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二十八章 议娶千金

二百二十八章 议娶千金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二十八章??议娶千金

“恕我直言,这西天大乘教今连遭官府重创,首领人物尽数遇难,教下各支脉免不了要分崩离析,还有何实力能同将军共举大义?”

作为一个局外人,李元清的看法应该是代表着地方主流,想必那些当官的也有一部分是这般想的吧!

梁纲微微一笑,“西天大乘教虽末,可其教徒依在。~~??én、宜昌各路,依旧是大有可为啊!”

“宋齐一死,他却是更为有益了!”心中猛然间闪过这个念头,李元清低垂的两眼中jīng光暴闪,几乎忍不住想去抬头观看梁纲的神sè。好不容易才按下心中那股冲动,两眼慢慢恢复了沉静这才抬起头来。

嘴角微翘的梁纲,一副成竹在xiōng的样子,是如此的自信!

“将军还有别的什么吩咐?”李元清错开了这个话题。

“吩咐倒是谈不上!”梁纲摆了摆手,对于亲近的人,他从来都不摆架子。“不过是想到了北京,李翁手中要是有可靠之人,就去北京开上一家店,做个点,不要求什么大作为,只要能散播个谣言即可!”

嘉庆vs和珅,你们就去掐吧,我只在中间添点作料而已。

“和珅跌倒,嘉庆吃饱!”一句谚语不由得在他心头闪过,就狠狠地掐吧,有的你们斗得。

传播个消息??李元清明了的点了点头,“这个好办!”

“还有就是你家手中的田地,趁着一年半时间,都脱了手,省的到时候……”话没有说尽,可意思明了。这是梁纲第一次对李元清明确点出起义时间。“这个是不会变的。”

“李某家小底薄,今正值转业关键之际,岂可银钱后续无力?也是该变卖一二田产了。”用叹默的语气说出这番话来,李元清倒也有趣。

“哈哈哈……”一语落下,二人相视大笑。

“父亲,道长……”李永昌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梁纲、李元清立刻闭上了嘴巴。

“莎莎……”一轻二重,三人的脚步声传入耳中。

梁纲心中一动,明白了过来,适才李永昌为何离得还远时就高声大叫,却是因为另有两个人来了。

该是抬箱子的!

那一千两金子就有六十几斤重(换算成现在市斤的话是七十。

“李翁,永昌兄,你们看这样可行……”梁纲这次说话tǐng没底气的,商量中完全是用带着点讨好的语气把那个‘抢’字道了出来。

“什么?”李元清两眼当即就瞪了出来,两边胡子气的直往上翘。而一旁的李永昌,脸上也明显lù出了不赞同的表情,这么明确的反对,还是他认知梁纲以来的第一次。

他李家的掌上明珠,怎么能在回拜真武大帝(武当山)的时候被‘匪人’抢了去?这该多有辱mén风啊!李元清不同意,坚决不同意。

梁纲苦笑着看着一脸坚定的李元清,无奈的叹气。“不然,李翁以为当如何行做?”自己的身份注定了是不能明着来的,甚至连lù面的都不行,不已‘抢’字行事,如何能把人‘娶’回山?

李元清坚定地神sè慢慢的松缓了下来,跟儿子四目相对,两人脸上都lù出了掩不住的苦涩。

半个时辰后,李元清父子亲送梁纲出了大mén,看着汇入人群中消失不见了的身影,二人心情无不复杂。本家既因其而不衰,也因其而入险,是得是失,实在一时难辨啊!

“熬吧,熬过了这一年多就轻松了。”李元清深吸了一口气,跟着梁纲hún,再差也能保下一条命来。最多……也就是如他所说的下南洋。

“兰芳,海外华国……”真的是很是神奇啊!

