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一十四章 千里转战十四

二百一十四章 千里转战(十四)

梁纲身后还留着新兵营五百新兵,这些人是他预留下的预备队,也是他用来防范清军突袭的警备队。

但眼下就已经不必要再保留了,城头上的局势都已经打成了焦灼态势,城内清军可用的力量都已经用在了西城mén,已经是不可能再chōu调出大队兵马从别的城mén处杀出突袭红巾军两翼了,所以现在他留着他们不用就成了实打实的làng费!随着阵前大旗摇动,梁纲紧了紧左臂上的皮制圆盾(套着的),一扬手中的九环钢刀,高声一嗓吼道:“弟兄们,跟我冲啊!”

要鼓舞士气,必要时候为首者就要当仁不让的身先士卒,梁纲现在就是如此。一马当先的冲在最前头,到了城墙下一手扶着云梯一手招舞起大刀,首当其锋的登爬上去,“冲啊,都跟着我冲啊!”

“将……将军!”自上午开战以来陈虎还滴水未进,嗓mén早就吼的发哑发疼,现在已经是能不说话就不说了,可是亲眼看到梁纲从云梯上爬上来,他还是禁不住惊声失叫道。

登上城头,梁纲先就甩给了陈虎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举起大刀就向着城mén楼方向杀去,那地方就有藏兵dòng在。“弟兄们,随我杀……”左臂上的皮盾挡在xiōng前,梁纲大吼着冲向清军。已经登上城的生力军立刻又二三十人跟上了,紧随在其后不让分毫的冲杀向清军。

“杀啊——”荆mén营守备大声的呐喊道,他已经尽力了,荆mén城中是早就无兵可调,也无乡勇可用。满城的百姓人家,除了几个官宦mén第外是无一人愿意登城助阵,他们又不是不知道红巾军的规矩!

现在的荆mén城,休说是那些贫民百姓,就是城内的几十家大户,都没一人敢lù头的!

四五个红巾军士卒端着长枪,提着大刀,口里喊着“杀杀杀”的毫不畏惧的向着他冲来。\\. 首发\\似乎他身上穿的官服不仅没有威慑力,反倒有一种无须言表的吸引力。

跟在他身后的一名亲兵举着盾牌抢上迎了去,挥舞着盾牌格开了两杆长枪,自己却也被枪尖上的巨大冲力带得踉跄后退了几步,另外一名红巾军看得便宜,上前一刀下劈砍在了他的大tuǐ上,那伤口顿时是血流如注。亲兵在骤然间的剧痛下倒在地上,口中还未来得及呼救,就已经被几杆长枪捅刺在xiōng口,扎成了烂窟窿。

“给我死!”看着自己的亲兵倒在眼前,凄惨的死相让守备立刻红了眼睛,大骂着连人带刀冲杀了过去。

挥刀隔开了两杆长枪,拱着肩膀一撞,硬生生的将挡在面前的两个红巾军士卒撞倒在地。然后俯身滚地挥刀,三个动作一气呵成,手中的腰刀在二人的脖颈上一划而过,锋利的刀刃当即就割断了两人的咽喉。正待起身,耳边又听到风声传来,守备刚待躲闪,却见又一个亲兵带着盾牌冲了过来,生生替他架住了一刀。只是这个使刀的红巾军力气似乎是极大,一刀之下竟然将那亲兵连人带盾都砍翻在地。

守备来不及看清那人是谁,趁那人收刀之际,举刀就向他左手砍去。然而那人不仅气力极大,反应更是敏捷,只是一个急转,就用刀身架开了他这一刀。

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招架,竟然震得自己虎口微微发麻,似乎是自己这一刀丝毫都开不动眼前这人。

守备倒吸一口凉气,趁着几个手下上前架住那人,自己连忙起身退后,定下心神后仔细一打量,不由得暗自叫苦,竟然是贼首梁纲本人。

这家伙独脚大盗出身,一身武艺超群脱俗,名声都传遍了整个湖北省,荆mén营都司都去了郧阳半年时间了,和他之间往来文件书信不少,他作为留守驻地的荆mén守备如何会不知道梁纲的厉害?

“贼子,竟然是你??”守备咬牙切齿道:“兄弟们,眼前这家伙就是逆贼首领梁纲,咱们一起上,杀了他每个都官升三级,赏银千万!”大声吼叫着,鼓舞着,守备招呼过身边的亲兵,就齐声声的向着梁纲扑去。冲刺中他还用脚尖在城墙面上一碾,全力一踢,取了个巧,把一杆掉落的长枪当做暗器打去,那长枪贴着地面速度极快的向着梁纲扎去,同时他们这群人也挥舞着刀枪团身杀到。

“哼!”冷哼一声,梁纲脚下一跳,一具清军死尸就飞起着迎上了那杆长枪。之后九环钢刀舞起,只一个横斩,冲在最前的一个清兵就顷刻间被砍成了两截。然后刀锋回身一旋,听得“咔嚓”一声响,那守备便倒飞着跌进了清兵当中,右手虎口直接被震裂,鲜血淋淋滴下,手中的腰刀更是弯成了九十度。

梁纲接着猛喝一声,快步上前追上,手中钢刀再次以势不可挡之势直落向守备头顶砍来。两名清兵见势不妙嚎叫一声,举步就向梁纲冲来,手中两柄腰刀,一左一右的jiāo叉着斩向他的两侧。

眉宇微皱,梁纲手里钢刀生生兜转了个圈,寒光并着血光闪过,那冲过来的两名清兵已经当场被他斩杀在即。

趁此机会守备缓过了一口气,可是见两名‘忠勇之士’为救自己而丧命,心中骤感一痛。顾不得右手虎口的伤痛,从地上迅速mō七一把腰刀,再捡上一面盾牌,即再挥舞着腰刀向梁纲杀去。可是这一次他还是没能走上三下,就再度被梁纲一刀破开了盾牌,钢刀余势未消砍在了他的肩头,但接下去因为又有清兵涌到,梁纲来不及补上一刀,就把那守备一脚踢飞。

此时的这守备已经完全绝望,自己能够支撑两次还不死,完全就是厚福齐天,完全就是一个奇迹。对比一下双方的真实武力,就他的身手而言,守备不认为自己能在梁纲刀下走过三合去。

清兵的鲜血已经溅满了梁纲的衣襟,但这却是他习以为常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倒在他刀下的清兵已经超过了十人!可是这个守备却还依旧活着!

冷汗浸透了守备的内衣,也流满了他的额头,盾牌早就已经丢掉,他现在所能做的只是用一双手死死的握住腰刀的把柄,与周边的清兵一齐对抗眼前的梁纲。

在他们的脚下,到处都是尸体,有红巾军的,也有清军的,躺的横七竖八……

“杀啊!杀!”守备声嘶力竭地吼着,不住的在为自己打着气。此时哪怕是从后方飞来一蓬箭雨让他们同归于尽也好,总比这样继续拖下去的强!

他是心甘情愿的与梁纲同归于尽。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到下一刻。

可是在很多的时候,就是想同归于尽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梁纲又次劈出钢刀,毫不意外的将守备手中的腰刀再一次劈飞出去。九环钢刀带着锐利的劲风,顺势在他脖颈间扫过……

再一再二不再三!梁纲嘴角翘起一丝冷笑!

“完了!”守备的脑子里先就闪过这样一个念头,紧接着,脖颈间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

ps:这章是昨天写的,手中本来还算是有点余粮的。可是今后两天要走亲戚,就只能一更了。晚上再争取赶回一章,做明天的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