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零二章 千里转战二

二百零二章 千里转战(二)

“杀啊……”

“杀——”

一片此起彼伏的呼杀声在西城mén外猛然响起,惊愕之极的西mén守兵瞬间傻楞在了那里。

二百火枪兵和三个炮兵分队乘坐着红巾军现在仅有的二十多辆马车飞速赶往城下,冒着反应过来后少量清兵弓箭手的shè击,二百火枪兵在靠近城墙百米距离后迅速把枪口对准了西城墙上,尤其是那五架chuáng弩那里。而炮兵分队则已经就地下车……

“轰轰轰——”连续五声巨响响起,扇形冲锋中的五百藤甲兵中立刻被清出了五点空白地,残肢断臂横飞,给梁纲造成了近二十人的伤亡。

但是这点伤亡还吓不住梁纲,也吓不退张世龙身后的五百藤甲兵,他们依旧一往无前的在向着西mén城奋力奔去。

“轰轰轰——”臼炮声响起,凄厉的惨叫声同时从城头传出。然后再是chuáng弩火箭的巨响……

对shè进行了将近半刻钟,十二mén臼炮用三轮shè击打掉了城头上的五架chuáng弩,其中两个还引发了城头储备火箭的大爆炸……

一刻钟后,张世龙四将引着手下藤甲兵用二十架云梯铺路,抬着余下的二十来架云梯迅速渡过了护城河。

枪炮声初歇时,一架架云梯已经成功搭靠上了西城墙。

“杀啊——”攻城开始,张世龙四将一马当先爬上了云梯,左手的藤牌斜顶在头顶,腰刀衔在口中,右臂、两tuǐ用力,以最快的速度向城头攀爬。

“扔,快给我扔,手雷、石头,给我炸死他们!给我砸死他们!”西城mén的清兵守将大声吼叫着,招呼手下兵丁往下扔手雷,同时自己高举起一块大石应着已经爬到半腰处的张世龙狠狠地砸了下。

因为旧日习惯的缘故吧,现在的清军虽然装备了手雷,但在守城之时却依旧要准备上不少的滚木礌石。而且对于一些人来说,用石头砸似乎来得更直接有效。

“呜呜……”的风声在头顶响起,张世龙瞬间就明白过来东西是什么,心中微微一chōu,发狠一样把全身的力气凝聚在左臂上,然后举着斜顶在头上的藤牌奋力向上一顶——

“噗——”一声沉沉的闷响后。

似乎是无法抗拒从左臂上压下的巨力,张世龙恍惚中都听到了身下云梯不堪重负的发出的“咯吱咯吱”声。

顺着藤牌的斜面,石块在垂直方向受力了一瞬间后就迅速的向着斜下方向滑去。心中大松了一口气,张世龙动了动发麻中的左臂,一股狠劲从心底迅速升起。

“杀啊——”右手从口中拿下腰刀,用力掣举,云梯上的张世龙扬身一声大吼,震若雷霆,威猛骇人。

城头上的清军守将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竟然硬顶了一记礌石??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杀啊——”清将是呆住了,可红巾军却没有发呆,下面的藤甲兵在看到张世龙硬接一块礌石还安然无事,心情顿时jī奋澎湃不已,整个队伍的士气在这一瞬间都拔高到了最顶点。

“砰砰砰——”火枪声还在响彻。

“轰轰轰——”向城内延伸的炮击并没有停止。

“轰轰轰——”从城头往向下撂放的手雷也同样在继续着……

每一刻都有人在流血。

“杀——”张世龙两tuǐ用力飞快的向上攀登了几步,然后再做一声大喝,趁着守兵受震一呆楞的瞬间,他双tuǐ猛一发力,从云梯上一跃而上垛口。

身体还没有落下城头,右手持刀就已经一记横扫斩出。锋锐的刀刃破开xiōng膛、脖颈,鲜血喷涌中两名当面的乡勇就已经哀嚎着倒下。

“反贼!给我死去吧!”守将这才算定下心神来,面对着硬抗了自己一石头毫发无损的张世龙,心中虽有怯意,可面子上却丝毫不示弱。手持也握着一把腰刀,喝声中就奋力向着张世龙劈来。

张世龙右臂一摆,腰刀一磕一挂就轻松压住了劈来的刀刃,“要我张世龙死?就凭你也配?”自己怎么说也是红巾军中排的上号的人物,也是一个小小的清军守备说生说死的?

“张世龙?”清将浑身一震,这个名字他当然听说过,不过……“区区一介草民,我杀你一百个一千个也是一句话的事儿!”脸sè一阵cháo红,当下一tǐng手中腰刀从张世龙刀下chōu出,再度向前劈砍,还是力劈华山,直取张世龙脑mén。“死去吧,姓张的!”

“他M的,找死!”张世龙面sè狰狞的一笑,“看爷爷成全你!”左手拿着藤牌向边上一架,挡住了侧面砍来的两把刀,然后滑步向前,挥刀对准迎面劈来的腰刀猛的全力一击,“当——”一声响亮的金铁jiāo鸣声震彻人耳。

清军守备只感觉一股巨力从自己握着刀把的手上传来,马上就想要用力握住,可他的力量哪里比得上张世龙的,下一刻手心就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二人猛拼一记的结果就是,那清军守备不但失去了手中兵器,连两掌手心都被甩出去的刀把给蹭脱了皮。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张世龙紧跟着再上前一步,右手腰刀随之疾速挥动,一道寒光直末入清军守备的脖颈……

“大哥,咱们往城下杀……”张世虎的声音突然传入张世龙的耳朵里,扭头一看,就见一身是血张世虎就站在自己旁边不远。

“好,往下面杀——”

保康这一战,红巾军一无内应,二无太大的军力优势,能靠的就只有是出其不意和己方头领的悍勇冲锋。

但是很显然梁纲走了一步好棋,一个小小的时间差之后,在己方猛烈地冲击下,张世龙等藤甲兵不多时就击溃了当面的守城清兵。尤其是在西mén守备阵亡之后,剩下的绿营兵和乡勇更是群而无首,形势急转直下,迅速向红巾军倾斜。

没有了统一的指挥,这些个小兵还如何能挡得住红巾军的冲击?

前后两刻钟的时间都不到,吊桥、城mén……在城外梁纲期盼的眼神中就已经缓缓坠下,dòng然大开。

“弟兄们,杀啊——”高高扬起手中的钢刀,梁纲一勒马缰,骏马前蹄凌空嘶鸣长啸,大喊一声,一马当先的便向着保康城mén杀去。

“冲啊——”

“杀啊——”

更大更喧嚣的呼杀声瞬间在保康西城上空回dàng。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