………

出了李家大mén,梁纲一路赶去了陈和轩家。

当初在兴隆集小有名声的元和yào铺到了襄阳城中自然就是籍籍无名了,虽然已经开了一两年时间,但依旧冷清。

不过yào铺的主人陈和轩在襄阳医yào界却是薄有名声,一年多的时间已经足够他成为一名中等的yào材商了。而背地中,握着梁纲huā大价钱从外地名医手中‘收购’来的十几张丹方,金疮yào、止血散、行军散、人丹等一些行军必备yào品,源源不断地从他这里送到了红巾军手中。

在外人看来,则是陈和轩能钻营,有mén路,产着效果不怎么样的yào品却能天南地北的都发货过去。却不知,这天南地北的收yào商,也是陈和轩自己。

和李元清一样,见到梁纲这时候亲到襄阳城,陈和轩一家无不大惊失sè。现在他们对梁纲可是一点的怨气都没有,富贵荣华的生活一经享受,谁都不想回到落魄的日子。

陈王氏(陈广亮妻)奉茶,陈李氏(陈和轩妻)看管丫鬟仆人,梁纲和陈和轩进了内房密谈。

陈和轩的消息来源还赶不上李元清的深透,毕竟他根基太过浅薄,认识的几个人也都是些书办小吏。但是在河南和湖南他都有人手涉及的到,所以这广泛上却是胜过李家许多。

河南的判定也已经下了来,为首者凌迟,余则首领皆斩。而出乎意料的是,刘之协这老家伙也落了水,扶沟县的衙役传唤他到城中,都把他拘禁在了客栈,可是这家伙聪明,见势不妙huā重金贿赂了看守,连夜跑了。只是他这一跑却连累着自己大哥刘之诚一家遭了罪,而且他的妻儿也都被抓进了大牢。

南会的身影在这一案中竟也有了出现,那张汉cháo手下大将刘启荣竟又和刘之协hún在了一块,在扶沟被捕时身上还搜出了五百两银子。不过这家伙身手还有点,在半夜里就跳房跑了。最后扶沟县知县刘清鼐因连失重犯被巡抚阿jīng阿直接下了大狱。

湖南、贵州jiāo界一带的局势则在继续的恶化,地方上的苗民村寨已经开始公开的抗粮抗捐了,石柳邓﹑石三保﹑吴八月﹑吴半生等人的名号响彻湘南、黔东。

梁纲夸奖了一番陈和轩,这段日子他干的不错,虽然在情报上落后了些,可是yào品供给上却很是到位。梁纲扶持他发展,为的就是图后者充足。只要做到这一点,他就是称职的。

陈桓军他爹在李元清的排帮中干得很好,现在已经坐上了其中一队领队把头的位子。

梁纲的指示是继续潜伏,这也算是他按进李家的一个暗桩。把对李家说的那些话也郑重其事的对陈和轩说了一遍,人员撤回,线路掐掉,一切痕迹打扫干净。

陈和轩显然是没意识到这一点,额头冷汗淋淋的,忙不失的点头应下,只说这就去办。梁纲看的暗自摇头,跟自己的儿子相比,陈和轩在情报方面的作为实在不够,没什么发展前途。

陈广亮的情报在进入今年后就是十日一发,是梁纲来陈家的重中之重。王贞仪夫fù已经挪到了澳mén(还是称澳mén吧,顺嘴),领着那些个孩子帮起了一个学堂,只是不对外招生而已。现在情况一切安好。

而陈广亮本身则是和六sè旗以及当地的小刀会、天地会拉上了不错的关系,现在正在往台湾发展。另外他已经在海南昌化县设立了一个点,主铁矿侦探。

梁纲看到这一段嘴巴微微的撇了一下,实在是令他郁闷,后世闻名的石绿铁矿,现在竟然是个铜矿,两月前陈广亮消息传回时真是把他狠狠闪了一下。

“这是光海银号十万两的银票,让广亮寻个好地方开个造船厂,专mén研制大型船只,要注意储备大料。”光海银号的银票,梁纲一共有三十多万两,是他让李元清特意准备的,就是为了给陈广亮输血,现在这才算是第一笔!

“啊?十万两……?第一笔??”陈和轩懵了,眼睛傻傻的望着桌案,上面放着一捏厚厚的银钞。一千两面额一张,整整一百张。

“让他在那好好干,爷我亏不了他!”梁纲扫都不扫那银票一眼,站起身来潇洒的离开了陈家yào铺。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