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三十八章 湘黔义旗举

二百三十八章 湘黔义旗举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三十八章??湘黔义旗举

时光飞逝,不知觉间,正月到了。*\\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

昨夜的喧闹似乎还未散去,今日的喧哗就又已经到来,过年这几天驻地里实在是热闹!

“…过年了……可惜不能回襄阳……nv儿是真的想你们啊……”每逢佳节倍思亲,从没离开过父母的儿nv,更能理会其间的真情。

一身中衣的李盈盈坐在一张小圆桌便,手捧着两腮,望着窗外雪白的世界,两眼中不觉得lù出了一丝黯然。

小窗半开,冷冽的寒气从窗口渡入,却又立马消融在屋内温热的暖气下。壁炉烧得正旺,烘的屋内暖暖和和的。

靠墙放得热炕上,从睡梦中醒来,还有些mímí糊糊的梁纲下意识的伸手向身边捞mō了一下,咦?空dàngdàng的,“怎么没人?”

“啊,你醒了……”听到响动,李盈盈回头去看,见梁纲已经醒来便站起了身来,从圆桌上倒了一碗蜜水,就端着走了过来。

“呃……”梁纲呻yín了一声,头有些疼,昨晚上喝的多了些。接过蜜水来一饮而尽,这东西里面含的有果糖成分,可以促进体内酒jīng的分解,并利于其吸收,从而减轻饮酒后产生的不适感,特别是头痛症状。在前世的时候这玩意就是他或是说是他那一小群体的的必备品之一,职业原因,喝酒的场合太多了,喝醉的时候也太多了。

李盈盈脸上的黯然已经不见了一分一毫,她明白梁纲的处境,所以从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说真的,这些天来,梁纲对她真的tǐng好的,所以虽然心理面想家想父母亲人,可另一方面也感觉着很幸福。

梁纲没察觉李盈盈已经消去的那一丝黯然,‘小小’年纪就不得不离开父母,以这种不光彩的方式嫁人,内心的孤独感可想而知,心存着怜惜,所以梁纲不自觉间对她就用心了许多。两年多时间,他自己也很多次在深夜无人里想到那二十一世纪的父母兄弟……

这算不上‘爱’,这能算是‘疼’。坐到他现在的位子,见多了生生死死,梁纲早就不对所谓的爱情抱有希望了,他现在全部的jīng力都需要投注到心底的宏图大业上去。

因为李盈盈的价值,因为李盈盈的美貌,因为李盈盈自身的讨人喜爱,所以梁纲疼她。「域名-..-请大家熟知」而且本身而言李盈盈也很惹人疼,是个聪明灵犀的nv孩。比如说她在得知自己的未来之后,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松脚,去掉了裹脚布,这个从九岁之后就一直伴随着她的传统。

洗刷后,吃着咸菜和一盘溜白菜梁纲喝了一大碗的米粥,这些天他早上的饭食都是如此。中午、晚上酒ròu油腥吃的太多,早上正应该来的清淡的。只是时节限制,这山里面的素菜,除了些干菜和豆腐、豆皮、豆芽外,有的生菜就只有大白菜。

在这里落下叫,红巾军两个月的经营下,在山里山外互通有无的情况下,年节这一段,ròu食还真是不缺,可生菜就弥足珍贵了。没办法,梁纲虽然有成德这个‘靠山’在,可是郧南的清兵实在太多了。

每当脑子里转过这个念头,梁纲心里必然要想起湘黔那档子事。现在这人都过去小两个月了,也不知柳严辰那帮子人做的怎么样了,大炮是不是已经铸好了?

梁纲本来是不想chā手湘黔那档子事的,可是随着时间发展,他发现湖广清军所装备的大炮、chuáng弩火箭是越来越多,尤其是在自己出去转一圈再回来之后。整个湖北都疯了一样扩充大炮和chuáng弩火箭,湖南那里也有了影响。

现在武昌那里的兵仗局和火yào局,规模比之先前都扩大了两倍还有余。到清军最后一次围剿退去,武昌兵仗局铸造出的大炮已经有七十多mén,全部装备到了郧阳。

说实话,梁纲真是看不上清军铸造的那些个大炮,除了比chuáng弩火箭结实,其余的是哪一点都比不上chuáng弩火箭。

现在湖南的绿营走的就是chuáng弩火箭这一条路。现实与历史上的清军已经发生了变化,可是湘黔的苗汉义军却还依旧是原貌。

这中间的差距就已经凸显了出来,梁纲是不能不chā手其中了。

他先是派人联系了石柳邓﹑石三保﹑吴八月﹑吴半生四个大头领,送上了火yào配方和chuáng弩火箭的制造程序。(黑火yào,不是颗粒化火yào)这样一来,两方的关系就迅速拉近。

之后,为了抑制清军的chuáng弩火箭,梁纲特意派出了柳严辰这员大将,让他带着自己的一帮徒弟,在詹世爵的全力护送之下去了湖南。之前通过陈和轩的据点,预先购置了一批铁料,然后就是长达一个多月的忙碌。

梁纲要给石柳邓他们提供三十mén重炮(八百斤——一千斤),派出jīng锐的炮手前去教导他们,有了这三十ménshè程超远(相比较清军大炮)的大炮坐镇,在一些关键要地,足以让清军的火器却步。

湘西和黔东南一带同样是大山连绵,无论是大炮还是chuáng弩火箭,平日的jiāo战中的用途都不大,可是攻城拔寨呢?清军要是进攻苗寨,有大炮和chuáng弩火箭在手,对付刀枪弓箭的义军岂不是轻而易举?

