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三十九章 清军火器化进程中

三百三十九章 清军火器化进程中……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三十九章??清军火器化进程中……

“福康安……”念叨着这三字,梁纲感觉着自己牙huā子都是麻的,这家伙实在是够牛b,到湘黔才一个来月就生生逆转了形势,还给自己挣了一顶贝子的帽子。==??. 首.发?==

“真他妈|的让人郁闷!”甩手扔下手中的密信,梁纲心中大烦。一个多月了,自从福康安赶到战场之后,湖南、贵州两地就没传来过好消息。

湘黔苗汉起义爆发转眼已经过去了四个月,清廷经过最初一阵的手忙脚luàn之后现在已经稳住了阵脚,云贵总督福康安,四川总督孙士毅,湖广总督福宁,三人统筹三地而已。

而且他这人也吃得下苦,两年前的廓尔喀之战,福康安离开西宁时正值严冬,紧带30名shì从,沿途考察进军路线,途径寒冷荒凉崎岖的高原,并站兼行,全程将及5000华里,包括耽搁日数在内,于乾隆五十七年正月到达拉萨,只用了50天不到(按照当时的记载,来往西北的喇嘛和藏族商人走这段路,需要四个月左右)。

这说明这人能吃得下苦,就想在湘西穿过几百里山路一样。同这样富有军略帅才,又得人心,吃得下苦,还看人命不是命的家伙jiāo手,实非梁纲所愿意看到的。

所以……“你还是快点死吧!”一封封的战报砸的梁纲头晕目眩,心中烦躁郁闷的紧,可是能做的却也只有一个劲的,不断地,发自真心的去诅咒福康安早死早托生。

梁纲记得福康安是是在贵州的,可是他不记得福康安是几月死的,眼看着湘黔义军都要被他打残了,心中这是个在着急啊!

………

湖南永绥。

城外的一处空地上,一mén刚刚发shè的火炮还在袅袅冒着黑烟,铁弹从炮口飞出,远远地落在了两个土丘中间。

看台上,福康安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满脸的寒霜让看台周边的气温猛的下降了十度还多。似乎一瞬间众人都回到了寒冬时节一样。

被福康安轻轻地瞄了一眼的长沙火yào局经办,脸sè已经变得煞白煞白,豆粒大的汗珠一滴滴的从脸庞流下。

“报……”快马从炮场中驰来,马上戈什哈到了台前轻松地止住了疾奔中的马匹,向福康安急声报道:“禀大帅,二里三十五丈。”

“哼,二里三十五丈,好个二里三十五丈。”福康安两眼盯着这长沙火yào局经办,犀利的目光都能直shè进这经办的心膛了。

“你还有何话说?”

用缴获的义军火yào发shè,那mén千斤重的小炮都能打出去四五里远,换成长沙火yào局做出来的火yào却只能打出二里三十五丈远,这让福康安如何不大怒?

几天前他就已经大怒了一场,现在他不得不再次大怒一场了。

火yào局经办吓得两tuǐ都发软了,噗通一下跪倒在地,软趴在那里动都没力气动一下。他那里还有话说。

“推出下斩了。”看也不看那经办一眼,一甩手福康安直接要了一命。“让火yào局大使接他的位,造出了好火yào,爷提携他到武备院去,造不出来……哼,他就找这经办去作伴去吧!”

之前湖北兵仗局造出的大炮,三千斤重位的重炮,shè程上还比不上从义军手中缴获的八百斤、一千斤的小炮,这让福康安大怒之余,直接下令,让亲兵戈什去武昌砍了那兵仗局大使。另外又送去了两mén小炮,告诉那个接任的大使,三个月内造不出这样的好炮,还就是个死。

现在福康安这火气是又撒到了长沙火yào局身上了。

那经办听到福康安下令,脸sè当即就青了,却也顾不上害怕张口就要求饶。但福康安身边的亲兵戈什又哪个是等闲之辈,经办来不及发出声响来就已经被两人给捂住了嘴。让后像提小jī一样提到了台下,一人按头,一人挥刀劈下。

阳光下血huā灿烂,却让台上的诸位看客更加的静若寒蝉。

然而勃然大怒中的福康安又哪里知道火yào局其中的隐秘。梁纲jiāo给石柳邓他们的火yào配方虽然是后世得出的黑火yào最佳配方,可是中国古代火器也发展了这么长时间,现在清军的火yào配方也并不差劲太多。完全按照配方以及制作程序造出的火yào,质量上比起义军的火yào或是红巾军的初级火yào来并不会逊sè多少。

可是有现在的结果,那是因为满清火yào局里的诸多弊端。之前也讲过的,清朝的火yào生产就像是新中国未改革开放前的那一段时间一样,国家保生产也报销售,绝对的自产自销。

如此一来,这中间的猫腻就多了,尤其是到了乾隆中后期,全国上下贪污成风,这火yào局里也随之大胆了许多。

火yào配料中,碳最便宜,也是最染黑的,那就多放一些。硝石和硫磺价格贵,即便宜昌的硝石矿是全国硝石的一大来源之一那也不行。

如此一来,清军的火yào,从根底上就已经发烂了。加之制作中程序控制不严格,质量就更是无保证了。做出来的成品虽然也是黑sè的,可是里面绝不是全粉的,大大小小的颗粒极多,大的如黄豆,小的若米粒,这般的成品,如何能同红巾军的黑火yào相比,就是比之义军的火yào也有颇多的不如。

别的不说,单看那炮口冒出的硝烟就知道了。红巾军的颗粒火yào那是一股的白烟,义军的是微微有些发黑,可清军的却全是黑烟。而且这还是因为前线战局重要,火yào局的不敢从中扣得太多的原因。如若是当初梁纲从襄阳水营库房中nòng出的那些火yào来试炮,怕是shè程连二里地都不会到吧!

福康安怒气冲冲的走了,他不知道其中还有这般多的奥妙,可是他杀的这个人杀对了。

火yào局经办!

掌握火yào局对外的采办大权,那黑炭、硝石、硫磺都需要经他的手来nòng。虽然算不上火yào局的最高层,可是除了正副大使外,还真是他的缺最féi。

福康安杀他,绝对是个正确的决定。清军火yào局的火yào质量要是出了问题,当局的经办,杀了绝对不冤枉。

梁纲可能也不知道吧,不自觉中他对清军的影响已经很是深重了。手雷和chuáng弩火箭这两样东西已经早就从湖北湖南两地传散到全国了,乾隆虽然还没有正式下诏正名这个问题,可是事实上清军已经又一步火器化了。

尤其是水师,在火炮数量不足却价高质差吨重的情况下,chuáng弩火箭大量的被搬上船,不但是长江水师这样的内河水师,就连江南水师和广东福建的水师,也都已经引援了这样发明。就更别说绿营步军了。

梁纲如果能真正的掌控湖北全省各府县的动向,他就会发现,襄阳、荆mén、安陆、宜昌、汉阳等等等等,所有的府县府库内都或多或少的出现了chuáng弩和火箭的身影,一些重要城池上,也纷纷配置上了沉重的火炮。其中的区别只在于数量的多少。

这个情况,相信他在来年出山之时,肯定会有一场最深切亲切的体验的。

ps:伤心!订阅少了一半。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