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二十章 千里转战二十

二百二十章 千里转战(二十)

?()?..或.

二百二十章??千里转战?

清兵的情报传递并不算慢,两日的时间就能绕过一个大圈子,走水路把成德的信送到了潘成允手中,可见其迅速。但是相比来,西天大乘教的情报传递也同样出sè。?

曾攀桂那七千兵还没有来得及跳出大山,消息就已经被梁纲知道,南向阳在梁纲领兵撤出荆mén城半日后,才带着手下人马坐上早早预备好的一百多辆的大马车,摇摇洒洒的出了虎牙关。那进度完全是比着曾攀桂的兵锋而行,是擦着其锋芒而过。两军一出一进,只要稍微的出上那么一丁点的差错,或是红巾军晚上那么一丁点的时间就会擦出一朵剧烈的火huā来!?

之后南向阳用半日的时间赶到了安远城。?

以马车代步,使得他这一部距离即使远了点,出发的时间也晚了一些,却依旧能丝毫不差的赶到目的地,不拖累大军半分的行程。?

当阳的第二大队也是如此,以载重最多的平板大马车为行军用具,也是在当天晚上就抵到了安远县城。?

至此红巾军四部是汇集到了一处,安远对荆mén,比之清军他们是早出了一天的时间!?

今天清晨,天刚刚放亮的时候,红巾军就兵进南襄堡。按理说在上午辰时正点左右,梁纲就可以兵临城下的,但是因为昨夜时候他所接到了一封密信——潘成允将兵两千北上增援,所以到现在为止南襄堡的清军还没有见到红巾军的一丝影子。?

红巾军没有出现在南襄堡下,其小半主力却已经是远远地潜伏到了梁村河东畔。因为没料到潘成允会脱离大部队快马前行,所以埋伏的时候都差点撞上他。?

两条人tuǐ远没有四条的马tuǐ跑得快,侦察队的人员来不及回报那领头之人是副将衔高官,潘成允就已经到了眼前。梁纲mō不准是什么来路小心之下没下令出手,也就错失了此次斩杀潘成允的良机。但事后知道了他也不见有什么后悔的。?

动手了,若是不能全歼,或是留下了痕迹引起清军警觉了怎么办?那到嘴的一口féiròu岂不是就要跑了?两千人的清军可远比一个副将有价值。?

他自负进入山林之后,红巾军就是虎上山龙入海,清军后面跟的再多也奈何不得他,所以想就机吃掉这一部清军,作为此次出山之行的最后一击!之后追逐转入了高山密林中,这种大规模的jiāo手就不可能再现了,因此为它才不惜搭上了半日的时光!?

梁村河边,东岸。?

都司万端全看着陆陆续续过得河来的部下,心中闪过一丝黯然。这些人都是家中的顶梁柱,此去南襄堡却不知还能有几人可得生还。“唉……”?

同为都司的孟天勇也在注视着过河的士兵,先行的马队已经过去了,万端全的宜都营也过完了,现在正是自己的人马在过桥。?

耳朵忽然听到万端全在一旁的叹气,心中不由的一愣。“这是怎么了?之前不还是高高兴兴的么?”心下暗自腹诽。“万大人如何叹气啊?”?

也没扭头,万端全只是黯然一笑,“该叹气!”眼睛一直看着河边道:“我们营八百人这次是全都拉出来了,也不知道还能回去多少?那红巾贼军的实力你也不是不知,枪炮犀利,州府城池都难抵挡,何况是小小的南襄堡?”指着河边正luàn糟糟的士兵,无奈的摇头,“怕是有去无回啊!”?

孟天勇没想到听到的会是这样一番话,张口就想反驳,可是转念一想,觉得可不就是这个理!?

真要是一点风险都没,那潘成允何不去chōu调施南协的余部兵马,而偏偏chōu调自己这个镇标右营和万端全的宜都营。心中一黯,半响才说道:“没法的事。为国出力,大任重担,不管怎么说这一仗都是要死扛的。”自己之前光想着潘成允描绘的大饼,怎么就没看到其中的危险??

