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一十八章 千里转战十八烫金喜帖

二百一十八章 千里转战(十八)烫金喜帖

二百一十八章??千里转战(十八)烫金喜帖

ps:底下就不做2k党了。

「三藏小说域名-?m-请大家熟知」

“轰轰轰……”

连连的爆炸声下,遮掩住的是清兵们一声声的凄厉惨叫。

“撤,撤吧……”成德闭眼回首不忍再目睹场上的惨状,此时的他只感觉着浑身上下都是那么的无力。颓然摇头,一步步的走回了大营。

一夜的狂攻猛打到天明,虎牙关还是巍峨耸立,岿然不动,而清军却是撞了个头破血流,落得损兵折将的下场。

梁朝桂送来的法子不是一点用途都没有,相反它还是很有作用的,事实上若非是依靠着南阳兵挖掘出的这十道壕沟做掩护,今夜攻城的清军损失还会更大。

可是杯具的是,他人算不如天算,虎牙关周身都是山石,清军的地道和壕沟如何能挖掘得到它的脚下?

梁朝桂第二点给出的这两个法子双双折戟。到了城前十几二十丈的距离时,十道壕沟,五道地道,陆陆续续的就全都停了下,因为挖掘队都遇到了石头。

或远一点,或近一点,反正尽头的距离都是在那几丈范围之内!

无奈的清军就这样发起了进攻,一bōbō的清兵举着盾牌,扛着云梯从壕沟中冲出,勇猛的扑向虎牙关。就如大海中一bō又一bō的汹涌狂澜猛烈拍击岸边的礁石一样。

可是攻势虽然浩大狂放,最终的结果却是如那滔滔海làng一样,落个自己粉身碎骨!清军的一次次进攻就是如此。

一夜jī战,具体的战果有多少,南向阳说不清,反正毙伤清军一两千人是有的。而红巾军的死伤则只有对方的十分之一不到。能有这么多的折损,还多是因为初始时他们没有防备清军弓箭兵借着壕沟之利对城头shè击所造成的。

而等到关内将mén板、木排等防御物件运上城头,清军的弓箭兵威力就顿时大降,枪炮威力全发,稍后的战事就一点点的落入了红巾军的掌控之中。

一次次的强攻猛打,一次次的惨嚎败退,近两万清军拿一千红巾军把守的虎牙关是彻底没了办法。

今夜战到天明,撞个头破血流也不出意外。

“曾军mén”,成德神态沉静而又坚毅,始才的无力感在这回营的路上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作为一方的统帅,湖广大地上军事的最高决策者,成德怎会因为一场小小挫败就垂头丧气、患得患失?险恶的官场上能攀到如此高位的人那个不是老谋深算、心明志坚?所以,在这一路的沉寂之后,回到营地时他已经重新收拾了心境。“你带领宜昌旧部和属下提标,从南侧绕过竹坡何,在建阳渡建河入天柱山,从西南方兜袭……”

虎牙关是一道险隘不假,但是再险的关隘也是有山组成的。红巾军能在大山中攀山越岭,来去自如,清军下了狠心后,也同样能靠着双脚翻过那道连绵大山。

据成德估算,差不多两三天的时间曾攀桂就可以翻过虎牙关南侧的山脉,从而一跃跳到虎牙关的后方(西南方位)。到时候两方夹击,由不得虎牙关不破。

而且曾攀桂的宜昌旧部和提标加起来也有七千人马,这样规模的兵力也不是红巾军可以正面击破的。

“大人放心,卑职必不负你众望。”曾攀桂肃容应道。他现在虽是湖北的提督,可是总兵官当得久了,面对成德这个老牌荆州将军时,多还是以下官自居。

而且有了七千军力在握,这个差事他也敢接。和红巾军缠斗了这么久,曾攀桂还是相当了解红巾军的实力的,对梁纲从不打无把握正面战争的xìng格也悉记在心。

七千人,有了这份力量足以让梁纲退步!

只是唯一感到郁不爽的是,为什么两合相加是七千人而不是九千人呢?

他宜昌镇的旧部几经折损又几经增补,到现在为止还是四千人,可是提标只有了三千人,比起梁朝桂时期却是整整少了两个营头。

前后左中右五营,只剩下左中右三营湖广提督vs湖北提督,也仅就是一字之差而已!

曾攀桂提了兵马就迅速向南转进不提,再看看梁纲这里。

虎牙关的捷报传来,他并不感觉意外。南向阳的那一千人有枪有炮有手雷,还有险关可依靠,抵挡住清军的冲击一点问题都没有。

他十分的注意力,留在虎牙关上的最多只有一分,更多的还是投到了宜昌方面!

当阳和安远两县的失陷让宜昌的清军很是紧张了一阵,据报那土mén垭又添上了好几百人。可是骑军与第二大队的攻势并不能阻碍湖南清军的tǐng进,他们正在迅速的向宜昌增进,西天大乘教传来的消息说,湘兵快的已经到了枝江、长乐一带,也就是说晚则两日,快则一日,那宜昌城中就又会多出两三千人马来。

“红巾军还是拖不起啊!”梁纲心里暗叹。没有了湘贵苗汉起义做牵制,两湖和四川的清军就能全冲着自己来了。湖南的兵马在向常德集结,四川夔州府的兵马则已经沿江而下,前锋都都到归州了。

一bō又一bō的涌来,真被逮个正着,可就完蛋大吉了!

“清华。你们侦察队的人全给我撒出去,盯紧了这一块,不能放过清兵的一丁点动作。”梁纲叫过柏清华,伸手指着案上的地图,在荆mén、宜昌两府北境的相接处点画了个圆。

那地方除了有南襄堡外,还有一个叫紫山寨的地方,都是清兵设立的驻兵营地。据梁纲所知,这两处还有三五百清兵和乡勇在,是清军在宜昌北境一线唯一的据点!

南襄堡是红巾军进山的必经之路,其他地方虽然也可走,但毕竟山林密集要费时费力,哪里有大路通走的畅快?所以,梁纲是必须牢牢掌握那一带的形势变化的。

“再传令给张世龙,让他择一部进军yù泉山!”

柏清华退下后,梁纲又招过一亲兵吩咐道。

第二大队攻克当阳,在全力收集硝石、硫磺和钱粮物资的同时,也遣出了一部进至城西三十里的峡口镇,此时再更进一步兵下yù泉山,虽然还没摆出一副yù进宜昌的架势,却也足以让宜昌的清军疑神疑鬼了。

而再有个三两天,等到城内收集到的硝石、硫磺全部制成了火yào,开huā弹、手雷也造出一批后,大军就可以弃城北走,舍了荆mén直入宜昌山区……

……

广州城内,临街一家店铺。

“郑大当家的娶亲,我陈某人岂能不去叨扰一杯喜酒喝,麻烦梁头领亲走一趟了!”陈广亮把手将梁婆保送到后mén,瞄了眼喧闹的街市压低声音道:“兄弟路上小心,广亮就不远送了。”

“陈老板放心,你我后会有期!”皮肤晒得黝黑发亮的梁婆保向着陈广亮一抱拳,抖手戴上了斗笠,转身hún入了大街川流的人群中。

店铺的内房,一张烫金的大红喜帖静静的摆在桌面上……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