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一十二章 千里转战十二

二百一十二章 千里转战(十二)

“哗啦啦……”的一通响,书案上笔架、镇纸、砚台、杯盏等物件全被成德挥臂扫落,之后他还犹不解气,提起一脚把整个书案都踹翻在地。^^网^e^看 免费 提供 ^^

“骑兵,骑兵,该死的骑兵,又是骑兵。(梁纲)你个天杀的短máo贼,大山沟沟里你养什么骑兵!??”成德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和火气,梁纲手中的骑兵从他接手郧南军事的那一天起就和他不对付,开mén第一仗的竹溪县城,随后大军出保康的一路冲杀,到现在就是轮到阿克栋阿这个总兵官。

总兵官啊,堂堂的一镇总兵啊,竟然糊里糊涂的死在的一场夜袭当中……

真是岂有此理!!!

虎牙关。

就在成德大发脾气的同时,关内的两个人也在说说笑笑的谈论着骑兵的事情。

王邵谊、彭泰对面而坐,桌上摆的很简单,只四个下酒的小菜和一小坛子酒,可是两人吃的称心,喝的如意,酒到杯干,谈笑风生,并不在乎这面上的简陋。

彭泰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先前的躁躁不安和僵硬感,骑军夜袭大获全胜,阵斩了清军总兵阿克栋阿,大好消息传来,梁纲亲口下令嘉奖,他彭泰就是这一战中仅次于廖勇富首功的二功之臣。

“兄长,我军惯于隐没山中,出入于山林,将军怎会想起养得一支骑兵旁身?”彭泰眉头皱在一起,他实在是想象不出一支骑兵是如何在大山中转挪、生存和打仗的。\\. 首发\\“这一疑huò保康时小弟心中就有了,一直在心头盘算,可至今却还是了无头绪,今天还望兄长给解了此huò。”

献策有功,近日中无奈投过的的那些书生文人中,彭泰现在也算是崭lù头角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将是这一批人中第一个被重用的,如此他也必须要对军中事务多了解上一些,要多旁一些心。

王邵谊了然的点了点头,彭泰的前途还是不错的,“这骑兵是将军在江北时候就设立下的,时间很早,极受将军重视,在上面是huā费了不知多少的心血。这骑兵在山中……行军打仗上的难度我切先不提,单说是前景,以为兄浅见,怕不是为眼下时节准备的,而多像是为以后做的准备……”

王邵谊看着彭泰若有所悟的眼神,脸上笑了笑,孺子可教也!伸手沾了沾酒,在桌面上写上了‘白莲’二字。“咱们将军可是所图甚大的!”

红巾军的骑兵队,在去年的内jiān事件没有发生之前,行军时候都是同辎重营、补给队和炮队的人马一般的,是由士兵牵着马走山路的,比一般的步兵都还要费力,就是如此还隔三差五的有马匹摔死伤残的!

而到了打仗时,很多时候的接触战他们都chā不上手,只有赶到有坡地或是谷地地形的时候,他们才能派上用场。

一句话来说,骑兵队在红巾军中是典型的规格高战功少。所以在大整编之后,骑兵队虽然也扩充到了大队级别,可是在陈虎和张世龙面前,姬家兄弟始终要低矮上一头。现在第三大队成立了,他们俩的分量也最多是和南向阳平起平坐。

追究原因,那就是战功太少。

可是战功少为何规格却如此之高呢?王邵谊思来想去,最终得出的一个结论是,梁纲养骑兵——不在用一时而在谋一世!他这是在为未来干大事时做准备!

——————————————————

城mén处。

两扇城mén在撞木的支撑下搭成了一个牢固的伞形小棚,堵在了城mén口处。几十个新兵营的新兵在里面进出往来不休,一担担、一块块,都在辛苦的搬运着城méndòng中的沙土和石块。

荆mén州的知州是早做了准备,虎牙关失落的那一晚他就下令衙mén差官把五座城mén给全部堵住,昨日红巾军一攻西成mén,他就又立马下令让城中民壮担负土石沙袋堵死西城城méndòng。

攻城前的一阵炮击,把城前的吊桥早早打落,两扇城mén也被炮弹炸的松动,待到红巾军攻城时用圆木撞击城mén,没费多长时间两扇城mén就轰然倒塌。

梁纲屡次攻城,自然极清楚清军守城的招数,料得到荆mén知州定会使人用土石沙袋堵死城méndòng,所以在攻城之前他就下了一道命令,要攻城部队因势利导,在那城mén口前用那两扇包了铁皮镶了铜钉的原木厚mén搭起一个小棚子来,之后就派人到里面搬运土石沙袋,一点点的直到把整个城méndòng掏空为止!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午后不到一个时辰,辛苦了好久的搬运队就掏空了城méndòng,搬出的土石沙袋都填断了护城河。可是让人没成想到的是,城méndòng开后红巾军面对的却不是严阵以待的清兵,而是一群手无寸铁的老弱fù孺。在她们身后还有无数的刀枪在bī迫,只得哭着喊着求饶着向红巾军涌来……

不得滥杀无辜,不得祸害百姓,红巾军是有严规明律规定的。所以措手不及之下,本来准备带头冲锋的程绍元、冯景山却只能领着预备队被一群老百姓给bī退出城去……

清军趁势涌到城mén外与红巾军刀枪相接,荆mén营守备使人推倒了那两扇城mén,又用厚实的木排暂替它们堵住了城mén口,等到红巾军用火yào炸开时,里面城méndòng中又是堆满了无数的土石沙袋。

士气大落,梁纲心情郁闷也不愿再打下去,于是这荆mén的战事就拖到了第二天,而今日城mén那儿的情况却是同第一天极为的相像!

梁纲从没想过荆mén一战会打到这第二天,因为自从他起事以来,真正攻城的时候还从没拖延过时日。他之前拿定主意是要一日之内克艰荆mén的。

可是这……无耻的州官,实在让人气极!而且那城墙之上还有城méndòng,也给了清军躲避炮击的地方。

开huā弹虽然厉害,可毕竟比不得后世的重磅炮弹,威力有限,对付人物还可以,可用它的爆炸力,来对付厚厚的青石砖墙,那效果就不大了。

“杀,杀啊……”阵阵呼杀声响起,红巾军再次发起了冲锋。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次正式冲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