人马损失还是小事,可要是顶不住红巾军的猛攻猛打丢了南襄堡,让他们冲开了一条出路……“我闻那南襄堡城池防御不下县城,但愿不是虚言吧!”?

“县城?”万端全再次摇头苦笑。*\\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

山坡密林中,柳严辰放下了扣在眼上的望远镜,腾出右手来,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短火枪,冲着天空就鸣放了一枪。?

“给我打!狠狠的打!”大声的吆喝中,他的右手已经把短火枪重新塞回了腰间,和着左手上的望远镜举起来重新扣在了眼上。?

这是梁纲给他发出的特意指令,伏兵何时发起进攻,不由他这个老大当家,而是由柳严辰这个炮兵队长做决定。他认为什么时候适合开炮,那就什么时候开炮猛打!?

清脆的响声瞬间传遍了周边山林,时刻待命的炮队个个分队,炮手们立即擦着了自己手中的火折引燃了臼炮的引线。?

“轰轰轰——”就在万端全、孟天勇两人心情低落时,一连串的炮击声猛然响起,接着就见一个个开huā弹落进了清军的队列当中。?

轰鸣的爆炸声中,清军因长途行军和渡河而已经húnluàn的队形更加的húnluàn了。?

一枚枚的开huā弹不停地落下,遭遭的众军就像是一群无头的苍蝇一样luàn闯luàn撞。或就地卧倒,或四处躲避逃散,或扭头就往回跑,等等做相不一。?

莫大安到吸了一口凉气,“竟然被打了埋伏!”这事可就不妙了!但好在炮弹还没有落到他们马队头上。安抚住**惴惴不安的战马,他纵马飞到众骑兵面前,举刀高声喊道:“弟兄们,事到如今我们只有往前冲出去才能有一条活路,是汉子的就跟我来啊……”话毕一带马缰,就纵马向着前方冲去。?

马队的身后是luàn成一团糟的步兵,他们就是想退也退不过河去,而留在原地不动却是在等打,倒不如闷头向前冲,不管前面有什么拦路,只要能冲出去,那就是一条活路。?

“冲啊……”明白过来,一二百名骑兵齐声高叫。这时侯他们只能靠自己。?

“杀啊……”冲锋中的清军骑兵齐齐的chōu出了腰刀。?

近二百骑兵汹涌而出,挥舞着腰刀如一道洪流卷来。?

梁纲带队已经整整齐齐的拦在了大路上,看着冲来的一二百骑兵,嘴边玩味的一笑。“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准备!”高昂的声音传遍前后。对面的清兵勇气虽佳,可这运气却委实不怎么样!这一战可是骑兵队第一次运用火枪,梁纲自己都期盼了良久的,头一炮岂能打哑!?

莫大安一马当先带头冲杀在前。急速冲刺,高烈的气氛让他心中仅有的一丝忐忑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他只想冲进红巾军中大杀一通。不管最后结局如何,总是不愧自己马队领兵千总之职。?

近了,近了,更近了,再近……眼看只有百步不到了,再有几息时间,这里将会洒下红巾军今天的第一滴血。?

莫大安脸sè涨的的血红,两眼发狠一样瞪着前方的红巾军,握着腰刀的右手手指都泛起了青白。?

然而惊奇的一幕出现在了他的眼中,他蓦然发现,对面的红巾军骑兵两手突然举起了一杆杆形似鸟枪的火器。“这东西骑兵还能用吗?”念头才在脑子中闪过,耳朵里就听到了一阵“噼里啪啦”的枪响声传过。?

“该死。”莫大安心中恨声骂着。却也只能勾下头去,紧紧的伏在马背上,尽量的将身子缩在马脖子后。?

子弹幸运的没有打中他,可别的清兵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枪声响过,十几个骑兵当即摔落马下,或死或伤,一些战马也被纸弹击伤,惊慌冲撞的战马为骑兵队形的húnluàn无形中添了一把火。?

