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一十九章 千里转战十九

二百一十九章 千里转战(十九)

南襄堡和紫山寨都不是什么要害之地,只是因为守着两府jiāo界处的连绵大山,所以才有清军驻扎,这在形式上就同先前的界牌口差不多,区别只在于后两者没有巡检司那块招牌。\\??WW.. 书mí群2∴⑴㈨⑸\\

南襄堡城。

平日里进进出出的东西南北四mén早早地就关了上。城头上,懒散无力的清兵、乡勇现在都纷纷打足了jīng神,眼睛睁的大大的,耳朵竖的直直的,全神贯注的盯着城外,任何一丝的声响都不放过。

几天前东边就传来了消息,说是安远城已经陷落。把守那里的几百号人不死即逃,算是全军尽没。噩耗一样的传闻吓得南襄堡的众守兵是人人惊骇yù绝,两股战战几yù逃跑。可是,他们守在堡城等了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两天时间过去了却始终不见红巾军的影子到来。

稍后他们就又听说了关于红巾军的新消息,说是红巾军靠着虎牙关做险,和成德的两万大军干上了,而且还分兵当阳,进驻yù泉山下,虎视耽耽宜昌府城。

南襄堡的守御千总罗智盟当即松了一口大气,在心里求天告地的祈祷着红巾军能直下西南,去找那宜昌府城的麻烦。可千万别来寻他这个小小的南襄堡!那心情急切的真是恨不得能立马隐身消失,再也不在红巾军的眼界中出现才好!

然而事实是,现实中并不是随随便便哪个人都能心想事成的,红巾军停了荆mén几天后,终是把矛头对向了南襄堡,而非是罗智盟盼望的当阳城。

梁纲昨天上午带着亲卫队、第一大队、炮队(一部)、预备队、新兵营、老营、辎重营、医疗部等部两千多人浩浩dàngdàng的离开了荆mén城,下午酉时左右抵到了安远城。

用意不言自明,显然是剑指南襄。

这个消息传来是真把罗智盟和他手下的那些清兵、乡勇给吓坏了。安远城距离南襄堡只有三四十里的路程,半日的时间就足够红巾军兵临城下。可是南襄堡距离宜昌府城却是有一百多里远,这要是真打起来,宜昌府城可就一点指望都指望不上了。

罗智盟不想死,所以他想守住南襄堡,可是他手头真的没兵。当夜思来想去了半宿,一咬牙,一跺脚,天不亮就下令把紫山寨的人马全调了过来。

如今这南襄堡的守兵有四百多人,其中绿营兵占了接近一半。

“咦?那是什么?”一线黑影从南面的地表下涌出,慢慢的拉成了一条蚯蚓般长短的黑线,正一点点的向着堡城靠近。

“怎么像是骑兵……?”看方位似乎是从宜昌城方向来的。

……在进军!最后三个字被那名老兵给吞下了肚子里。

“还愣着干嘛?”留在城头的把总“啊”的一声蹦跳起来。扳着堡城的垛口就往南边看。可是距离太远看不清,不知道会有多少,但他知道这肯定是骑兵。\\. 首发\\不见那屁股后面烟都升起来了!

“傻了啊?不赶快去敲锣鼓……贼兵打来啦……”把总下意识的就否定了是己方的援军这一可能。那么,除了这一可能外剩下的就只可能是敌人了。想到红巾军,他当下就急了。

“哐哐哐……哐……”

“咚咚咚……”

两个敲锣打鼓的清兵吓得手脚发软,都不听使唤了。敲起锣来、打起鼓来哆里多嗦的,软绵绵的无力,双手抖得就像是得了小儿麻痹症一样。

但是断断续续地铜锣声、战鼓声还是惊动了全城。罗智盟一脸悲壮的带着二百人赶到了南mén。红巾军打来了,那么可以想象得到的,南襄堡是必然不保了。

怎么才能得条生路呢?路上罗智盟不住的在心中算计着自己的各种人际关系,往日的情分、脸面,到了这时就成了他丢城失地后保命的筹码了!

