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一十三章 千里转战十三

二百一十三章 千里转战(十三)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陈霸(陈二侉子)举着半人身高的藤牌,血红着一双眼睛,犹如在渗着鲜血一样,口里luàn七八糟的大声的喝叫着,踏过横七竖八倒在城墙下的红巾军将士遗体,第三次向着荆mén西城墙发起了冲锋。*\\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

第一大队在攻城中两批次投进去了所有的人马(第一次五百人),拼杀至今,损失之惨重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陈霸为首的第二中队,作为突击锋锐,现在还能拎刀tǐng枪的人就只剩下原先的一半了。

城墙脚下,到处都有未熄灭的烈火在随风飘呼。这是城头的清军往下浇泼的菜油,他们用此手段来纵火烧毁云梯。不过还好的是现在这些都已经熬过去了,仗打到现在城中的清军早已经没有了菜油。

烈火燃烧,黑乎乎的地面兀自在冒着腾腾热气。虽然城内的清军士气不高,军心不振,人数也不占什么优势,可是有坚固的城墙做依靠,头扎红巾的红巾军将士依旧倒了一地。

城下的土地都被鲜血浸成了暗红sè。

陈霸现在已经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杀红了眼的他刺客满脑子里都是杀,杀,杀!杀上城去,杀尽了所有的狗清兵!

每一次退下,稍作休息后他就会立刻带队,抬上配给自己中队的云梯,向着荆mén西城墙再一次的发起更猛烈的冲锋。

每一架云梯后面,都有一队红巾军士卒在跟随。

陈霸抓着云梯迅向上爬,等人爬到了中上段时候,他猛的将手中藤牌向上扔去,狠狠撞向了垛口处把守的几个清兵,这样至少能让对方条件反shèxìng的向后退开少许。然后趁着这个机会,陈霸起身一跃利索的翻上了城头。「域名-..-请大家熟知」左手顺势接住下坠的藤牌,右手持刀向外一偏,格开了一口竖劈过来的腰刀,随即刀尖顺势向前一挑,冰冷的刀刃就已经刺穿了那清兵的腰腹。

清兵强壮的身躯刹那间如遭电击,求生的本能让他抛下了手中的腰刀,双手死死的抓住穿透自己腹部的刀刃,双目圆睁,神sè中尚带着一抹极其不甘心的……

“呯”地一声,一支羽箭正中陈霸手中的藤牌,箭头直透出藤牌一寸还多,箭尾还犹自在摇摆luàn颤。

弓箭手?陈霸不屑的‘呸’了一口,在城下火枪兵第二中队的连番shè杀下,城头的清军弓箭手早已经死伤惨重所剩不多了,况且现在伤亡城头还经过了两军多次冲杀,那弓箭手就更寥寥无几了。

陈霸不知道是谁shè出来的这一枝箭,也不知道那个弓箭手藏在何处,因为这些对他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并没有因此而受伤,重要的是他身后跟着涌上的红巾军已经爬上了城头。

“弟兄们,杀啊!”

“杀啊!”身后的战鼓擂得更加急,鼓声更加的jī昂雄劲。

城下。陈虎同样举着一面藤牌,口中大声吼叫着,带着身边的加强分队,勇猛的向着西城墙再一次冲上。

“轰轰轰——”炮击声不断。三十二mén臼炮现在已经挪到了距离城墙五十米的地方下阵,那炮口弹道是早早越过了城墙向着荆mén城内延伸。

但可惜的就是那城头上有藏兵dòng在,不然的话,炮击的效果会更好!

城头上,几个清兵正用凶狠的目光怒视着陈霸,看到自己的兄弟被他一刀轻易结果,几人惊惧的同时也涌起了满腔的愤怒。

凌厉的杀气直bī面前,陈霸心中冷笑,毫不犹豫的从那个刀下亡魂的腹中chōu出刀来,反手一横,带血的刀刃就持在了xiōng前。

抖手甩了下刀刃上的血迹,陈霸不屑似的冲着眼前情面冷笑。

“杀——”双方的暴喝声同时响起。刀光剑影划过,几个抢先涌上来的清兵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就一头栽倒在了城墙上。陈霸一手持刀,一手执盾,带着身后一个个奋勇登上城墙的红巾军战事,如猛虎入羊群,彪悍的杀进来清军当中。

陈霸这里仅仅是攻城战的一角,在更多的垛口,还是清军占上风的居多!

大刀一记横扫,一个从城头刚刚lù出脑袋的红巾军战士便被这一刀当即枭去了脑袋,甩飞出去的头颅在空中翻转了好几圈后才重重的向地面砸落,鲜血从脖颈间喷出,之后的无头身躯就像是一根稻草一样从在云梯上一头栽下……

下面的红巾军将士则连看都不看上一眼,就像刚刚掉落的不是一具尸体,而仅仅是一粒尘沙一样,他们挥舞着刀枪盾牌继续前赴后继的向着城墙攀登。

两根长钩从垛口两侧斜斜的伸出,左右两边jiāo叉着钩住了一架云梯,然后城上的清兵两面齐齐发力,全力扯动长钩。“咯吱咯吱”声传来,云梯上的红巾军士卒纷纷大骇,或是往下退,或是更加奋力的向上攀爬,在云梯底部的红巾军士卒也纷纷不顾一切的扑抓上前,以求千万能够稳妥往长长的梯身……

然而城上城下,两方人马的用劲争夺,岂是一架简陋的云梯所能承受的?当即就听得“咔嚓”一声响,云梯已然承受不住几股力量的拉扯从中断成了两截,上面的红巾军士兵骤然失去了依托,纷纷惊叫着从半空中摔下。

扶着云梯的红巾军士卒看着自己兄弟从上面摔下,自然要从下面托住他们,但却不想,跟随着人一起掉下来的还有城头一清兵全力投下的长枪!

长枪扎下,直直的在半空中扎穿了一人,锋锐的枪尖透体而过,下面的红巾军士卒毫无准备,当下又连着一人dòng穿,连吭都没有吭一声便被钉死在地上。三五个士卒一同摔下,带倒了一片红巾军。

惨烈的攻城战,梁纲从没有想过荆mén这一仗会打到现今这个地步。清军有了藏兵dòng可供躲身,可供调运人马和补充物资,可以说就是最大程度的削弱了炮击的威力,而偏偏他手中全是放开huā弹的臼炮,而没有打铁弹的重炮!

火yào桶也炸不开荆mén坚固厚重的城墙,也炸不陷鲜血染了个遍的城mén楼,眼前的这一战就只能打成一场冷兵器的攻杀战!

一日多厮杀红巾军死伤确实惨重,确确实实的给梁纲浇泼了一盆冷水!

即便是有枪炮在手,现在的红巾军也远远不够横行四方!

臼炮虽好,却也有它无可弥补的缺陷。寸有所长尺有所短……

“不过这荆mén城我是一定要拿下!”梁纲心中发狠道。经验教训和心头闪过的诸多感悟他会牢牢地记在了心中,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今日就会服输,服输给一个拿老弱fù孺当挡箭牌的狗官,所以这荆mén城他必须、一定要拿下!

再说,撑到现在,荆mén城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就差临mén一脚了,他又如何会放过?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