只要给银子不就行。”

一句话说得许进深点头无语。

院内。

烫红的火盆烤的屋子暖暖的,李盈盈去了东厢房他父亲的房间,自己的这一间正房则被梁纲给征用。

和时小迁嘀嘀咕咕说了好半天,打更的梆子声都遥遥传来,梁纲这才结束了与时小迁的谈话,任务都已经jiāo代清楚了。

——他们此行的主要目标就是郧县城中的粮草军资。

作为郧阳清兵的大本营,粮草物资在郧县城中是堆积如山,而王延诏的手下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则‘恰好’的有那么几人是在府库和军粮场做事……

为了这一‘恰好’梁纲费了多大的工夫?

本来他是打算在开chūn后才用的,那时候经过一个冬季的积累,府库和军粮场的物资储备必然将达到建立来的最高峰。到时候一把火烧了,这才是真正的利益最大化……

可现在清军形势骤变,梁朝桂下,成德上,梁纲是不得不提前动手。因为要搅luàn成德的预定步骤,断敌粮草是最行之有效的办法。而且烧粮不同于厮杀,就算是在戒备森严的军粮场和府库里,只要是在有人做内应的情况下,烧毁成屯成垛的粮食物资也并不是太困难,也不需要太多的人。况且为了这一步计划的施行,梁纲和王延诏早早就开始着手做了准备……

现在的郧县即使再戒备森严,也阻挡不住他这一计划的顺利实施。

而在烧粮的同时,王延诏的人手也将在马昌镇和黄龙镇等处大肆焚烧破坏运粮船只,这样的双管齐下,成德的进剿计划必然要大受影响。

没有了充足的粮草物资供应,大冬天的鬼能进山来打胜仗啊?

在客栈一下午的时间,已经足够梁纲和王延诏的人手联系上,等到了晚上再做好商量……

第二天清早,李元清等一行人就离开了许家老店。对于他们来说,琵琶滩许进深赖以为生的客栈只不过是人生的一个渺小瞬间,不经意就已流逝了过去。

三日后的琵琶滩街面,靠近镇子的中间位置,一座中等规模的客栈开业大吉,同时再琵琶滩的北面,靠近官道的地方一个大碗茶摊也不经意间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