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零一章 千里转战一

二百零一章 千里转战(一)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一场大水绵延祸害了大半个襄阳府,两岸平原上无数亩良田被淹,无数座房屋被毁,几十万百姓流离失所成为了无家可归的流民……

外人都说是天灾厄祸,但是是个襄阳人都知道,这场大水是天灾不假,但更是**!若没有那群贪污腐墨的蛀虫(官员)在,汉江堤坝又怎会变得这般的‘不堪一击’?

早在乾隆五十三年时,荆州地区(系长江)就曾发过一场大洪水,当时“江水泛涨,冲溃堤城”,大水从“两路人城,城内水深丈余,两月方退,一应官舍仓库俱没,满城军民淹毙无算”。「域名-..-请大家熟知」是时的湖广总督特成额就是因此才被夺去了官职,改而由毕沅接任。

毕沅是个有能力的大才不假(乾隆二十五年庚辰科状元及第出身),可是他更贪污成xìng。接任之后,不但不以前车为鉴加固长江堤防,巩固汉江堤防,反而是更加的变本加厉的搂取两江治河银子……

上行而下效,毕沅贪墨,整个两湖官场也跟着贪墨,文官贪赃武官克饷,几年来那是蔚然成风。可是上有和珅这个‘朋友’做帮衬,毕沅本身才学非凡也得乾隆的青睐,其在湖广总督的显位上一坐就是六年。这些年中湖广吏治是腐烂透顶,贪污之风盛行在全国那都是有名的。

而长时间的不闻不顾,两江(长江、汉江)河防年久失修,面对洪水的到来不堪一击。此公安、石首等地都连年遭洪灾侵袭,地里的收成锐减,前年夏秋之际又继之以瘟疫,结果几县人口死伤流亡失了大半。而现在也轮到了汉江发威……

正所谓是:**已亟,天灾随之。==??. 首.发?==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大水之后就是大灾,而且因为鄂西明有红巾军,暗有白莲教,局势‘危急’的很,所以毕沅等人即是贪墨成xìng却也丝毫不敢怠慢了这几十万受难百姓,唯恐他们被西天大乘教鼓动,闹出大事来;再或是西入郧阳,连带着引爆起那个火yào桶,让红巾军……

其后几日里,梁纲接到李元清、陈和轩等人的信报上都说——襄阳州县官府全都在倾力开仓放粮,安抚百姓,湖广总督毕沅还亲口允诺来年襄阳府下受灾各县一律减税免赋。

时小迁和王应琥送来的消息更是说——现在连均州囤积的军粮都开始大批的往东面几县周转了。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一怕桌案上的地图,梁纲冷然发笑。“该报的,还是要报的!”他们之前做下的孽,现在可别想就这么轻易的给抹平!

福宁、陈淮,两个履新湖北的大员,这才到任几个月的啊,名声就已经臭到家了。连同毕沅一起朋比为jiān,合手贪污。因此现在湖北民间才传出民谣说:“毕不管,福死要,陈倒包”;还有什么“毕如蝙蝠,身不动摇,惟吸所过虫蚁。福如狼虎,虽人不免,陈如鼠蠹,钻xùe蚀物,人不知之”之类的……

梁纲不想在眼下时候闹起大事来,保证‘历史轨迹’顺利前行才是最重要的。但是小添上一把火,顺带着赚取些仁义名声还是可以的。

那赈灾的粮食,还是由自己手中发出去才是最实在!

——————————————

黎明前夕,保康县城。

黎明前的黑暗是最让人发困发懒的时候。守兵们在城墙上蹲守了一夜,jīng神都已经疲劳到了顶点,而天sè将亮,来换岗的人也快到了,一夜无事之下到了此时紧绷绷的神经也就不由自主的放松了许多,脑子里想的全是快要来换岗的人和之后就可以舒舒服服躺下的chuáng铺……

点点晨曦的星光下,陈虎引着千余红巾军悄悄地向着保康县城南城mén靠近。虽然全体上下人人都是小心了再小心,可是上千人的脚步声在着寂静无音的夜里还是明显的传了出去,那阵阵‘沙沙’作响声岂能是瞒得过去的?无可避免的就传入了守夜清兵们的耳朵中。

“什么人?是什么人?”

“城下有人,城下有人——”

“敌袭,是敌袭——,红巾军来了……”

错杂而又有些慌luàn的叫喊声立刻响彻了整个北城墙,城mén楼中被惊醒的夜守北mén守备一脸的紧张,一边下令手下全部戒备,一边急忙派人前往城中鲍贵住处通禀。

鲍贵是南阳镇的副将,现在领南阳镇兵一千五百人连同保康县乡勇数百人驻守保康县城。

“火箭,快往下shè火箭。你们这群笨蛋,往下shè火箭!”jīng神极度紧张的北mén守备,声嘶力竭一样的冲着那群往城下放箭的弓箭手吼道。

“所有的chuáng弩都做好准备了,一旦照亮……”

“轰轰轰——”就在这时一阵爆炸声在城头响起,在守备嘶嚎的同一时间,从城下飞来了二三十枚炮弹,连连的爆炸声中,五架chuáng弩飞灰湮灭……他这口中的吼叫当即也就堵在了嘴中了。

城北的喧哗声就像顺风燃起的大火,瞬间就在城中扩展了开来,先是北城mén附近民居一片渲染,然后是整个城北,再然后就是向城中心发展蔓延……

“什么?敌袭?”鲍贵蹦似的从chuáng榻上跳起,就像是一只被踩住了尾巴的野猫。“红巾军不是还在房县那的马?怎么突然杀到城下了?”

“镇里寨子里的乡勇都是一群蠢货、废物。”怒不可遏的鲍贵急忙穿戴起来,一边大声呵斥着,一边高声叫道:“来人,传我将令,火速集结兵马增援北mén!”

脑子里有些愕然、发懵的鲍贵大怒之下下意识的下达了这样一个增援命令,典型的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

保康县城内的清兵调动城外的红巾军自然不甚清楚,可北城mén源源不断的兵马赶到,陈虎却是看的一清二楚,当即遣快马前来东城mén外通报。

数里外,梁纲看着已经是灯火一片通明的西城mén,嘴角一笑。通过望远镜,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城墙上的一切变化,上面的守军真的不多,二三百人而已。

王应琥传来的消息是,夜间,鲍贵手下的绿营兵主力历来都是在营房内好好休息的,在四mén上守夜的只有不多的几百绿营兵,余下的全是保康县本地的乡勇。

“将军……”张世龙披着一件藤甲,头裹赤巾,手提一把腰刀,左臂上挂着一面藤牌,满身上下溢散着一股彪悍之气。“都已经准备好了,就听你一声令下了。”在他的身后,张世虎、姬延良、姬仲良三人完全是和他同样的打扮。

“那好。”梁纲脸sè一凝,扫眼四将,眼光再扫过在他们四人身后tǐng立的三个炮兵分队、五百藤甲兵和二百火枪兵,“出发!!!”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