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二十九章 再会王聪儿

二百二十九章 再会王聪儿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二十九章??再会王聪儿

ps:再改了一下!

出城汇合了姬延良四人,梁纲按着李全信上jiāo代的地址寻到了秘密接头地点。^^?网?^^免费小说网然后一行人坐船过了汉江,在引路人的带领下来到了樊城城东十多里外的一处小村庄。

“齐夫人?”看到屋内的人,梁纲有些吃惊了,竟然是王聪儿当面,这实在是让他够意外的。

“梁将军请坐!”与梁纲的始料不及不同,王聪儿是早有准备,伸手邀道,身后的黑衣婢nv也恭敬地给梁纲献上了一盏茶。

众人退去,房内留下了梁纲和王聪儿两人。

梁纲深深地看了王聪儿一眼,这个地方他本以为只是一个中转站,要想见到李全、王聪儿少说还需再绕上两圈才行,毕竟眼下时节不同,外面官府查拿的正紧。可是不想面前的这位已经早早的等在了这里,真是让他很意外,很吃惊,也觉的很不对劲!

“齐夫人,贵教这是………?”又出了什么幺蛾子了?梁纲心理纳闷想到。“如有难处,夫人直说就是,但凡我梁纲能帮的上的,定在所不辞。”说着他把随身携带的小箱子放到了二人之间的桌面上,一把黄铜钥匙也随之放到了桌面,“这里是一千两黄金,暂解贵教燃眉之用!日后chōu得时间,再有银两送到。”

王聪儿吸了口气,不为眼前的一千两黄金,也不为梁纲承诺的日后,而只是为他友好至极的态度,她是万万没想到梁纲会这样的好说话。拿过钥匙,王聪儿双手一抱拳,向着梁纲躬身谢说道:“将军不顾万险能于此时前来,已经让我西天大乘教感jī不尽,现在又送一千两黄金救急,更是不知改如何感谢才好。

妾身就暂带我教中诸多兄弟姐妹,拜谢将军大恩了!”

“夫人过溢,过溢了。你我两家相jiāo亲密,不分彼此。贵教今日有难,梁纲如何当不救?为分内之事罢了(第四声),何谈感jī二字。”让过了王聪儿一拜。梁纲不想再在这一点上纠缠下去了,直言问道:“贵教中可是又出了什么麻烦?”不然的话王聪儿怎会到这里来等自己?

“还望直言相告。”西天大乘教关乎着梁纲全盘的算计,现在可容不得有半点的闪失。

王聪儿脸上苦涩一笑,“将军可知道近日我教中流传的那道谣言?姚学才想必已经告诉你了吧?”

梁纲点头。

“事情就是从那两道谣言生起的……”见到梁纲点头,王聪儿心中更是苦涩了三分。他们一开始时并没有邀请梁纲亲到的意思,毕竟都不是不明事理的人,知道梁纲在郧南即将面对的是个怎样的情况。可是,随着谣言的兴起,梁纲不到,风bō就越发的难以平息了。李全无奈之下这才提笔亲书写给了梁纲一封信,同时授命姚学才将谣言之事透lù给梁纲听。\\ō出了一些线索……

“所有的根源都指向了金潭,他是在事发的后第三天才到的南漳,谣言就是他出现在之后才接连冒出的,极是可疑。”王聪儿冷哼一声,眼睛中闪过一道森严的杀机,“陈洪回来后,我们迅速找人查证金潭的消息,甚至动用了衙mén中的密线,那些人都是我家当家的亲自发展的,除了我之外就只有教主才知道。”

“那金潭确是被抓过的?”梁纲这时还如何不明白其中的道道,必是金潭先叛变,出了大牢再用孝道yòuhuò的王纪。

王聪儿点了点头,脸上闪过一丝疲惫和愤怒。一个金潭不足为道,只要瞅准了地点,一声令下就可以把他解决掉,都不用向旁人解释。可是王纪就不同了,他是长老王振臣的儿子,往日教中的名声很好,手中也握着一地教权,身份摆在那儿得,想要动他不是件容易的事。除非是有确切的证据,否则强行动手的话,只能jī起大变。

北会这一亩三分地固然是luàn不了的,因为宋之清、齐林代表的中央系在这里经营的太久了,王纪虽然是南漳的传教师傅,可是无论是王聪儿还是姚之福,亦或是李全,只要发出一句话,就立马能剥夺下他传教师傅的身份。

但是外人不知情,在他们看来,这纯粹是李全四人在收权。到时候就算把情况说出去,外县支脉首领们也绝不会相信,反倒只当是‘愈加之词’,当是他们寻茬的一个借口。

这样一来,高家营分离的速度就会更快,南会会彻底隔绝,王延诏那边也可能会出现变动,而至于安陆、荆mén、宜昌和四川等地的分支分脉,就更不用指望。

时到今日,虽然知道困难匆匆,可是李全、王聪儿四人都不想让西天大乘教的架子倒下。他们还期望着能救回宋之清、齐林等人,所以有一日就撑一日,撑起西天大乘教的架子不倒下,等到有朝一日宋、齐回来,能再度收回各支脉大权,统集于一身。

