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零五章 千里转战五

二百零五章 千里转战(五)首发\\?

毕沅一脸苦涩的看着手中快马送来的急报,“竟然下安陆了,下安路了……”这下子自己真是想不下马都难!?

“唉……”长叹一声后,毕沅无力的低下了头。成德是不能指望了,看来还是要去找和中堂帮忙,不然的话这一关自己一人是够呛!?

几天前红巾军由保康攻入了襄阳府境内,两日中连破谷城、光化和均县三地,并且兵锋东向,直抵襄阳城下,随后见攻不能克,就掉头南下破了宜城县。?

总督军事的成德以为梁纲会就此打住,因为他的兵力实在有限,从保康到宜城,五座县城里红巾军虽然一直在开仓放粮救济百姓,恩惠流民数以万计,但是梁纲却从没有大规模的招收过人马,只是挑三拣四的选出一些敢死青壮之士收入军中,到现在为止麾下人马也没有超出五千人去。而平原不比山地,往来容易,他引兵如江汉平原,是很难躲过大军的多路围抄的。?

还有就是惯xìng思维,梁纲自从起事之后就没有离开过山区密林,现在成德潜意识里还认为接下去梁纲依旧会如此。?

——由宜城西进南漳,然后再从南漳跑回保康境内,如此就再度转回到了郧南山区……?

但从没想过他这次竟然大刺刺的挥兵下安陆了。?

“一招不慎呐,一着不慎……”毕沅心中暗叹,也很是自哀。如果成德的计划能够顺利实行,在南漳全歼或是重创了红巾军,那他这一关可能还会再次轻轻地掀过去一次。\\??WW..?提供本章节最新?书mí群3∴\\可现在,湖北连连丢城失地不说,还未能抓到红巾军的一根毫máo,他身为湖广总督如何能脱得了干系,之前的惠龄等人不就是这样归罪的么?到现在毕沅的身上还背着那次的训斥呢。?

数罪并罚,万岁爷要真的是打下来,这一关自己绝对难过!说实话毕沅真的是很羡慕福宁的运气,他虽然是现任的湖北巡抚,可是主管军事的成德并不是湖北的提督,而是荆州的将军,官职上他还要压过福宁一头,再加上又有自己的分担,他的责任倒是最轻的……说不定自己下罪后,屁股下的这张椅子日后就是他的了……?

自哀之余毕沅又不仅可怜起成德来,差事竟然办成了这副样子,万岁爷知道了还不知道会如何大怒呢!?

成德贵为一品荆州将军不假,可是单从圣眷上来说却远及不上梁朝桂,当初可是连自己都不敢轻易拨了梁朝桂颜面的。现在郧阳的追兵主力是被他直接从谷城派到南漳的,在梁纲的身后他仅放了一支偏师跟随动向,自以为这下提前布置能堵住红巾军的去路,最后在南漳围而歼之……却哪曾想会落个这般结局??

自己要倒霉了,他也好不过到哪去!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自身的圣眷也是完了。?

毕沅心中没有幸灾乐祸的快感,有的只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叹!?

————————————————————?

安陆府,钟祥县境内。?

“驾驾——”一声声呼喝被掩盖在雷鸣一般的马蹄践踏声中,四五百骑军宛如一条长龙,纵情的飞驰在广袤的旷野上。?

从宜城南下,梁纲就遣了骑兵先行。之前连续的攻城拔寨,大批的缴获(钱粮物资和马匹车辆)使得骑兵队如吹气球的一样重新鼓舞了起来,连同姚学才和廖勇富带来的人手,骑兵总数全线越过四百人马。如果再算上侦察队和亲卫队,凑足五百人都绰绰有余。?

红巾军从昨日开始军入安陆地界,兵锋自然就要直指府城——钟祥。?

从最北的历阳镇开始,丰乐市、东乡关、龚家集……骑兵一路南下,一路扫dàng驻地绿营、各处巡校和地方乡勇。?

作为一府治所之所在,钟祥的城防厚度虽然比不得重镇襄阳,却也不比均州弱到哪儿去了。如果召集安陆营剩余的全部兵马再加上各县镇的巡校、乡勇汇集,死守城防,那红巾军还真的很难打破钟祥。?

至少做不到一击就破或是在短时间内功成!?

所以要打赢这一仗,就必须先在城外击溃各县镇援来的乡勇,使那清兵一败再败,士气军心低落动摇到最极点。到了那时,伪装败溃乡勇的詹世爵部……?

待至赚开了城mén,就凭城内丢魂丧胆的绿营兵和乡勇又怎能再次凝聚一起来抵抵抗红巾军的冲击??

钟祥城池终是要一战易主的!?

姬家兄弟和姚学才、廖勇富四人带着骑兵直下钟祥,沿途之中全力扫dàng各处乡勇,却也有意缓顿了脚步,知道现在……?

巳时末是临近中午的时候,被故人称作隅中,又名日禺。换成梁纲熟悉的二十四小时制,那就是上午11点整。?

姬延良再次抬首望向空中的太阳,心中暗道一声:“时间差不多了!”现在他们距离钟祥城只有十多里远,对于骑兵来说,只是一两刻钟的路程,但想必已经进入钟祥清兵的警戒范围了。?

前方道路上依旧清晰可见溃散的乡勇们和少量绿营汛兵败走留下的痕迹,比之前面的道路上,这样的痕迹已经少了很多,但这也说明了一个事实,依旧是有一些tuǐ长且不知死活的败溃乡勇跑到了这里。?

“加速,快走——”四百多骑兵cháo水一般涌出了地平线。?

前进的路上,再次遇到了一些乡勇,纯粹是群乌合之众的他们在见到红巾军之后几乎是望风而逃,抵抗意志都薄弱到了极点。?

醒目的赤红大旗始终飘扬在兵锋的最前列,“杀,杀,杀啊……”股股jī奋慷慨之情不由自主的从士卒们的心底涌起。?

溃败,再见溃败,一败涂地的大溃败。?

在骑兵迅猛飙飞的突进之下,沿途所yù乡勇尽数一触即溃,连那些出城来收拢散兵溃兵的绿营清兵也立刻作鸟兽散,根本就起不到什么阻敌的作用。?

骑兵在钟祥城下绕了一圈,然后向南而去。实际上却是走了几里路后又绕道回了北面。?

溃散的乡勇、绿营兵见到红巾军骑兵只是一个劲的向前沿途冲杀而过,并不来理会杀过后遗留下的他们,心中无不大喜,暗叫着‘又捡了一条命’,还是一窝蜂的向着钟祥狂奔,但也有一些考虑之后南北东西的四散逃去的。?

“开mén,快点开mén!”?

“放老子进去——”?^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