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一十一章 千里转战十一

二百一十一章 千里转战(十一)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姬延良抖索着长枪斜斜挑向一名清军武官地颈项,枪势去得极快,眨眼间就到了那人眼前。\\???提供本章节最新\\

自是不甘受死,这武官狼嚎一声,也奋力挥起手中地长枪,以刺对刺,以伤换伤,以命换命,想以此来bī迫姬延良撤枪。

然而姬延良手上仅是一错,枪头就如灵蛇轻舞,锋锐的枪刃jīng准的撞在了那刺来的一枪上,两枪相jiāo顿时jī溅起几点亮眼地火星。

“锵——”jī烈的金铁jiāo鸣声中,姬延良两臂一较力,那武官立刻就觉一股巨力从枪杆传到手中,两手虎口一震,长枪就已经被远远dàng了开去。而姬延良此时的长枪却是去势犹疾,锋利的枪尖一闪而过直没入那武官的xiōng口。

大帐前的最后一道屏障被破除了!那武官一死,他手下的那群清兵就立刻散了架。

“弟兄们,跟我冲啊……”姬延良高喝中再次一马当先的冲到了最前面。

“嘶——”目睹了姬延良的**,阿克栋阿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红巾军中果然有猛将。

可是他不能退,他的身后就是中军大帐,退不得,也失不得的,不然的话他就真的颜面扫地,一点脸皮子都没有了。“杀,杀……给我杀,给我顶住……”

阿克栋阿身边全是他的亲信和亲兵,听到阿克栋阿的叫喊后,两个武官立刻就冲了上前,亲兵们也随之冲了上去……

“杀啊……杀啊……弟兄们杀啊……”廖勇富手提着一口大刀,正神情jī奋满面涨的通红的大声呼叫,虽然他手上没沾染上几滴血,可这并不妨碍他内心的jī动!

今夜的突袭实在是太成功了!

“咦——”口中一声惊讶,廖勇富两眼突然地盯向了几十步外,透过厮杀的两军他看到对面一人正tǐng身站在清军大帐前,周边有几十人围着,气势相当不凡。\\??í群2∴⑴㈨⑸\\

“裂开点——”心有所动,廖勇富立刻向左右轻喝一声。

左右的十多个西天大乘教众立刻快马涌出,给廖勇富lù开了空间。

两tuǐ控马,廖勇富稳稳坐在马鞍上,一支利箭已然到了他的右手,左手举弓往弓弦上一扣,两臂撑开吐气喝声,在咯吱咯吱的弓弦紧绷声中,强弓缓缓张开,“这家伙十有八|九就是阿克栋阿,只要shè杀了他,眼前抵抗的清兵怕是会立刻作鸟兽散!”

屏气凝神,扣于弦上地箭矢微微上扬。似乎是离开了眼下喧嚣不休的战场,廖勇富在这一刻充耳不闻外音,略略调整了一下shè角——整个世界骤然间变得死一般的寂静!只剩下那前方肃立着的阿克栋阿。

“喝——”

廖勇富微眯地左眼猛然睁开,森冷的杀机在眸子里一掠而逝,“中——”心中暗叫着,同时右手松开。

“嗡——”弓弦的反弹声入耳。

颤音声中,一点寒芒电掣般而出,瞬息间就掠过了几十步远的距离,直取阿克栋阿xiōng前。

“镇台小心!”一名亲卫突然大声叫起。

阿克栋阿也同时察觉到眼前一点亮星闪到——

“哼——”

闷哼一声,阿克栋阿xiōng前中间,骤痛间已经是翻身倒地。

是一箭毙命?还是——

廖勇富来不及细思,口中立刻就大声呼道:“阿克栋阿已死——阿克栋阿已死——”

————————————————————

汉江边上。

第二大队已经是人去营空,从钟祥城中撤出的第三大队却还在严正以待。

虽然城中搜刮到的东西连带着船上原有的钱粮物资和马匹车辆以及老营、枪炮火yào等组的人员都已经运到了对岸,现在已经走在了去虎牙关的路上,但是第三大队依旧要留在这里站好最后一班岗——给骑军掠阵。

空dàngdàng的营寨中,只剩下靠前的一着话,看王邵谊的表情还很是轻松,只是彭泰的脸sè有些僵硬。

“哎呀言之,不必忧虑,不必忧虑……”王邵谊脸上带着明了的笑容,一个劲的在安慰着彭泰,“以为兄看,兄弟此计甚妙,清军必想不到我军会去劫营,今夜我军必可大胜!”

“你就别提心吊胆的了,来,咱们喝一杯!”王邵谊说着举起了酒杯。

“唉,那就借兄长吉言了,干!”

“干!”

彭泰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紧张僵硬的神情却还是不见一点缓和。

王邵谊没有再接着劝,因为这不是劝就能把人劝住的,而且劝的急了,很可能还会适得其反。

夜袭阿克栋阿的主意就是彭泰想出的,他认为形势对局双方心中都是知根知底的。在即将到来的襄阳水师营的紧bī下,今夜红巾军不得不大撤退,让出钟祥城来。

阿克栋阿肯定会派探子前来刺探侦查,如此倒不如让骑兵先走到汉江,安阿克栋阿之心的同时摆脱了清军的眼线,然后再兜个圈去洋梓,趁他们不备,出其不意狠狠地敲他们一下。

这一夜中,连红巾军自己都以为只是撤退,姬延良、姬仲良和姚学才、廖勇富接到命令时,他们四个人本身都极感到意外,那可想而知,清军那里又是个什么情况了。

可是出个主意是简单,成功了也不失为一立身之本,但是这事情也还要想到失败后的结果,彭泰不得不有些患得患失了。他才是一个新人而已,毫无根基,出了事情连个求情的人都没有。

“你说你逞什么能呢?”这是他妻子过江前对他抱怨说的,话音中满是掩不住的担忧。

彭泰打那之后整个人都变得几分急躁了起来,尤其是骑军出发之后,就更坐不住了。王邵谊为了安慰开解他,拉着他留在了东岸等待第一手消息,还让厨子整了一坛酒和几个下酒菜。

五更天过,时间已经锵锵进入了黎明。

“报——”远处一骑飞马奔驰了过来,叫喊声连帐内的王邵谊、彭泰都听得到。“袭营得胜……”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