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三十章 打草惊蛇

二百三十章 打草惊蛇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三十章??打草惊蛇

“噌——”清越如若长龙鸣yín一样的长剑出鞘声,寒芒闪烁,两颗脑袋同时飞上了天空。\\??í群4∴㈥㈠㈧\\没有虚张华丽的架势,也没有多余累赘的huā招,只有一击致命的干脆利索!

梁纲用剑固然比不得钢刀来的顺手,可对付眼前这群虾米小蟹似的乡勇、衙役,却是绰绰有余。“护着车马,跟我走!”高喝声中长剑饮血,人已经抢身撞进了眼前的这群乡勇、衙役当中,剑光四shè,寒血断命。

两天前从他们一行从樊城南下,到了南漳后,就以商议事情为名很轻易地把金潭从藏身之处调到了另一个地方,然后一举拿下。对外的借口就是他故意‘传散谣言,挑拨离间自家与红巾军的关系’,南漳那些本来还愕然不已的师傅、教头,闻声立马就没了脾气。这里面的道道他们可是比谁都清楚地。

带上金潭,一行人就马不停蹄的往襄阳城东赶,前半程走的还算顺利,可是到了这大板桥就有麻烦了,眼前的哨卡搜车时也太过仔细了,金潭人都已经被绑死,塞进了车厢暗匣中,可还是被他们看出了苗头,非要强行拆开了不可。这梁纲他们那里愿意,话稍微的说硬了一点,对方的衙役、乡勇就已经把刀枪亮了出来。

事情到了这地步,也只有打了。虽然梁纲一点都不愿意来硬的。

张世秀、陈洪、齐国典以及西天大乘教来的另外两个帮手,五个人或从车头chōu出了棍bāng,或是直接夺过了兵器,再或是捡死人掉的家伙,反正是人手都有了武器招架,梁纲就让他们护着车马,自己一人独自闯杀了过去。

眼前的这群衙役、乡勇最多也就是三十人,梁纲那里会去在乎。

剑随身走,“叱!”喝声中,tǐng腰借力,手臂伸缩间,三尺青锋疾如闪电,迅若雷霆,是下剑又准又狠。

寒光抖索间,就再斩了四五人。

那些个衙役、乡勇都吓呆了,像是被一支无形的大手扼着了喉咙一般,不可抑制的张大了嘴。

一道白练袭出,寒光闪没,三尺青峰再度从一人的咽喉划过。==??én口,三间新搭建的小屋,周边还植得有几支绿竹,晚风里拂枝摇叶,沙沙作响,很有几分清净之气。

这峪山之中,本来是西天大乘教一个废弃的物资储备地,也因此才没在第一时间被官府察觉。现今人员大批入驻,就又把房屋重新整顿了一番,短短几日内已经有了落脚地的样子。

山里面并不怎样宁静,不仅鸟虫鸣唱声不时的传来,就连人音喧哗声也不成断绝。吃饭时是这样,回到三间小屋时也是这样,连姬延良四人都听得到,梁纲的听力胜过旁人许多,又怎么听不到耳朵里?

怎么一回事,五人心里都清楚。

梁纲心理面有些不放心,他不想干坐着等结果,虽然李全、王聪儿他们并不想让他太过知道自家的丑事。

吩咐了姬延良四个要小心谨慎一点,梁纲独身一人出了小屋。

没走多远,他就看到一个哨口,有两个大汉正在那前后绕着圈子巡守,这两人都是一式的单刀,扛在肩上,拉在手中,百无聊赖的拖着脚步兜转,每一次碰头,还都要聊上几句,全是一付吊儿啷当的松垮样,哪有半点的警觉xìng?

隐在一边yīn影下的梁纲,看了后不禁大摇其头,西天大乘教都吃了这么大的亏了,现在纪律竟然还是这般松弛?真是让人愕然。

他正待上前,突然听到前面隐约传来一阵脚步声,脚步落点很急,鞋底擦在小道上,宛若一步追着一步似的。

夜sè掩映中,梁纲眼神再好也只能看个大概的轮廓,tǐng低矮的,直到他到了哨卡前,趁着燃起的火光,梁纲才看清楚来人,瘦小的骨头架子,黄巴巴的一张面,细鼻窄额,留着一绺山羊须,决不像是舞刀nòng枪的,拿出去传教也影响形象,倒更像是个管账先生之类的文职。

梁纲瞄了一眼就失去了兴致,本要举步迈出时,心中突然又是一动。

怎么回事?一个文职之人有什么事召集的么?扭头看去,那人举止匆忙,神态中也透着一股焦虑yīn郁以及一丝怔忡之sè,一路急行来,不停用衣袖擦拭着脑mén上沁出的汗水……

梁纲心中不由得泛起了疑心,深夜行走,还这幅样子,身上难道……有什么事情不成?他心理面嘀咕着,想到今夜李全、王聪儿等的行动,更是决定跟上去好好看看。

哨口把守的两个西天大乘教徒显然认识来人,很是尊敬的行了礼,来人匆忙的点点头,然后就通过哨口往后山方向行去。

梁纲不知道那条路是通往何处的,但是跟上去不就行了。那两个哨位见到梁纲更是急忙恭敬地来行礼,在峪山上,谁不知道,三间小屋里住着的道士是红巾军的人啊。

虽然sī底下谣言luàn传,可是明面上却没那个傻瓜敢去得罪他们,尤其是今天,陈掌柜和二少齐国典亲去南漳提了金潭回来,一进山就立马扣了南漳传教师傅王纪,说他二人竟是投靠了官府,所以才散播的谣言,专mén来行挑拨离间之事的,现在王纪、金潭两个连同王纪的两个随从全都投进了西漥的那个小院了……

ps:有些头晕,今天就到这吧!少了些了。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