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四十一章 接战健锐营

二百四十一章 接战健锐营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四十一章??接战健锐营

,没有墨结,也没有不恭,在文字措辞上挑不出半点的máo病,这才呼出了一口气。

吹干了笔墨,成德在折子的外面封上了红纸,然后向书房外外不高不低的叫了一声,一心腹戈什立刻进了房来。

“速送北京。”轻薄的奏折拿在成德手中如若是千斤一般的重,这里面写的可是他自己的贪污自述,万一乾隆皇帝看奏折的时候恰好是心情郁闷,那自己就是要轻则发配,重则掉脑袋的。可是即便是如此,他也依旧毫不犹豫的将奏折递给了戈什,让他速送北京。

“梁纲”,成德已经不能容忍再这么继续下去了。这次出兵必须做个决断,这是他两个月前,在和琳还没死时就已经计划的。

今年以来,清军六次进山围剿,看似打了几场小胜仗,击毙了红巾军近千人,可实际上红巾军却是不少反增。成德很清楚自己杀的那些红巾军是什么货sè,那都是梁纲收拢过来的或是自己主动动手解决的替死鬼。

真正的红巾军死了有多少人?怕是三百都不到。可是这半年多来时间,梁纲又收纳了多少人?少说也有上千之多!

十几万大军盘横在湖南、贵州,糜烂的可不只是这两省府县,连带着四川和湖北以及云南、广西等省都要受灾。而且湖北自身就有战事,繁重的徭役和多种多样的苛捐杂税、赋税,就像是一bō接着一bō的助力,将广大老百姓从清廷这边一点点的推向红巾军和白莲教的怀中。

所以红巾军这大半年中虽然没有放宽部队的收纳标准,只要jīng壮无家室连累跟随的青壮,可是半年多时间中依旧轻轻松松的增长了上千人马。人数现在都已经有五千冒头了,战力也直接超过了四千人。(老营、枪炮火yào三小组,医疗部和辎重营、补给队不算)

成德怕了,心里也后悔了,如此放任红巾军壮大下去,怕是要闹出一场天大的luàn事来,不能在这样下去了。他心中隐隐的有一种预感,眼前不断‘被打击削弱’中的红巾军,是一个比湘黔苗汉义军还要大的麻烦,甚至……

所以成德不敢再‘姑息养jiān’了。郧南的两万清军中,现在有多少人认为红巾军已经遥遥yù灭了?有多少人认为红巾军已经快不行了?

太多太多的人被梁纲故意释放出的假象所míhuò。

现在的军中,绝大大多数的军官都已经在认为红巾军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就可知他们以下的兵丁了。却又怎会知道,在不知不觉中,自己的对手,实力不仅没有被削弱,反而再上了一层楼,得到了一次大的增强。

思想来思想去,成德决定破釜沉舟,与梁纲做决死一战。所以他在七月中就开始小心的策划,便是期间的和琳之死,也没有影响到他的布局。

他把目标打在北京的jīng锐上。福康安没死时,乾隆不太会派京营的jīng锐南下出动剿贼,因为他相信福康安凭手中的十几万大军足可以轻松的剿灭湘黔逆匪。

和琳时期,清军节节胜利,但是成德知道,和琳虽然厉害,可他在乾隆的心目中的地位却根本不能同福康安相比,两者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所以,只要时间拖得一场,乾隆极有可能派西山健锐营兵马南下。

西山健锐营是乾隆专mén针对山地碉堡寨垒地形所组建的一支兵马(第一次大小金川之战)。驻地在北京西北香山脚下,常规编制3000人,依照旗份分为左右两翼。另编制有一支由大小金川之战中投降的藏族军士及其后裔所构成的苗子营。

这是一支真正意义上的jīng锐之师,是集结京师八旗之jīng华所在。

虽然几十年过去了,眼下的健锐营马步齐全,早已经不是当年专mén针对山地寨垒攻防战所组建的那支单一兵马了。可是自组建起就被健锐营保留下的老传统依旧被他们这些后继者所继承着,所以把他们放到湘黔战场上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

而成德所面对的千里大山也是他们凭跃的所在,这些地形山势根本阻挡不住他们,在山地中,健锐营士卒的行军速度要比一般的兵丁快出太多,依靠这批南下的西山健锐营,只要详加策划一番,成德感觉着自己未必就不能重创一下红巾军。

这些日子来他在尽量的弥补自己之前所犯的过错,也筹备到了一批议罪银子。所以只要眼下这一战能够打好,能够重创了红巾军,请罪的奏折自己又主动递上去,加上一大笔的议罪银赎罪,皇上不见得就一定会怪罪自己……

“我堂堂一方将军,怎能受一区区逆匪挟制?”两拳紧握,成德眼中jīng光直冒,全身上下散发出了一股bī人的煞气。“今战,就做个了结。”若能一切顺利,那就不但能重创红巾军,立下大功,也可以彻底摆脱梁纲的要挟,重新掌控自由。

只有天才知道,这些日子里成德日子过得是多么的提心吊胆,是多么的难熬!