登上城头,罗智盟先就打算把守mén把总招过来问话,却见他愣在城头,一脸为难和怀疑的看着城下,手足无措的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南mén的守兵脸上也没什么恐惧表情,反倒是有一种隐隐的兴奋。

那守mén的把总原先以为是红巾军杀了过来。可到了近处才看清楚来者,也是清军的打扮,而且那为首之人还带着一个副将顶戴。

人马只有三四十骑,一路奔来都已经拉成了一条长线。冲到城下,那马上的副将装扮之人随意地一摆马鞭,身后的一个扈从就立马冲了近来,吆五喝六的要把总开mén迎接,说是现任的本镇副将潘成允亲到。

把总只是一个绿豆大的七品小官,宜昌镇副将却是从二品的大员,潘成允的名头这把总是听说过,却从没有见过。哪里敢敢轻易开mén!谁知道这批人是不是贼军假冒的?

那身装扮可证明不了什么。梁纲从起事以来,毙杀的总兵级人物都有几个,副将一级的就更不用说了,哪里会少得了顶戴?就是总兵一级的装扮他们也拿得出手啊!

罗智盟一听就惊诧的合不拢嘴,急忙赶到垛口处看下。对于潘成允他并不陌生,事实上这些天来罗智盟还把潘成允恨得牙痒痒的。

宜昌镇从出兵江北开始,这一战一打就是一年还多,物是人非。总兵官曾攀桂高升到了湖北提督,副总兵杨延彰晋升为总兵,虽然职衔还是代理的,可只要不出大错,这顶正二品顶戴他就是十拿九稳的戴在头上了。

而潘成允也借着这个机会往前挪了半步,从施南协副将转到了本镇副将的位置上。在曾、杨都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他就是宜昌镇的带头阿大。

近来这些日子宜昌镇的行动也都是由他来主持的,这都多长时间了?还不调自己去宜昌府城,罗智盟心头早就把他打了又骂,骂了又打不知多少遍了。

那宜都营和施南协的余部兵马不都被集中到了宜昌城了吗?怎么就偏偏剩下自己不闻不问?简直是不拿千总当干部!

心中非议着,罗智盟明面上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从垛口向下探望,发现城下来人真是副将潘成允,他这一张脸瞬间就笑开了huā。急忙下令打开城mén,自己也一溜小跑的赶快下到城mén去迎接。

在城头几十清兵、乡勇兴奋的呐喊声中,潘成允打马驰进了城mén。进入了南襄堡,估计是听到了士兵们真正发自内心的欢呼声,潘成允脸sè很是好看!不见一丝的不悦。

“卑职南襄堡守御千总罗智盟,参见大人!”罗智盟等在城méndòng内,迎着潘成允马头上前就利落的打了个千,行礼道。他也高兴啊,不管之前是怎么恨潘成允,可现在他喜欢啊。副将都亲自到自己这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这岂不是说自己这儿还是安全的。毕竟没人会放着重兵屯守的宜昌城不住,急着赶来将要沦陷的南襄堡送死不是……

潘成允还算和气的点了点头,跳下马来,就伴着罗智盟走上了城墙,站在高处四下里看了起来。

罗智盟一脸带笑的不变,跟在潘成允身后如同一小跟班。

南襄堡的防御还算不错,虽然比不得州城,可是因为是绿营驻军所在地,所以比起一般县城的城墙来还是不弱的,基本上都超过了两丈高,最高的位置因地势起伏都超过了三丈五尺。

城墙就地取材,全是由长条青石垒建而成,十分的结实与坚固。城头上本来还有四mén火炮,可是年久失用,早就被风雨给毁了。而且堡内也没什么火yào。

南襄堡并不大,市井就是一个十字大道,对应着东西南mén四mén,与镇子来说也只能称得上一般,远说不上繁华。从直面城mén的街道就可以看出一二。不过如潘成允在宜昌看到的一样,城内的难民很少。

潘成允不经意间叹了口气,这种现象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好事,这在说明红巾军的信誉良好,老百姓都愿意去相信他们不会祸害自己……

“罗千总,你可知道当今局势。”潘成允突然停了下,转身向身后的罗智盟问起。

“局势?”罗智盟尴尬的一笑,这南襄堡还有什么局势可说的,红巾军说不定下一刻就能兵临城下,再下一刻就能拿下堡城,而潘成允葫芦卖的是什么yào他也看不出,这没什么好说的。而要是大势而言,就太平常了,跟市井小民说的一样,追兵、堵截什么的,他也辨不出什么huā样来。