这个大计不能改变,不能触动,所以他们才会对王纪顾虑重重,在处理上缩手缩脚。其实是在投鼠忌器。

“我们接着借口人手不足,下令给各县传教师傅,让他们把总教和北会流散出去的人都给送回来。王纪倒是也送回了几人,可是这其中并没有金潭。”王聪儿的声音中已经透着肃杀之意了。

梁纲明白,这个是个试探,试探之后李全、王聪儿等人就已经是认定了金潭和王纪的背叛,心中早已经是杀之不足惜了。不过随即他就又担心起了自己来,西天大乘教中的叛徒可不会只有金潭一个,自己的行踪……

“梁将军,由金潭而推,我教的叛徒怕是还有……为防陷将军于危境之地,我们并没有公开将军赴行襄阳的消息,而是放声说你不会亲自前来,只命一手下替代。”王聪儿不知道梁纲刚才脑子里在想什么,但是她这一说却正对梁纲所想,心中登时一轻松。

“那就先让延良出面,待到各首领会面时我再lù面也不迟,只是……”梁纲正眼看着王聪儿,“夫人以为这一会面真得见得?那地点一但确定,贵教的叛徒就必会报知于官府,到时侯清兵大军一围,岂不就是瓮中捉鳖之势?”

面对梁纲的疑问,王聪儿微微一笑,神sèlù出了一丝自得。“梁将军所言不差,所以我们已经更变了计划,向后推迟三日,此次会面不在是各支脉首领的会面,而是往下推一级,各县传教师傅也同样要到场的大会……”

王聪儿他们有自己的计划,那就是将计就计,引蛇出dòng,再打草惊蛇,从而将教中的叛逆一举铲断。

他们将一场会面变成了一场大会,那准备时间就自然而然的往后推迟了三日,由明天下午,改成了四天后的下午。

趁着这些时间,他们会把到来的各支脉的首领(王延诏、高德均和张汉cháo这三脉,王应琥断绝),以及各县的传教师傅(包括王纪这样的,人数不少)分别安排在周边的一个个隐蔽住处里,不到大会召开的那一日,人是到不齐的。

“官府yòu降那些叛逆,为的就是对付我教,现在他们有机会将我教剩余首领一网打尽,自然不会放过。所以我们在此之前是安全的,就算是暴lù了,他们也不会轻举妄动,零星抓人,只会集中全力紧盯四日后召开的那场大会。”

“大会的召开地点,不到时间是不会通知下面的,这样一来我们就有三天的时间去查处内jiān。王纪明天就会到襄阳,金潭肯定不会跟着过来……”

“你们是打算趁机派人去抓金潭,然后从他口中拖出王纪,之后再bī问消息?”梁纲点头,这计策很是不错。金潭人小职微,离开了王纪的庇护,他就什么都不是。前面也说了,直接杀了他都不用向旁人做解释。

“可要是问不出来呢?”jiāo代了二人就是个死,硬撑下去反倒还有一线生机,梁纲感觉着这俩人不会那么容易好开口的。

“哼”,王聪儿冷哼一声,双眉上挑,满面都是掩不住的深深杀机,“jiāo不jiāo代都一样,他们的作用更主要的是打草惊蛇。我会把王纪安排到我们的住处,那里面叛徒肯定最多。他们看到了这俩人被抓,心里还如何能安定的下?真要是有那么大的胆量,就不会轻易的当叛徒了。”

“只要是lù出一点的破绽,顺藤mō瓜下去,一夜时间足矣dàng平所有的叛逆。到了天明,人去楼空,让那群狗官兵扑个空去。”

事实上,各县传教师傅离开之际,都得李全、王聪儿他们的指令,要下令到各个师傅、头领那里,让他们在今后的几天中一切都要小心行事,万不可轻易lù面,而师傅和教头也需要警告手下的所有教众,小心、小心、再小心。

如此一来,就húnluàn了地方叛徒手中已经掌握到的信息,等到襄阳那边的消息传到,各县官府再去按图索籍,就只能也扑个空了。而哪一个传教师傅或是做师傅、教头的不往下面安排,那他的可疑xìng就大大的被提高,几乎都能够断定此人有问题了。

通盘了解了襄阳教会的打算后,梁纲不得不说一声佩服,就在眼下的局势和情况,他们还能有如此作为,实在是不简单。

“既然这样,我就随着去走一趟南漳好了。”金潭身边十有八|九会有官府的眼线在,予以暗中保护。王聪儿他们的人去的容易,可要想一路安安顺顺的把人带回襄阳,那可就难了。自己跟着走一趟也算是保驾护航。而且“也省的晃dàng在众人眼前,被谁给认出来了。”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