“躲啊,快躲!”莫大安两眼充血,看的是眼角yù裂。这些可都是他手下的兄弟呀。?

“啪啪……”枪声继续响起。死死的抱着马颈,莫大安继续高声的叫喊着。然而他的喊叫并不能改变什么,前冲的骑兵就好似下锅的饺子一样,在枪声中一个个摔下马来。?

心若死灰。这个词正好用来形容莫大安此刻的心情。?

三轮枪击飞快转过,才冲了一半路程,就已经倒下了四五十骑。“啪啪……”第四轮,也是倒数第二轮枪声响起。莫大安突然感到左臂一痛,火辣辣的感觉涌上心头,紧接着**的战马也惊声嘶叫起来,像是受惊发狂了一样打起了蹶子。?

莫大安知道不妙,自己坐骑很可能是受枪伤了,他想再一次安抚下马匹,也下意识的想搂的马脖子更紧一点儿。然而他左臂受伤,根本就使不上力气,不几下人就被甩了出去。顺势就地一滚,卸了冲力,莫大安麻利的反身站起。回头看向后面,见又倒下了十几二十骑。这才转眼的时间,他手下的兵马就失去了三分之一。?

瞬时间,他心中痛苦的简直想大声的嚎叫出来。?

“啪啪……”第五轮,也是最后一轮枪声传来。莫大安心中立刻暗叫个“不好”,就想马上蹲到地上,可是还没等他来得及行动,就感到了xiōng口一痛,接着右臂、大tuǐ两处也传来了火辣辣地疼痛感觉。?

全身的力气如同退cháo的cháo水一般消去。他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xiōng口上开了个大拇指粗细的小dòng,汩汩的鲜血正不住的从那里向下流。?

无奈的笑了笑,莫大安抬头看了最后一眼前方,放下了火枪的红巾军骑兵正策马从前方奔驰来,接着眼前一黑就彻底失去了意思。尸体被两军的战马踏成了一片ròu泥。?

这队清兵骑兵还称得上悍勇,面对着眼前这必死之局,首领阵亡后依旧是选择一往无前的死战。策马摇刀,呼喝冲上。?

红巾军的骑兵也开始了冲锋,火枪对他们而言只是一锤子买卖而已,真实作用并不大。所以现在还是要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一把把雪亮的腰刀举起,在阳光下闪耀着胜利地光芒!?

“杀啊——”迎着清军骑兵,梁纲毫不避让的撞了过去。?

“噗嗤——”一骑掉落,血huā飞溅中梁纲已经迎上了第二个目标,九环钢刀划过一道银光,飞wěn过当面敌人的咽喉,回刀再磕去另一把砍来的钢刀,转手还去一刀。?

策马过后,两人已经摔落地上。?

“杀!”对着第四个,梁纲直接轮刀一劈。那人举刀硬撑,就感觉着一股无可抵挡的巨力从刀上袭来,虎口当即一痛,手中的腰刀就脱手撒出。接着再被梁纲去势犹疾的一刀直接斩落马下。?

从撞阵到出阵也就二三十秒的时间,清军残存的**十骑就被他一人斩落了七个。姬延良、姬仲良兄弟的长枪也同样暴饮了鲜血,等到冲过,那余下的几十骑兵就像一股汇入大江的小河,卷起几朵lànghuā,就在阵中消失不见了。?

至此,马队全军覆没!?

轰轰轰的炮击终于停下了,它到底持续了多长时间?是一分钟还是一刻钟??

万、孟二人好不容易合上了嘴巴,看到炮击终于停下,就立刻从躲避出钻出准备整顿部队。而就在此时,从不远处的地方传来了一阵哒哒的声音。?

那声音一点点的靠近,最后就如滚滚到来的雷鸣一样清晰。?

“骑兵……”是大规模的骑兵冲锋!万端全神sè大变。难道马队已经全军覆没了不成?不然的话红巾军的骑兵怎会这么快就……?