梁纲要防止的就是清军在攻城拔寨时的运用。

把清军超出历史的那一部分优势重新抵消掉,然后让湘黔义军同福康安、和琳的十几万大军顶牛去吧!

前一段詹世爵来信说,大炮已经铸好了三分之二,现在按时间算也该差不多了,快的话人都能回来了。梁纲心里等的有些急,实在是因为柳严辰和他的那几个徒弟事关重大。

铁模铸炮法是红巾军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技术机密,比燧发火枪和颗粒火yào重要的太多了。

自己当初时确实是太过小心了,要是把柳严辰的徒弟全都派过去,三十mén大炮半个月前怕就已经铸好了,哪里还用等到现在?

只是现实的发展不是以梁纲的个人意志为转移的,詹世爵、柳严辰一行直到正月十七才回到山上来。不过,他们一回来就给梁纲带来了一个绝好的消息。

————湘黔苗汉起义爆发了!

正月十五都过了,年已经走远了,但是从二人口中听到这个消息后,梁纲心中涌起的高兴劲却远远胜过半个月前的年节。

“好,好,好!”连叫了三个好,心中jī动难以按捺的住,梁纲站起身来在房间内直绕起了圈子。

“宜昌府的湘兵撤了没?”

詹世爵他们从湖南回湖北,路上肯定是要经过宜昌府的,只要稍微用心了解一下,这个消息就可以知道。

“已经在撤了,第一批长沙协的人马都过长江了。”詹世爵当然要留心这一点,他又不是白痴,跟着梁纲两年多时间了,这点脑子自然是有的。

正月初六,这就是湘黔苗汉起义的准确时间。

之前三天,也就是大年初三,最后的五mén大炮打磨好,詹世爵就命手下人押着这五mén大炮走石柳邓他们的密线往大山里的苗寨送。他自己是不会离柳严辰等人左右的,万一遇到不可抵挡的危险,梁纲给他的密令是要下狠手的。

柳严辰到底是绑上山的,平常一切顺利自然是好,可到了关键时刻,梁纲还是信不过他。

之前的二十五mén大炮送的都很顺利,可是这一次却出了意外,被松桃都司孙清元给截了。近八十人的押解队伍,只跑出了六个人。消息一传出,吴八月首举义旗,带领义军当先反击,一股dàng平了松桃都司署,抢回了那五mén大炮。

石柳邓﹑石三保﹑吴八月﹑吴半生,在这四人中,吴八月虽不把头,可却是一个真正的核心人物。(还是石三保的姑表兄)

此人武艺极强,是龙牙半冲苗族武术大师石老喜的得意mén徒兼nv婿。不仅继承了石师傅的全部技艺,还认真地吸收了苗疆各家各派的经验,集jīng华于一身。十年苦修,编著了《大四mén拳》、《八合拳)以及“九滚十八踢”、“九牛造栏”等等策手招式。这些套路及招式,朴实无华,灵活多变,有很高的实战价值。

石老喜辞世,吴八月和妻子石shè柳迁回坪垄居住,传武授义,几十年下来,mén徒弟子极多,在苗寨中声望极隆。(起义时六十有六,清嘉庆元年三月二十五日,受脔割之刑而死。就义之时,享年六十七岁。)

官bī民反,民不得不反。湘黔苗汉起义的最先点火者就是他。早在乾隆五十五年,吴八月就开始与松桃石三保、石柳邓等头人秘密串联苗寨,以地区、宗教或姓氏恢复“鼓社”活动,建立“榔”“款”组织,广泛开展“登仙”活动,以发动群众。(都离不开mí信)

清乾隆五十九年,他又与(松桃厅大寨寅)石柳邓、(湖南永绥厅黄瓜寨)石三保等人,邀集在凤凰厅鸭堡寨秘密商议反清起事,并于土地庙前同饮血酒,发誓一反到底。之后就组织人手演习攻守阵法,为起义做准备。

孙清元作为松桃都司自去年苗民闹事起一直就紧盯着大寨寅的动静,这次终是让他逮着了机会。孙清元得手之后,本想着点起手下人马再去突击大寨寅,却没想到吴八月反应更快一筹,先下手为强,带着上万义军合围了松桃都司署,在别处清军还未反应过来之前,就一举覆灭了这儿的一千来绿营。

“因为五mén大炮就起义了?……哈哈哈,哈哈哈,起义的好,起义的好啊,这是老天助我!”

ps:难道是因为有盗贴了???订阅降的好快,悲催啊!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