“大人恕罪,卑职实在……”罗智盟小心的回道。

“我告诉你,将军大人的追兵已经拿下了虎牙关,曾军mén的偏师也已经进抵到了荆mén城下,贼军后路已经断绝,无处可退,就只有勇猛前进。可现在左路的宜昌府城有我水陆重军集结,贼匪轻易不敢犯,这矛头就只有对准北路。梁逆现在舍当阳而就安远,打的主意是什么?你难道看不出?那明显就是要走北境群山脱困……”

曾攀桂率七千兵南下兜袭,这消息是昨天中午时分才传到潘成允手中的,他在与抵到宜昌的岳阳镇总兵卫国雄(水师)、长沙协副将黄瑞商议之后断定,成德大军短日内破下虎牙关不成问题。红巾军便是再勇猛善战,在三面布兵的情况下,仅靠荆mén城内的兵马正面对决战胜七千大军也是困难重重。

算上消息走在路上的时间,潘成允估mō着现在时候也该差不多了,成德的兵马很可能就如他现在所说的那样——已拿下虎牙关,兵临荆mén城。所以他才这般对罗智盟说。这样一来深重的使命就等于是无形中jī励了罗智盟,给他一种发自内心的鼓舞!

“你该知道,我军在北境一线的兵马只有你这一部,所以本将昨日得到消息后就立刻点起两千兵马前来增援,为了让你明白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多重,这才快马加鞭的先来一步。现下的后续人马应该已经过了方平山,只要再过了梁村河(古怪的名字),不需两个时辰就可以抵到南襄堡。”

潘成允一脸郑重的看着罗智盟,“这期间的三俩时辰是最为关键,贼军兵锋在即,你一定要把南襄堡给我牢牢守住!”

从方平山到梁村河也需要走上大半个时辰,所以说清军的援兵距离南襄堡的实际距离还有两到三个时辰的路程,而红巾军则就近的多了。从安远到南襄堡,再怎么算现在也已经该到了,就是因为辎重太多拖慢了行军速度,这也差不过一个时辰去。

罗智盟靠着手中的这四百号人,面对红巾军的进攻必须撑过一两个时辰的时间……

擦了把汗,罗智盟总算是明白了潘成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了,他心头也在jī动着,因为此战若能功成,红巾军主力必将遭受大创,他自己也将成为剿匪有功的功勋之臣;可要是不能成功,那lòu点十有八|九就会摊在南襄堡身上,他自己就算是侥幸的从红巾军的刀口下活命下来,也肯定会被朝廷的鬼头刀来一次亲密问候。

何去何从呢?罗智盟抬头看了眼潘成允,慌luàn的眼神渐渐坚定了下来。“卑职领命!”有潘成允在,哪里还会由得自己不应允。

眼下这种局面,身为副将的潘成允随随便便找一个借口就可以就地斩杀了他,绝不比杀一只jī麻烦。朝廷才没那个功夫去追寻一个守御千总的死因呢。

杀了自己后,从手下的几个把总中随便提出一个坐上自己的位子,就由不得他们不卖命。而潘成允则可以继续置身事外,届时就是南襄堡破了,援兵赶到不及,他的干系也是少之又少。而反之,则是大大的功劳。

“大人以副将之躯能亲临险地,与小将等人助威,小将及手下将士极为振奋。我南襄堡全城军民誓与贼军血战到底,捍我大清军威。”

…………

梁村河东岸,两座无名山头间的凹陷洼地。

一个浑身上下披着绿sè草衣的侦察兵疾步跑来,赶到梁纲面前行了一礼,神情沉定地报道:“禀告将军,清兵大队人马已经行到对岸,人数在两千左右,马队有近二百骑。”

正在坐在一块石头上想事的梁纲闻声立刻站了起来,搓了几下双手,果断的下令道:“炮兵准备,预备队准备,所有骑兵上马,全军备战!”

他肩上的伤口还没有痊愈,但这并不妨碍他此次领兵出战。费了这么大功夫,绕了好一道圈子,才悄悄地埋伏到了这里,为的可不就是能在入山前再好好的打上一场痛快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