“整队,快整队。那个不听令,就地杀了!”孟天勇大声的叫道,他的那个营有相当一部分还在梁村河西岸没过河,看样子保存下来不成问题,现在他做的就是帮助万端全全力整顿部队,然后尽量的撤回河对岸去。?

在那里,依桥而守,他们还能有一口缓息之机。?

东岸幸存的清兵更luàn了。他们已经不去想马队的结局怎么样了,他们更明了的是自己就要直接面对红巾军彪悍的骑兵冲锋了……?

魂飞魄散的清兵彻底放了鸭子,万端全和孟天勇的叫喊声根本没用。“走吧万大人!”孟天勇一把拽住了万端全,“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

南襄堡下。?

看着城下堆成了一座小丘似的头颅,以及多面绿旗和大批的俘虏,潘成允的脸sè刷的一下变得惨白惨白!?

这意味着什么?他比谁都清楚。?

罗智盟浑身上下更是在瑟瑟发抖,那一堆比坟丘还要高大出好几倍的头颅堆完全摧毁了他的抵抗意识。而且他也明白,事到如今潘成允所谓的堵截合围计划已经全部泡汤,两千援兵怕是都快全军覆没了。?

这么多的俘虏和头颅,怎么说也要有一千二三百人!?

“大人咱们走吧!”潘成允的亲兵队长低声说道,“北mén还没有红巾军,咱们快马驰出,抢在他们前头冲出去,那还有一线生机啊!”?

“现在待在这城中,肯定是死路一条。”?

潘成允眼睛眨了眨,一丝血sè恢复在了他脸上,抬头看向左右,南襄堡的这些守兵已经全完丧失了抵抗意识,怕是城下的红巾军只做做样子,就能兵不血刃的拿下。?

“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与其把命丢在这里,还不如多想想如何应对朝廷的追究!潘成允转身之际,向着身旁的罗智盟看了一眼,“自己快去准备,骑上马跟我冲出去!”?

半刻钟后,北城mén大开,潘成允、罗智盟以及罗智盟手下的三个把总全都策马飞奔出去,顺带着也掀起了一场清军的逃跑狂cháo。?

没有动一兵一卒,梁纲顺利拿下了南襄堡,打开了通入山区的道路,也正式结束了他这一次平原之旅!?

从郧南杀出,历经襄阳、安陆、荆mén,两府一州,最后再由宜昌地界进入连绵的群山当中,一路上沿途过千里,大小战事数十阵,是有得也有失!?

得,自然是声势更加浩大,声名更加响亮,威望更加隆重,兵力大幅增长!软硬实力都是急剧攀升!?

可是‘失’也是由此而来,由‘得’才‘失’。红巾军正是因为得到的太多,实力增长的太快,所以才会在此之后被满清朝廷更加的所重视,继而大大的‘失’去了一笔。?

现在湘贵苗汉起义还不见动静,而六省教案却要即将爆发,此一发作,西天大乘教必将大受打击,整个教会就此瘫痪甚至继而分裂也未尝不可知。?

此事后梁纲在情报上立刻就会陷入颓势,单单依靠自己的力量(时小迁的暗营和陈和轩、李元清的情报),能不能靠得住还是两说。可以说是被生生的斩去一臂也不算夸大!?

可偏偏这个关头还要赶上朝廷的‘更加重视’……?

无数的清兵涌入,漫山遍野的围追堵截!站在一座山头上,遥望着前方的茫茫大山,梁纲似乎都已经看到了日后的艰苦岁月!?

这是一段要比克竹溪之后的那一段日子更加的艰苦,更加的艰难的岁月!?

从南襄堡到青林垭,之后再到鲍家山。在那里梁纲作势北上,实际上却是虚晃了一枪,兜了个圈子引得清军追兵往北赶了一阵。红巾军舍鲍家山不入,继续西进到土地垭,趁着那一带清军兵力空虚,连破数寨,最后又在茅麓山依靠有利地势堵了追兵一场。之后兵进西北,第二次击破了猫儿关,出关之后的红巾军一路向北,到了第二天就已经杀回了郧南大山……?^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