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零六章 千里转战六

二百零六章 千里转战(六)

“开mén,开mén,快点开mén!”

“让老子进去——”

“他娘的,磨蹭什么呢,快开mén——”

luàn嗡嗡一团的乡勇、巡校在钟祥城下叫骂不已,但是城头上的守兵却慑于姬延良四将所率的骑军威风,根本不敢打开城mén。\\??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4∴㈥㈠㈧\\深恐他们是虚晃一枪,实际上却没有离开,怕自己这边一开mén,他们就冒出身影来趁势抢杀……

不过城头清兵可以不去理会乡勇、巡校,但却不能不理会外出城去收拢散兵、溃兵的袍泽,尤其是‘位高权重’的袍泽。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开mén——”一个清军千总站在城下大刺刺的叫喊道。

城头之上,守城清兵一时间为难住了,但是回过神后就慌忙放下了吊桥,又快速打开了城mén。

六品千总,这在四品都司领衔的安陆营中也是位排的上号的人物,何况现在都司引着半数人去了郧阳,留守的人马中只有一个守备能压得住他,比此时在北城mén上驻守的把总地位可高出多了。

“靠,他娘的,都是败兵,凭什么他们一叫mén就开,老子们却要求爷爷告nǎinǎi的还哭不开城mén?”乡勇中立刻响起了几声叫骂声,这待遇相差的也太悬殊了,任是哪一个乡勇心中都不会是服气的。

钟祥北城mén内,一大群丢刀弃枪的乡勇正聚集在那里,人数约有二三百人,或是气喘吁吁,累的就地瘫倒在地,或是失魂落魄,两眼茫茫,宛如呆子。\\??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1∴①⑺㈢\\

这群奔走了几十里才跑到钟祥的败溃乡勇,就外表而言真是没有一点军人的样子,也无半点的士气可言,而至于军心那就更别提了。

詹世爵拖拉着一个大刀片,靠蹲在城墙脚下,身边零零散散的围拢着二三十弟兄。他们这群人早在辰时左右就已经进了城,八十多个占据了那一批入城乡勇的七成还要多,进城之后他们就有意分成了四五部,大大小小的,都距离相隔的都不远,互相联系起来也是方便。

进城了一个多时辰,詹世爵这一双耳朵是一刻都没的放松,一直在留意着城外动向。

午时二刻,城外响起了阵阵奔马声,时刻都在留心的詹世爵眼中瞬间闪过一道jīng光,他知道这一阵奔雷一样的马蹄践踏声,就是城外的姬延良等人对城内的自己等人所发出的一个信号。

当下就和亲卫队中的另外几个分队长、小队长jiāo换了个眼神,让他们也清楚——时候就要到了。

跟随着他入城的八十多人全是亲卫队的人马,自然都是能信得过的,赚城事大,可是容不得半点疏忽的。

也就是几个眼神的jiāo换,几个人就已经联系到了一起。

城méndòng开,那千总带着十几个亲兵率先进了城来。詹世爵向手下打出了一个手势,八十多人就慢慢的、不引人注意的围了上去。

“吴大人辛苦!”北mén把总已经在城méndòng处等着,千总一进来就满脸带笑的迎了上去。

“………吴大人受惊了,不嫌弃的话就先上楼里(城mén楼)喝两杯酒,压压惊……”

詹世爵一旁听了冷笑不已,这个姓吴的千总确实是受惊了。若是他事先知道姬延良他们会这个时候来,怕是嘴皮子说破天也都不敢揽下这外出收拢散兵的差事。

“呸!什么玩意,一群他娘的窝囊废。还什么受惊了吃酒,老子们到现在可还都饿着肚子呢!”亲卫队的一个分队长率先出头挑起了岔,冲出来两步地冲着刚进城来的清军千总就狠狠的‘呸’了一声,让后冲着北mén把总大吵大嚷道:“你他娘的还喝酒吃ròu,老子们可连一个窝头都没见,肚子都要饿扁了,逆匪来了还怎么有力气打仗?刀都拎不动了……”

“就是,就是……”

“一群狗官,只管着自己大吃大喝,却连一口粗粮都舍不得给爷们,还他娘的给你们买什么命?”

“酒呢,ròu呢,拿酒ròu来——,老子吃饱了才能打仗!现在五脏庙都饿的咕咕响,还他娘的打个屁仗!”

“狗官,一群狗官,老子辛辛苦苦的给你们卖命,路上死了多少弟兄,你们是怎样对俺的?”

“出兵的令是你们发的,死了一路子人,到了城了你们却不管不顾了,还有没有天良?”

…………

…………

一声引起了千百声,开始时还是亲卫队的弟兄在起哄,到最后却是真正的乡勇在叫骂了。他们这群人不比东西南另外三mén进城来的乡勇,是被红巾军骑兵打得大败,一路溃散着、逃跑着、被追杀着进的城来的。

期间真的是能称得上‘艰辛’二字,而且若不是真的心向满清官府,他们也不会这般‘至死不渝’的向钟祥赶。途中被击败后,完全是可以四处逃散,之后各回各家的。

梁纲在襄阳虽然攻城不克,可也搜得了大批的船只,水面上干不过襄阳水师营,但是在炮兵的掩护下拦江沉船,暂时阻一阻他们却是可以做的到的。随后他又在宜城得到了大量的补充(船只),以至于红巾军从宜城再度南下时,四千多人的主力全都坐上了船,一百多艘大小船只沿江(汉江)而行组成了一支浩浩dàngdàng的船队,其上光是被强拉来的船夫就有上千人。

这样一支船队,所到之处的沿江村镇自然是被一扫而光(乡勇),可是再内陆一些的县城梁纲却没有去碰。

时间是宝贵的,因为成德的决策的失误,红巾军这才和清军主力错开了几日时间,梁纲想把它们huā到钟祥和以后的荆mén身上,可不愿意làng费在旁的地方。

所以红巾军在安陆府境内真正‘扫dàng’的只是沿汉江分布的各处村镇,安陆府北境的几处县城和广大的地方村镇,只有姬延良的四百多骑兵在中间走过一遭。

他们所到之处当然是望者披靡,可是骑兵再厉害,再要照顾主力部队的行程,这行军路线也还是曾一字线而走的,被他们掠过的村镇毕竟是少数的。而也正是因此,在北面来钟祥的路上他们才会有这么多的往钟祥赶的乡勇。

否则的话,梁纲若是率着红巾军主力在陆地上进行平推,那些个县城的知县连自己的地盘都保不住,他们如何还敢派出境内乡勇支援府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