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八十三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一百八十三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郧阳书院,陈诗家。\\ 提供本章节最新\\

“…………此关乎明堂(陈明堂,陈诗之子)之前途,贤弟要三思而断啊!”李元清说罢就端起了茶,但却没往嘴边送上一送,一双眼睛眨不眨的盯着对面的陈诗,自己什么话都已经说尽了,现在就看他这个做父亲的如何决断了。

另一侧坐的陈周氏(陈诗妻)满脸的焦急,手中的丝帕无意识间都被搅得像是要断开一样,一双眼睛死盯着陈诗,心中急躁的真是恨不得立刻代丈夫应下。

“怎么办?是答应还是不答应?”陈诗的脑子里正在进行着jī烈的思想斗争。

“跑官”,对于品xìng高洁的陈诗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他自己是从来都没想过这两个字的。可是现在事情是落在他儿子身上,自己的独苗独子身上,就不得不认真的想一想了……

孩儿陈明堂,乾隆三十七年人,去岁乾隆五十八年癸丑科二甲第十一名,派官贵州普安厅任安南知县。

贵州那地方虽然偏远,可陈明堂也没说什么就去赴任了。然而半年下来,随着到任的时间长,陈明堂与上官的关系是越来越差。

历史上乾隆六十年贵州是爆发过苗汉大起义的,可想而知那里的吏治是个什么情况。而陈明堂自幼受其父亲熏陶,也养成了他父亲那样的高洁品xìng,自然就与上官起了矛盾。可偏偏他势单力薄也官小职微……

最后陈明堂只能求个眼不见为净,图谋起调往他处任职的念头,因为他还不想就此学他父亲挂印归乡,这个官他还没当够。

李元清此次来郧阳,一是为了回访陈诗,二就是为了‘解决’陈明堂这件事。

现在他身前的桌面上放着的是他此次带来的三万两银票,全是一千两的大面额。^^网^e^看 免费 提供 ^^用着这些银子做打点,凭借陈诗往日在京的关系,将陈明堂调到湖北任何一地来任职都不成问题。

李元清心中还有点紧张,与陈诗相jiāo这些年他可是很了解这位兄弟的xìng格的,即便这事儿是关乎到了儿子的一生前途,陈诗依旧极有可能说不。而要是陈诗说‘不’了,李元清他自己可就瞎掰了,那些后续的运作很有可能就要全部泡汤了!

年前初冬时候,李元清在安陆府的天mén县乾潭镇靠湖地带就置买下了一大片地,准备来年在这里办起一个造船的大船坞。这是梁纲特意吩咐过的,为此梁纲还将他历来缴获的大批珠宝首饰和古玩字画取出了近一半给李元清,以备他好筹措资金。

木料主要由郧阳府购进,前期则以收购别的船坞的储备料为主。(木头不是砍下来就能立马造船的)李元清手下自备(招募)排客,不用排帮来做中介人。借这个由头,梁纲让陈和轩将陈恒军的老爹nòng了过去……

李元清的这个船坞赚不赚钱无所谓,梁纲之所以让他办这个,主要就是为了将来打算。万一起义军在北边玩不转了,他还打算拉着队伍往南跑呢,如此就少不得要用上船只和船夫(过长江)。

而有了船坞和排客之后,在必要时候起出李元清这个暗子来,他不就一切都万事俱备了吗?这里面可还有陈家的参合的一脚呢!

但是这一点也要有一个前提才行,那就是官面上李元清要有人照顾,不然的话就是造再多的船,官府道一句‘征调’的话,也足以让梁纲的打算打水漂了去。所以一得陈明堂谋求外调的消息李元清就上了心,襄阳城时与梁纲详尽商量了一下,便有了今天的这一出戏。李元清就是看准了这个大侄子,把陈明堂nòng到天mén县去当知县,不照顾他这个做大伯的还能照顾谁?

“老爷……”陈周氏焦急的叫道。

“唉……罢了,罢了,月末我就上京城走一趟。”陈诗苦笑摇头,应了下来。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儿子舍弃自己这张老脸又能如何?“大哥,小弟多谢了!”起身对着李元清拱手施礼,不管如何李元清的这份心意他是领受了。

陈周氏跟着也行了一礼。李元清乐得脸上都笑开了huā,“贤弟终于是想明白了,哈哈哈,哈哈哈……”事情办妥,李元清松下了一口气,现在终于可以彻底放开心怀了。

——————————————————

一日夜晚,天上星月无踪无影,·天地一片漆黑。

郧阳府库一间下房中,黄炳安喝干杯子里的残茶,正想熄灯就寝,突然听到mén外有脚步声传来,接着mén扉上就响起几下轻轻的叩击声。

怔了怔,黄炳安有些míhuò的走到mén前,略微提高了声音问道:“是哪一位兄弟啊?”下半夜他可还要守夜呢!

mén外头传来一个沉厚低促的嗓调:“我是啊,赵勇,你快开mén出来。”

赵勇,和黄炳安一样都是府库的库吏,但是黄炳安知道这个赵勇是府库副使魏元煜的心腹,可不比自己这个无依无靠的。

那魏元煜虽然仅是个九品副使,可是他在知府杨大人面前都有几分脸面,若不是府库大使商世章是做了二十多年的老人,说不定年前死后魏元煜就已经登顶上位了呢。所以对于赵勇,黄炳安是要让着的。

不过这个深宵时候他找自己干什么?会有什么事吗?

心头不明白着,黄炳安匆匆披起衣服拔栓开mén。赵勇那魁梧伟岸的身影已一闪而入,并且顺势反手将mén掩上。

黄炳安吓了一跳,但还是没其别的疑心,问道:“赵兄弟可有什么事情要问?”

点点头,赵勇脸上显出的是一片严肃慎重的表情,压着声音道:“兄弟我有一件事情需要大哥帮忙,这事儿可外传不的人……”说话着赵勇脑袋就越来越靠近黄炳安。

“呜呜呜…………”捂嘴、捅刀,看着挣扎着眼睛里还有惊骇sè的黄炳安,赵勇面上也闪过一丝不忍,但继而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可怪不得我,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今夜值班……”

………

………

籁籁于夜风之中沙沙作响。

府库院内,一幢全是有青sè长条大石砌造而成的小房屋中。一扇窗口里透出晕沉的灯火,暗朦朦的,黄sè的灯光似乎凝tún在窗纸上了。

赵勇才到屋前,黑暗中就有一条人影闪出,低声问。“结果了么?”

轻轻一笑,赵勇比划了一个手势,“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闪出的这人,正是郧阳府库副使魏元煜,虽然明面上他们两人是上下级关系,可是在三阳教中他们是一个级成的。

赵勇抬头向着房内点了一下,低声问道:“九哥,教里都是谁来了?”

“进去了不就知道了。”魏元煜一拉赵勇走了进去,嘴里低声说道:“可是咱教里的大人物的。”

晕黄的灯光,自桌子上一座莲huā灯罩上散映出来,静静沉沉,宛如浮漾起一片淡黄的雾氲。

在沉暗的光晕映照下,掌教元帅刘楞正神sè平静的坐在大椅上,见到二人进来两眼一瞄,神sè中自带着一丝厉sè,语调冷冷的,“得手了么?”

灯光的照shè下,赵勇看到房屋内还坐着十几二十个人,全都是一身库吏打扮,可里面却有一大半是自己从没见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