不摆脱梁纲的要挟,一直这么与之sī通,‘姑息养jiān’,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多年的富贵生活没有彻底磨灭了成德的勇气,当年征战沙场,搏命天山,他心中自有一番坚毅。

………

成德内心的改变,山里的梁纲没有一丝的察觉。在清军进山前一夕,他们间的联系还在照常进行着,梁纲拿到了一份前真后假的进军计划。

同时间一千健锐营和五百苗子营也以普通绿营的身份加入了成德军中,对外宣称则是河南来的援兵。

进山之后,成德以健锐营的一千五百人马为基本,再拨调了一千南阳兵与之搭配,两千五百人作为一支独立偏师离开了大部队。

按照他与梁纲的计划,在两天之后,梁纲的红巾军会与这支偏师来一次足够亲密的接触,不败不胜,僵持不下。只待成德引清军主力赶来,梁纲带着红巾军这才不得不退出战斗。

给外人一种红巾军疲软,连两千五百绿营兵都收拾不下的表象,以此来继续隐藏自己的实力。

这太和梁纲的脾气了,能继续隐藏红巾军的真实实力是他梦寐以求的好事。

自以为成德是想要向上夸功的梁纲一口应下了这个计划,然后的一切就都是按照这个计划在进行。

两天后的晚上。

枪炮齐鸣,连连的爆炸声中,本来一脸轻松的德麟脸sè渐渐沉凝了下来。红巾军,不可轻辱!

作为福康安的嫡长子,德麟此次领兵南下就是替父报仇的,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放着好好地骁骑营副都统的高位不做,来自降一级到健锐营充任正三品的左翼长。

眼中只有湘黔义军的德麟一开始时根本就没有把红巾军放在眼中,在他看来红巾军是自困山林,现在局势看似安全,实际上却是连个流寇的前途大都没有。

那之前襄阳发大水之际,是多好的机会啊,可红巾军做起来却是缩手缩脚,放弃了诸多招兵买马扩充兵力的机会不说,最后自己更是再次缩进了郧南大山中,实在是鼠目寸光和没出息的典范。

有着这样的首领带头,便是有枪有炮火器再是厉害,又有何惧之有?根本就是癣疥之疾吗,他完全不理解成德内心的担忧。

但是今日的这一接触,德麟觉得自己到底是小瞧了对方,即便那个短máo逆匪眼光再差劲,可红巾军自身的实力还是不可小视的。

不见那南阳镇的一千兵,只是略微的接触就被火枪和炮弹打到了近百人。“收兵,让他们撤回来。”

百十条人命德麟根本不放在心上,但是这人命到底也不能白白给葬送了,凭生的给对方增加战绩。

“红巾军火器确实厉害,正面冲突折损太大,咱们晚上再打。”德麟对手下的诸将说道。

西山健锐营在清军中的地位就相当于后世的特种部队,军官绝对是高配,左右两翼长之下,还有从三品的署翼长前锋参领两人,以及依旧是从三品的正参领四人,副参领四人(从四品),委参领四人(五品)。

六品等同千总衔的前锋校四五十人,七八品德副前锋校和蓝翎长也各有四五十人,总共的来算,十人中就有一个外委千总级的军官在,三十人不到就有一个千总领头。

所以,德麟的左翼虽然没有完全带出来,可是手下的将领数量却是相当的多,而且还有五百苗子营的人马。

一声令下,周边几十人齐声应和领命,不多时前面的枪炮声就已经停下,南阳镇的人马已经撤了回来。

如果按照成德的要求,德麟的西山健锐营今夜还不改发力的,而是应该一直虚应招架下去,一直不使力下去,吊着红巾军胃口,让他们以为自己这边实力也就是这么一回事,yòu使他们咬住不松口,而等到了明晚才应该发劲。(成德对德麟的解释)然后就死死的缠住红巾军不放,以等到后天上午他手下的万余主力赶到,再合力剿灭红巾军。

可是德麟是谁?他是福康安的儿子,岂会听从成德的吩咐。不说他之前本就轻视红巾军和隐隐的看不起成德,便是这一接触后,见识了红巾军火器枪炮的厉害,他也绝不愿意像原定计划一般,在后天白天还死缠烂打缠住红巾军不放。那该损失多大的兵力啊,健锐营可不是普通的绿营兵,他们每个人都八旗子弟,都是八旗的jīng华,岂能过多的折损在这里?

而且德麟依旧在坚信,依靠自己手中的兵力,夜间啃下只有两三千人的红巾军逆匪不成问题。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